刚刚更新: 〔秦立楚清音〕〔天师小乞丐〕〔漫威重铸洪荒〕〔唐云天〕〔唐劲天〕〔这个王爷很荒唐〕〔我有一个特种兵系〕〔穿越星际妻荣夫贵〕〔开局贴膜奖励百亿〕〔斗罗之我真的无敌〕〔这个大佬有点苟〕〔动漫游戏斗技场〕〔我在封神坑元始〕〔终极全才〕〔楚萧林沐雪〕〔医仙传人在都市〕〔妖魔哪里走〕〔锦绣农门〕〔开局签到一个美女〕〔穿成八零团宠黑女
55dns加速器      小说目录      搜索
步步为饵 第080章 破晓之战(一)
    宫闱深深,深不过茫茫雪野;

    琉璃残照,照不尽漫漫长夜。

    半缺冷月被寒风疯狂蹂躏着,既照不亮人间,亦敌不过风雪,形同摆设般隐于云端。在一两记皮鞭的抽打下,数十匹精壮的狼骑,猝然对着苍穹扬起了利爪,一阵嘶吼后,越过重重雪障,沿着宫道一路驰骋,哀嚎声,在这座龙盘虎踞的都城,久久回响。

    此时虽为夜半,但聚龙城中仍旧是一片通宵达旦的景象。一辆辆运输伤残的马车,在聚龙城门口停滞片刻后,便绕着近道消失在官道尽头。交替而来的,是清理尸体的队伍,那些守城的风人捂着口鼻,用尖刀掀了掀裹着尸身的白布,确认无疑后,皱着眉扬了扬手,催促着他们速速离开。

    寂寥难耐,守卫们开始三三两两声议论着,太子生辰之夜与今夜发生的种种,无不引起他们谨慎的猜想。

    马蹄阵阵,牵回了他们飘远的思绪,只见城门外,一匹快马从朱雀大道一路飞驰而来。马上的主人一身披风斗笠装束,干净利索地将一块牌子亮到他们眼前,平王府的字眼令他们登时一惊。不敢怠慢,便急急放了行。回过头来,仰头遥望之时,才发现那一人一马往狼骑的方向去了。

    拥着咆哮的大雪,沧狼心思飞旋,一个劲踩着厚重的雪地不断前进,先是摔了一个踉跄,后来又陷入一个雪坑,最后连滚带爬,终于冲到了漠沧无忌的狼骑下。

    “王,王爷”

    听到沧狼急促的声音传来,漠沧无忌徘徊着收回落在远处的视线,然后极不耐烦地盯着他吼了一句:“冒冒失失,成何体统!”

    缉拿反贼的任务频频无果,如今亦线索全无,他早已身心俱疲。炽云殿中蚍蜉作乱,他本想借机捉拿幕后黑手,以此邀功,可谁知那蚍蜉好像有升天遁地的本事,这么多狼骑和士兵在聚龙城辗转了半天,压根没有发现蚍蜉的任何行踪。

    “王爷恕罪,奴才有要紧的事禀报。”沧狼一边喘息一边解释着。

    见他那狼狈样,简直就是一条疯狗。漠沧无忌扫扫眼,满脸皆是嫌弃,怕污眼似的,不再视他一眼:“赶紧讲,讲完赶紧滚,少在这里碍爷眼!”

    “王爷莫怒,”丝毫没有在意漠沧无忌的怒气,沧狼仰着头自顾自地笑着,一句一字慢慢道来:“回禀王爷,方才,风尘府送来疾书一封!”

    闻言,再次回头看沧狼时,只见他一副人得志的蠢猪样,真是让人极度厌烦。不过,听到熟悉的字眼,漠沧无忌开始狐疑起来:“呵!风尘府向本王传信本就是稀罕事,这个时候传信,那就更稀罕了!”

    按耐不住心中的激动,沧狼急急从怀中取出书信,心翼翼呈到漠沧无忌面前。

    漠沧无忌取了书信慢慢端详着,沧狼静静候在一旁,看兄弟似的,与漠沧无忌胯下的那头大黑狼面面相觑,见它有趣至极,忍不住要去把玩。

    看到信上的内容,漠沧无忌猛然一惊,满脸皆是不可信的神色。他明明亲眼看着太子吐血回了东宫,此刻太子怎么可能会出现在亡奴囹圄、混入亡奴之中?若真是如此,当朝太子化身亡奴、混入亡奴之中,简直是滑天下之大稽!这不由得让他开始怀疑此信的真伪。“送信者何人?”

    沧狼和大黑狼玩得正欢,听到漠沧无忌的话后,旋即正了正身子,思索了片刻,一本正经地回道:“回禀王爷,好像是一个美女...”

    沧狼努力回想着之前的画面,他的脑海里忽然出现了那美女的身形,负雪的斗笠遮住了她半张迷人的脸,只要眉眼稍稍一低,便可窥其精致的五官

    ,樱桃嘴甚是可人,一双眼睛水灵灵的,虽然透着冷漠但也是极其动人,被风吹散的青丝好撩人,就是那碍眼的披风,遮住了不该遮住的东西,直叫人心痒痒。

    见沧狼一副黯然失魂的样子,逼得漠沧无忌从他身后猝不及防地踹了一脚,威严的脸上,尽是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一声惨叫哀戚戚传来。沧狼真的好委屈,自个那么努力在想,结果还摔成一副狗吃屎的样子。连吐了好几口雪后,他才卑微地从冰坨子上踉跄踉跄地爬了起来,很是不巧,正对上了大黑狼那副笑嘻嘻的嘴脸,眼神极度不屑地扫过那厮,然后瘸着腿重新上前回话。

    虽然被漠沧无忌一记无影脚,踹得心痛不已,不过,这一脚彻底把他踹醒了,就连脑瓜子好像也变得机灵了,他摸了摸头思了片刻,一个激灵:“是莺莺!我记得她,她好像是二皇子的贴身婢女!”

    上次去风尘府时,沧狼就注意到了这个冷美人,虽然与她只有一面之缘,但对她的记忆,却是蛮深刻的。

    听此,漠沧无忌开始紧张起来,他知道,如果是这个婢女亲自来送信的话,那这信上的内容应该不会假。

    思了片刻,漠沧无忌很快就明白了漠沧无尘的用意。起初他不能够理解漠沧无尘为了一个囚奴出卖太子,如今他才发现,原来往日那对好兄弟早已是冰火两重天。而他的这个二弟,比他想象中的还要可怕!

    “王爷,可有什么发现?”见漠沧无忌一副心思沉沉的样子,沧狼迫不及待地问道。

    “召集所有狼骑和士兵,将亡奴囹圄方圆几里悉数包围,”漠沧无忌放慢语速悠悠道:“接下来,我们只要抓一个男囚就好了!”

    沧狼不解,好奇地问:“王爷不再缉拿反贼了吗?君主那边......”

    “你知晓反贼在哪么?”漠沧无忌打断道。见沧狼木讷地摇摇头,又淡淡道:“既然没有人知道反贼在哪,那本王就假设蚍蜉逃到了亡奴囹圄附近,也没有人会有疑虑吧!”

    区区几个反贼终究是蚍蜉,他从来不放在眼里。与其漫无目的地去缉拿反贼,借此到漠沧皇跟前邀功,不如把握时机先把太子弄死,解决了心腹大患,拔了心中的刺,以后便没人敢与他作对,到那时,这万里江山都会被在握在手里,区区几个官爵又算得了什么?

    想到这里,漠沧无忌的嘴角眼中不禁勾起一丝笑意,他紧了紧手中的缰绳,信誓旦旦道:“这一回,他必死无疑!”

    信纸忽然飘了下来,遮住了沧狼怔了怔的脸,逼得沧狼一顿乱抓,沧狼气冲冲地展开信纸,胡乱一扫,目光忽然就呆滞了,他立刻就意识到漠沧无忌想要干么。

    锋利的狼牙忽然露了出来,漠沧无忌心道:四弟呀四弟,你可真是越来越大胆了,好好的东宫你不待,非要去那低贱之地,这一回,是你自己送上门的,可别怪本王不念兄弟之情了!

    骤然,他扬起皮鞭,在狼骑背上猛的一抽,掩着纷飞的大雪,往亡奴囹圄的方向飞快驶去。

    一阵狂风呼啸而过,将那未抓紧的信纸差点吹离沧狼的手中,沧狼木然地神情旋即从远处收回,抓住那张信纸后便是一顿狂抓,他一边蹲下颤抖的身子用雪块将信纸深埋,一边极度镇定地念着:“要出大事了,要出大事了!”

    几阵狂风扫过,亡奴囹圄方圆几里,很快便被漠沧无忌的狼骑围得水泄不通。

    阳春宫。

    “白饵你听到什么了吗?”李愚凝着眸子朝轩窗外望去,心中忽然涌起一片不安。

    白饵好奇地抬起头,跟随他

    的目光望去,脸上满是疑惑之色:“风雪更烈,此时的秦淮,估计早已是一片雪海吧!”

    她的眸色忽然暗了下去,她知道,这是自她记事以来,在秦淮遇到的最大的一场雪。

    “不,你再仔细听!”李愚的语气开始变得惶恐。

    眉心一凝,好像是无穷无尽的脚步声和嘶喊声,她以为是自己幻听了,直到那声音愈来愈近,她明显可以感受得到,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向他们逼近。

    二人面面相觑,眼神一致,决定到窗台边打探情况。

    透过窗间的一条罅隙,可以清楚地看到,飞雪之中,密林深处涌现出一片片火光,那火光映出了狼人持刀的模样,起初是一两个,后来,随着那火光越来越亮,狼人的数量越来越多!

    白饵忽然意识到,狼人追捕的身影终是出现在了这个看起来相对安全的宫殿附近,若他们再不离开,狼人定会寻到这里!不容思,她转过头,朝李愚道:“狼人马上就会发现这里了,我们快走!”

    望着她慌乱的神情,李愚开始陷入一片迟疑,没想到,身为一朝太子,却要受这些人的威逼,他忽然觉得很是可笑,若一切都能掌握在自己手里,想做的事、想保护的人,便无需隐藏,更无需畏惧。

    难道,那个与她安然在此共度一晚的梦想真的要破灭了吗?眉头一皱,他忽然很不甘心,垂眸望向她,信誓旦旦道:“若是我们可以平安躲过他们的追踪呢?”

    见他一副临危不惧的样子,白饵不禁摇摇头忧心道:“我知道你法子多,但这个时候,不容任何侥幸心理,我们不能拿命去做赌注!”

    被她急切的声音一震,李愚一时语塞,不知该如何接口,其实他多么想问她,是否愿意拿命陪他去赌?但他知道,这对她来,太不公平了,他没有理由要求她相信自己,更没有理由让她将命安然交到自己手中,他绝不能因为他的自私而害了她!

    白饵急急退了一身如火嫁衣,并将之心收入箱中,箱子阖上那一刻,她眼里忽然流露出一丝不舍,那美丽的嫁衣和画卷中的故事就像是一段芳华,悉数收在这个蒙尘的箱子中,经年过后,或许,再也不会有人知道它了。

    李愚最终还是选择尊重她的决定,陪她一起离开这里,离开这个既熟悉又陌生的地方,他知道,他终究还会再回来的。

    决定一下,那烈烈的风雪声,仿佛在不断催促着他前行。他暗暗笃定,一定要护她周全!

    所有灯火被熄灭之后,不再留恋,李愚拉起白饵的手,冲下那层层台阶,沿着那条陪她走过的殷红长路,一往无前。

    谁知,行至一半,白饵忽然折了回去。只觉得手心忽然一空,李愚不禁回头疑望,只见她一个劲冲到了榻前,怀抱着案上的箱子却不知该作何抉择,眼神一晃,最后将之藏入那方榻后。

    看到这一幕,他的眼睛好像突然被什么打湿了。

    再次与她执手后,他旋即转过头,没让她发现自己眼中的异常,他紧紧攥着她的手,越来越紧......

    层层帘幕被掀开之时,她蓦然回首,再次回望这个宫殿之时,不舍,如潮水般漫上心扉。其实,并不是她不愿意去相信他,她只是不愿因自己而将狼人招致此处,将这里破坏,破坏他可贵的念想。

    她记得,他过这里于他有家的感受;她亦记得,他看画时别样的神情。她知道,这里,于他,有着不一样的意义!

    重重帘幕掩下所有光景,却难掩,心中炽热。

    大雪飘,扑人面,朔风阵阵不知寒,前路终未卜。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在地球提取万物〕〔步步为饵〕〔遣返者的游戏〕〔心电猎手〕〔权欲场〕〔重拾璀璨星光〕〔末道符师〕〔少年风水师〕〔苏茜茜小陈叔叔免〕〔洛尘大乔小乔〕〔第一刺客女婿陈平〕〔我!能听见心声〕〔与恐怖先生一起逃〕〔皇后她每天都想篡〕〔总裁霸宠小萌妻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