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医仙传人在都市〕〔一剑醉卧笑〕〔简简单单升个仙〕〔入赘楚家〕〔黑洞剑仙〕〔开局便联系上了仙〕〔我是站在大明星身〕〔满级导演〕〔穿越者纵横动漫世〕〔风雨秘事〕〔抗日之敌后争锋〕〔豪门之战神赘婿〕〔医道人途〕〔柯南之我不是蛇精〕〔超级无敌战舰〕〔顾九辞 大佬甜妻宠〕〔顾九辞霍明澈免费〕〔重生小说女主角顾〕〔顾九辞霍明澈小说〕〔顾九辞霍明澈txt下
55dns加速器      小说目录      搜索
步步为饵 第055章 楚歌起,动十面埋伏(一)
    手中的佛珠越拨越快,北水南来沉住气,心试探,谁知,将离以同样的口气把话又了一遍。

    不动声色,亦可感知他内心早已云波诡谲,北水南来终是斗不过他凌人的气场,只能斟酌告之:“半个时辰后,宴席结束,机关才会停止。”

    “启动千面琉璃暗器的终极机关在哪?”

    “你想启动机关?此事万万不可,宴席之上皆是仇人,更是黎桑要臣,若此时启动机关,他们必死无疑!”

    北水南来终究是猜慢了一步,听到将离的话,心中颇是惊愕。

    在将离眼里,漠沧皇室悉数高坐于宴席之上,杀了他们,太子的目的就达到了!显然,此刻的北水南来终于不淡定了,不过,思及此处,将离倒是平静了许多。“他们?他们就当以身殉国吧!”

    “不可!这些人若死了,即便是杀了狼人,那黎桑日后靠何人扶持?到那时,黎桑王朝只会犹如一具空壳!整个黎桑也只会重蹈覆辙,历史的悲剧也会再次上演!”

    北水南来极力反抗,手中的佛珠全程在自顾自的摇晃着。

    “我看,担忧黎桑未来是假,舍不得破坏半生的心血倒是真!”将离反唇相讥,目光如炬。

    “你此话何意?纵然浮屠宫是老衲半生心血,但大敌当前,老衲一心为太子办事,必然和太子一样,步步为黎桑未来着想!”

    北水南来解释道,语气里透着令人肃然起敬的威严。

    提起了太子,那这故事就更有趣了。

    “是吗?大师心里到底想要什么,恐怕大师心里很清楚吧!真相不会自己话,但那浮光珠里暗藏的玄机……呵呵,其心可诛呀!”

    这世上,哪有什么长久的清心寡欲,没有人敌得过心里的**和眼前的利益。

    将离盯着北水南来,意味深长地道。

    白眉暗耸,北水南来听得有些糊涂,不忍他人亵渎冰心似的,无奈阖上了枯竭的眼眸,“老衲早已皈依佛板,一生向佛,别无他念,你若真想知道些什么,不光浮光珠会告诉你,整个浮屠宫的众佛也会告诉你!”

    罢,万千言语皆化作一声长叹,北水南来整了整怀前那串从肩上蜿蜒而下的长长佛珠,脸上没有一丝表情。

    “我对你的心思不感兴趣,等今夜过后,你且与你的佛去吧!现在,你只需把终极机关的位置告诉我就可以了!”时间紧,将离再次点明用意。

    “不可,即便真要启动终极机关,那也得等太子殿下出了密道再亲口施令。不过,别怪老衲没有提醒你,太子殿下最后的决定必然与老衲的决定一致。”

    揣度太子心思虽是大不敬,但,将离是太子派来的人,必然听命于太子,即便他再猖狂,太子面前,总要忌惮三分吧,北水南来这样想着。

    “我们没有时间!也没有退路了!今日漠沧皇必死无疑!”

    北水南来的话彻底把将离推向了死崖的边缘,嗜血的戾气一时间充斥着他绯红的双眼。沉闷已久的拳头忽然被一股力量点燃。

    “终极机关究竟在哪!”

    被将离的恼羞成怒吓得连退了几步,北水南来见大事不妙,慌乱之中瞥见

    暗室出口,眸光一定,准备夺门而出。

    谁料,刚行几步,自己的脖子好像被什么锁住了,让他喘不过气,手中悬挂的佛珠登时滑落至地,发出了刺耳的响声。

    将离只手扯着北水南来脖子上的那串佛珠,那长长的佛珠一时间竟成了杀人的利器,随后,佛珠顺势在北水南来的脖子上缠了两圈后,他便再也不能动弹,那珠子将他的呼吸管道活活卡死,紊乱的气息在将离面前扑飞着。

    “终极机关究竟在哪!”

    将离死死扯着手里几近断裂的佛珠声声逼问,耳畔却传来断断续续的回答。

    “你休想……知道!”

    此时,听到动静的沙弥冲了进来,眼前的一幕差点把他看晕。

    将离眼神一厉,朝那沙弥道:“快告诉我终极机关在哪?不然我就把他杀了!”

    沙弥吓得半退了一步,脸上满是惊恐和纠结之色。

    北水南来一边挣扎着一边朝他摇了摇头,那漆黑无力的瞳孔仿佛会话。

    此时,沙弥心里更加纠结,不料,将离手里佛珠扯得更紧,终于,逼开了口:“终极机关就在”

    “等等!”

    沙弥的心跳登时漏跳了一拍,两腿发麻,全身都在哆嗦。只见北水南来被将离的双脚束缚在地,随后,将离不知从哪里取出了一个黑黑的东西,直往北水南来嘴里塞。

    那本是为白饵准备的毒丹。

    “他吞了我的毒丹,一个时辰内若是没有我的解药,他将会暴毙而亡。你最好实话,若是我没有安全回来,你和他,都得等死!”将离威胁道。

    在漆黑的暗室中,沙弥的眼睛本是亮的,可听完将离的话,彻底失去了光泽,慌乱的神情再次落到北水南来痛苦不堪的神情上,无可奈何,唯有咬着牙道:“终极机关就在九辰阁的第九层!”

    从地宫到第九层,以他的身手,最多只需一刻钟,而千面琉璃将在半个时辰后消失,一切都还来得及。

    听到答案的将离登时解除了北水南来身上所有的束缚,径直冲出了暗室。至门口,再回首,火光灼灼的双眸直逼北水南来。

    “若是敢欺我,日后我必焚了你这浮屠宫!”

    沙弥吓得直直地跪在地上,随后,北水南来舒了几口气,待将离无影,急急神色凝重吩咐:“快,快发暗号通知九辰阁所有守阁人,势必要阻住他登上第九层!”

    “同时派人去屠苏池密道出口,通知太子,狼人有诈!”

    九辰阁共九层,第一层是占地面积最大的炽云殿,从第二层开始便是收藏佛法经书的楼阁。自黎桑开朝以来,兴修庙宇,蔚然成风,时至今日,黎桑以及其他国家的庙宇数不胜数,其质量亦是参差不齐,衡量一个庙宇的盛与衰,除了看庙里的香火盛不盛,起决定作用的往往是其佛法经书的数量和质量。

    而九辰阁中无疑是汗牛充栋,世上的佛法经书多如牛毛,可那里的佛法经书却是凤毛麟角,珍贵无比。

    那些佛法经书有些年代久远,有着几百年的历史,有些来自各国异地,靠无数取经人付出生命的代价传回,有的是大家族几世相传供奉的珍品。

    因此,九辰阁的每一层楼阁,常年都有人看守,有的是大内高手,有的是绝世高僧,其武功皆深不可测,擅闯者,唯有死路一条。

    此时此刻,偌大的九辰阁就像一个巨大的机杼,地下宫殿是不断发力的齿轮,炽云殿是织出的布匹,那些繁弦急管正是机杼运作时所发出的绵绵不绝之音。

    “天神赐福,万寿无疆。吉时至,上御酒!”

    赐酒令初下,簪花粉黛的婢女披着旖旎的佛光翩翩而至,绝佳高高举过柳叶长眉,拈花玉指如削葱根,轻轻扣落于玉盘珍馐堆砌如山的宴席之上。

    眉眼盈盈,含情浅笑,提壶斟酒间,咽下万种苦楚。

    国将不国,对她们来,如今这一切,只不过是一群卖国奴帮着另一群卖国奴,今夜之后,又会有多少正值碧玉年华的女子,因无法忍受卖国之耻,从此香消玉殒呢?

    金色的面罩虽遮住了他俊美无俦的脸庞,却遮不住他星眸中泛起的点点忧伤,漠沧无痕阖上眼决定不再观望,再次抬眸之时,湛蓝初澈的眸子无波无澜。

    “且慢,烈焰寒冰乃是吾漠沧最上等的佳酿,非吾皇族之人,岂配同享?”面罩之下,不动声色,他声音沙哑,语调冰冷到极点。

    寒冰之气蔓延开来,阵阵袭人,众婢女不敢不从,纷纷搁落手中酒,屈身一旁,一动不动,犹如一尊尊人形冰雕。

    宴席首列,隔着袅娜的蒸腾之气,漠沧无忌静静窥视着对座的漠沧无痕。“既是吾皇赐酒,岂有不享之理?眼下乃是赐酒时间,总不可能花时间临时换酒吧!”

    以他对他的了解,漠沧无痕向来喜怒不露于形,他今时此举,未免有些反常。奇怪之处更在于,他明知换酒已是不可能,却仍旧出此番话,着实有趣!

    漠沧无忌眸中闪过一丝冷光,显然已经猜到太子的用意。

    “吾皇宴请此等蚍蜉入宴,已是蚍蜉之殊荣,这酒,不赐也罢!”

    轻歌曼舞还在恣意上演,漠沧无痕此话一出,整个炽云殿的气氛骤然肃杀到极点,那管弦吹得哪里是欢快喜悦,分明是压抑沉闷,那舞姿婀娜的美人俨然成了一个个牵丝木偶。

    “太子殿下非要如此么?”漠沧无忌朝漠沧无痕悠悠睥了一眼,轻轻试探,漠沧无痕满脸的冷漠之色正一点点勾起了他嘴角的冷笑。

    “看来也只能效仿前朝美人献,宾客若不饮,那就杀美人呗!不过呀,这些婢女一个个饱受着吾皇恩惠,都是精挑细选出来的绝佳美人,为了太子的这场宴会,她们这半个月可谓是吃尽苦头呢!太子殿下向来勤政爱民、深明大义,这回,就看太子会不会救她们咯!”

    漠沧无忌阴阳怪调地讲着,那群婢女吓得纷纷跪在地上,姣好的面容犹如明月隐匿云间,唯有珠花云鬓随着颤抖的身子轻轻摇曳着,发出极其微的呜咽声。

    对于她们来,这酒,不敬,得死;敬,如同卖国,逼着国人卖国。

    可笑的是,她们没得选,入此龙潭虎穴,生与死注定一瞬之间。

    此刻,这一瞬也如春秋那般长。

    十八红颜薄命,一时间竟落在一人之手,生与死,皆在他一语间。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步步为饵》,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在地球提取万物〕〔步步为饵〕〔遣返者的游戏〕〔心电猎手〕〔权欲场〕〔重拾璀璨星光〕〔末道符师〕〔少年风水师〕〔苏茜茜小陈叔叔免〕〔洛尘大乔小乔〕〔第一刺客女婿陈平〕〔我!能听见心声〕〔总裁霸宠小萌妻简〕〔一世巅峰〕〔皇后她每天都想篡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