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东山再起〕〔老婆大人很强势〕〔黄极〕〔梁医生〕〔李澄空〕〔重生狂妻,慕少花〕〔特种兵之融合万物〕〔都市之无限返现〕〔指尖暖婚:晚安,〕〔魅世狂妃:邪王,〕〔我和校草有个婚约〕〔厉少,你老婆马甲〕〔浪子邪医〕〔一切从贞子开始〕〔偏执总裁强势宠〕〔厉少夫人又作妖了〕〔校草独宠!首席魅〕〔大明不可能这么富〕〔宠妻总裁坏透了〕〔都让开我才是大反
55dns加速器      小说目录      搜索
步步为饵 第061章 故人辞,激十年长恨
    “孤长云!”

    黑甲卫如同一只发疯的野兽,对周围不管不顾。压在心头十年的孤寂等待与苍凉希冀,仿佛一堆干枯的柴火,皆被一个真相,一朝点燃。所有的喜悲骤然化作万丈怒气势要将万物屠尽,他猛地出手,寒光一闪,割开了将离右臂上的黑袍,飞起一片鲜血。

    可这个伤势,丝毫没有减缓将离抵抗的速度。将离只手顶住再次挥起的弯刀,那一刻,他终于明白,之前黑甲卫口中的那个“他”,原来就是九哥将别。

    孤长云再一次出手,另一柄弯刀寒光四起,这次割伤的是将离的左肩。一阵刺骨的疼痛逼得将离虎吼一声,浑身鲜血淋漓的他,刹那间,掀翻了所有的束缚,伴着单刀坠地的声音,赫然拔地而起,对身上的伤口置若罔闻。

    谁知,将离的反抗彻底将孤长云逼到愤怒的极点。“他对你百般呵护,你为什么要杀他,为什么!”挥起弯刀直直劈去。

    面对孤长云的撕声质问,将离并未作任何辩驳。

    孤长云此时之举,显然是要为九哥复仇,只是,他岂能告诉他杀死九哥的刽子手是他们的母亲?同时,那一句“百般呵护”无异于一把无形的弯刀,正一刀刀剜着他那颗青肿的心。

    如果所有的错,所有的恨,必须要有一个人来承担,那就让他来吧!

    “我在冰冷的九辰阁孤零零地守了数年,闯阁之人无数,与我交战之人亦无数,没有人能够闯到最后一层,可是终于有一天,他来了!同样是雪夜,他赤手空拳从第二层独闯到第九层,与我交战了无数回合,奈何难分胜负,却是越战越尽兴!”孤长云一边攻击一边嘶喊。

    “直至二人打得口干舌燥,他提议要与我饮酒,如此我们便在瓦顶上对着一轮明月饮了一夜的酒,只叹相见恨晚!只可惜他任务在身,天亮后便要离开,那时他与我约定,要故地重游,要再来与我对饮!”

    “十年!他一走就是十年!我在这里守了十年,却迟迟不见故人来!尽管如此,但我始终在等,”倏然,孤长云爆发了一阵狂笑。

    “直到刚才,我才知道,原来他已经死了!他是一个杀手,他出手从未出过任何差错,他怎么会死呢?呵呵,原来是被他的至亲所害!原来这一切竟是因为他那个忘恩负义的亲弟弟!”

    “一切都是因为你”索命的弯刀再次从空中落下,直逼将离。

    听罢此言,鲜红的血丝在惊悸的瞳孔里丝丝可见,将离的眼眶几近睁裂,整颗心似有万千只蚊虫撕咬着。此刻,他竟一句话也不来,面对一次次迎面而来的弯刀,他也只是一躲再躲。

    “怎么?恼羞成怒了?被我到痛处了?你不是很想见你的九哥吗?我现在就送你去阴曹地府见见他,我倒要看看,他会不会亲口原谅你!”

    罢,便往将离的生死要害砍去。弯刀一挥而下,几盏明明灭灭的灯火终是击灭,整个镜房一片漆黑,唯有环绕的铜镜八面相映,泛起昏黄的光亮。

    将离猛然一退,足跟牢牢顶在一面镜墙上,眼下已是退无可退。霹雳的刀光寸寸逼近,眼看刀尖就要刺入心脏,将离旋即放低身子,长蛇般从孤长云身下滑过。

    那弯刀势如猛虎,最后落在墙镜之心。孤长云登时眸光一暗,整面墙镜“嘣”的一声,转瞬四分五裂,原本光滑锃亮的墙镜此刻已然化作一堆碎片。

    正困惑如何离开这个封闭的镜房时,又听崩裂之声从四面八方此起彼伏地传来,将离猛然回望周身,剩余七面镜墙一一破碎,镜房中的一切皆在镜中顷刻间支离破碎,八个漆黑的窟窿冒了出来。原来,八面墙镜之心竟皆是相连!

    已经不想与孤长云正面对决,但此刻正是出手的最佳时机,他抑制攻击的冲动,双眉紧锁,朝最近的一个窟窿望去,然后纵身一跃,飞出了墙镜。

    最后的落脚点是一排木制的浮桥上。长长的浮桥从脚下的这一头,连着遥远的那一头,其间的距离,难以蠡测。将离心翼翼站了起来,环视着周遭的一切,浮桥周围皆是一些木制的机关,这些机关密密麻麻,紧紧相连,充斥着整个空间,找不到源头,亦寻不到尽头,仿佛来到了另一个世界。

    垂眸一看,莫约十尺的距离,浮桥之下是一个巨大的圆形木盘,整个木盘由八根从高空上坠下来的绳索加固着,八根绳索均匀地分布在木盘周围,同木盘一同飞速旋转。由于速度之快,看不见木盘之上的构造和雕刻的东西。

    越看越出神,将离开始怀疑,莫非这里就是终极机关的位置?迟疑之际,那木盘旋转的速度似乎开始慢了下来,将离以为眼花,醒了醒神,再望......整个浮桥摇摇晃晃。

    “去死吧!”

    声音来自顶部,将离猛然抬眸,循声望去,不料,孤长云手持弯刀从空中迎面直下,整个浮桥不知怎地摇晃不止,情急之下,将离的目光最后落在那飞旋的绳索之上,于是,纵身一跳,顺着坚硬的绳索一路下滑,短短几秒,虽避开了孤长云的偷袭,但绳索与掌心之间的摩擦却犹如螺旋的钢刀,不断给他带来锥心刺骨的绞痛感。

    最后落到木盘之上时,手心已经晕出血来。来不及迟疑,为了防止被旋转的木盘甩出去,将离只能跟着木盘转动的节奏,不断踩着步子将进未进地行进着。

    浮桥之上的孤长云嘴角不禁勾起一丝冷笑,虽偷袭未遂,但在他眼里,将离必死无疑。木盘之下是飞旋的齿轮,若是木盘上的人失足坠下木盘,那比经受绞刑还可怕!不再犹豫,他猛地挥出弯刀,砍断两根飞旋的绳索,沉重的木盘缺少了一个支撑,登时往下沉了几分,连累正在其上的将离身子一歪。

    见此,孤长云连忙又砍断了另外一处的两根绳索,木盘又歪倒了几分。

    将离因此差点失去重心,随倾斜的木盘一同下偏,幸得木盘转速再次慢了下来,他才及时将身子挪到了离木盘中心稍近的位置。

    忽然,不知哪里传来的钟鼓声,轻悠悠地响了三声。将离猛地意识到,千面琉璃、万象佛光即将结束!眼看孤长云要再次举起刀来,砍断另一处的绳索。将离抬头急呼:“这里机关重重,哪个才是终极机关?”

    闻言,孤长云定了定手中的刀,轻笑了一声:“哈哈哈,死到临头,你还惦记着终极机关!不过我可要提醒你,你脚下的这个木盘,正是操控下面的千面琉璃盛世美景的机盘,它停下来的那一刻,便是盛景结束的时刻!”

    按照之前的推断,那些暗器理应从高处发射,终极机关自然在第九层,可是这里的机关怎会和炽云殿的机关相联系?将离望着脚下的木盘,心中开始隐隐不安。“这里究竟是哪里?”

    “哈哈哈,你还不知道么?你刚才入的是第二层的羽幻阁,现在所处

    的位置是九辰阁第二层和第一层交接的地方。你要找的终极机关在第九层呢!”

    “你!”闻言,犹似晴空听惊雷,忙了这么久,到头来竟回到了原点,将离已然震怒,若非因为九哥的缘故,他早就亲手杀了孤长云。

    “呵?怎么?想杀我?我告诉你,你从第九层的顶端坠了下来,要不是我救你,你早就摔成一滩肉泥了!你欠我一条命,如今我合情合理地拿回去,到了阴曹地府,你哥哥也不会怪我!”两道冷峻的长眉紧紧攥在一起,孤长云的弯刀一落,两根绳索旋即断裂。

    “咯噔”一声,整个木盘坍塌下去,巨大的木盘此刻全然靠最后两根绳索吊着,若仅剩的两根绳索也断了,整个木盘将会倾斜到极致,将离也会彻底从木盘上滑落。

    此刻,将离的体力已濒临谷底,加上之前受了刀伤,负在木盘上的身子越来越难以控制平衡,伴随着最后一声钟鼓声,整个木盘终是止住了。

    登时,将离不知是该为此感到幸运,还是失意。若是木盘仍旧在旋转,他断然不能控制平衡,整个身子也将彻底被木盘转入齿轮中。可是,木盘止住了,炽云殿的千面琉璃彻底结束了,那些暗器再也不能帮他干掉漠沧皇了。

    浮桥上,孤长云见将离垂死挣扎的样子,忽然爆发出一阵疯狂的大笑。他本是个冷酷之人,自那次与将别相遇后,他便是一副侠者风范,十年来,但凡遇上闯阁之人,他都以退为进,绝不痛下杀手。或许,他也没想到,自己竟会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变成这副模样。

    一丝哀伤忽然从孤长云眼中飞闪而逝。要怪就怪,不该与那人相遇,不该许下什么约定,更不该在今日遇见将离。或许,就像这十年那样,继续等下去该多好,哪怕等到生命将息那一刻,也是值得的。

    但,一切都已经结束了。

    孤长云斩断种种思绪,沿着浮桥往前急走了几步,在浮桥的激烈摇摆之中,挥起弯刀朝最后两根绳索赫然砍去。

    听到头顶咯吱咯吱的声音,将离意识到大事不妙,抬头之际,孤长云已经行至浮桥边缘,准备将最后两根保命的绳索砍断。生死一瞬之际,将离覆手飞出一只金镖。

    锋利的弯刀刚斩断半根绳索,骤然被飞来的金镖打偏。那弯刀登时飞离了手心,本就重心不稳的孤长云也一同坠下浮桥。

    将离眼前幽地一黑,惊悸的瞳孔不断放大,这个结果,是谁都没料到的,也来不及料到的。

    紧接着,孤长云从毫无依傍的空中直扑到木盘之上,由于木盘已经塌陷,孤长云沿着木盘一面一路下滑,直至滑至边缘,手心猛地被什么拽住了。

    “抓紧我的手!”

    将离想要抓住周围的东西,可胳膊已是酸疼无力,整个身子有一半都浮在木盘之上,只靠一只手死死抠住边缘的凹槽,另一只手亦将下方的孤长云攥得死死的。

    孤长云的弯刀在木盘上弹跳了几两下后,掉到了木盘底部的深渊中去了。

    此时,二人皆成了一根绳上的蚂蚱,稍有不慎,二人都将坠入深渊。

    悬在死亡边缘的孤长云,仰视着上方的将离,他现在可以轻而易举杀死将离,却突然改变了主意。

    那个他一心要置于死地的人,如今却肯舍命救他?忽然,他觉得甚是可笑。“你就不怕我顺势拉你下去陪葬?”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步步为饵》,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在地球提取万物〕〔遣返者的游戏〕〔步步为饵〕〔心电猎手〕〔王爷是病娇,要宠〕〔诈尸农女:带着萌〕〔总裁霸宠小萌妻简〕〔苏茜茜小陈叔叔免〕〔拾娇〕〔重拾璀璨星光〕〔联盟之侠客行〕〔晚上见,蜜婚老公〕〔梦里相思浓〕〔秀色田园:农家女〕〔少年风水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