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入赘楚家〕〔黑洞剑仙〕〔开局便联系上了仙〕〔我是站在大明星身〕〔满级导演〕〔穿越者纵横动漫世〕〔风雨秘事〕〔抗日之敌后争锋〕〔豪门之战神赘婿〕〔医道人途〕〔柯南之我不是蛇精〕〔超级无敌战舰〕〔顾九辞 大佬甜妻宠〕〔顾九辞霍明澈免费〕〔重生小说女主角顾〕〔顾九辞霍明澈小说〕〔顾九辞霍明澈txt下〕〔顾九辞霍明澈小说〕〔顾九辞小说〕〔大佬甜妻宠上天百
55dns加速器      小说目录      搜索
步步为饵 第045章 拙劣演技
    日中,金乌笑。亡奴囹圄中,却是无昼无夜。

    三个人被关进了一个角落,那里虽偏僻,但偶尔能看见头顶上几缕金色的阳光从罅隙里折射下来。

    白饵的正对面关着的是李愚,李愚旁边关着的是将离,等为李愚和将离锁上铐链的风人走后,李愚和将离齐齐将双手搭到铁栏上,隔着六尺的距离,朝白饵望去,牢房中十分阴暗,周遭的景致悉数模糊不清,除了能够看清黑得发亮的铁栏,其他的格局只能全凭自我的感知去想象。

    幸得角落射下来的几缕阳光,三个人各自的方寸之地倒也有几分光亮,彼此拉近距离细看,对方的整个轮廓依旧清晰可辨。

    “白饵你的伤势如何?”透过两重铁栏的缝隙,李愚努力尝试去探索白饵左臂上那道伤痕,白色的囚服将一道血痕映衬得格外清晰。他想问的话似乎已经藏了很久。

    白饵灿了灿眸子,好像意识到了什么,然后暗自将臂膀藏到身后,笑着道:“李愚,我没事,你放心吧!”等她反应过来时,手臂上的伤痛早已连着心脉,伴着心跳的频率,丝丝作响。

    李愚紧了紧铁栏,那道伤痕已经在他脑海里触目惊心。如今再回想起方才的某些瞬间,心跳忽然加快了跳动的速度。

    “白饵!你受伤了?你怎么不早?”将离尽最大极限挨近李愚的铁牢,侧着脸斜视着白饵大声喊道。

    “一点点伤而已,”白饵也挨近铁牢的最左端的角落,朝将低声回道,又仔细查看着他们身上是否有明显的血迹,“倒是你们,你们可有受伤?”声音明显抬高。

    “白饵,接着!”一瓶药已从将离怀中掏出,将离两眼一眯,在眼前凭空画出两点一线,信手一扔。

    被将离急促的声音镇住,还没反应过来,好像有一条白线正直直飞入了她的眼睛。回过神,垂眸,一瓶药已经安稳地落在了手心。

    “物归原主!你好好留着!”将离笑着道。

    被将离一时间蒙了,白饵忙不迭举起手中的药瓶,细细观察,竟是那夜将离临走前她塞给他的那瓶!封口还是紧的,很显然他压根就没有用过。旋即放下药瓶,生气问:“你为何不用?”

    “你太瞧我了,我哪会让敌人有机可乘?何况,的伤根本奈何不了我!”将离云淡风轻道,语气里满是自信和无惧。

    看着将离着着便不自觉将两手置于胸前的样子,白饵紧着眉将手落到铁栏上,大声叮咛:“将离,你不要总是那么自信,明枪易躲,暗箭难防,你永远想象不到,那些藏在暗处的人,他们的心思有多么歹毒,大敌当前时,虽然我们只能相信自己,但如果因为太过相信自己而失去了冷静的头脑,这种自信,对你来终究是有害无益!”

    “白饵!你放心吧,我不会有事的!”着着,竟出了生离死别的味道。

    不过那一刻,将离觉得内心暖暖的,那是一种他从来都没有真正体会到过的感觉,因为这么多年来,从来都没有人会和他这样的话。虽然这些话,他可能比白饵理解得还要清楚,还要明白,但他还是很想听白饵,一遍遍地。

    将离缓过神,余光里好像注意到了什么,又朝白饵大声喊:“白饵!你还没给我介绍

    这位兄弟呢!”

    白饵刚想开口介绍,将离倒是先急起来了,“他叫李愚!他是我在囚奴囹圄的时候认识的,他和我一样,也在找人。”白饵笑着朝将离解释道,再把视线移到李愚身上,“李愚,你旁边的那个人叫将离,我俩很早就认识了。”

    每次见李愚,他都是一副落魄的样子,虽不知这次他为何会出现在这里,但还能再次见到他,白饵心里格外开心。

    “兄弟,既然你是白饵的朋友,那也就是我将离的朋友,你放心,有我在,他们不敢欺负你。”将离朝李愚笑着道,脸上满是喜悦之色。

    他是一个杀手,一个杀手时时刻刻都可能会面临着死亡,所以这些年,他从未交过什么朋友,他冷血的性子也不允许他交任何朋友。与白饵相识后,白饵是愿意主动走进他世界的那个人,也是愿意豁出性命去救自己的人,所有的人间温暖,皆由她在他的方寸之地再次点燃,所有的离愁别恨,皆因她而让他为之动容。

    或许,在李愚保护白饵的某一瞬间,他已经认定,在某个层面上,李愚和他应该属于同一种人。

    刚从方才经历的那些画面里慢慢走出来的李愚,笑着朝将离点了点头,他的眼睛里蒸腾出了一片霞光。他发现,眼前的将离和他的二哥特别像。

    年少无知的那段时光里,整个漠沧皇室的人都对他敬而远之,唯独漠沧无忌和他们不同,他的大哥漠沧无忌总是想着法子捉弄他、取笑他,甚至还想着陷害他。

    每当这个时候,他的后面总会出现二哥的声音,“漠沧无忌,你若是敢欺负四弟,我绝对不会放过你!”

    可漠沧无忌总是那么狂妄不羁,作为大哥,他的架子永远摆得要比任何人都大,在漠沧无忌眼里,他这个太子和别人没有任何区别。

    他记得有一次,漠沧无忌因为自己受了父皇的责骂,漠沧无忌便将自己骗到皇宫一处隐秘的假山后面,用麻袋套住了他整个身子,他所遭受的是被好几个皇子一顿顿恶狠狠的拳打脚踢。

    最后,还是他的二哥出奇地找到了那里,并从漠沧无忌的手里救下了自己。等他再次看见他的二哥时,他的二哥早已弄得狼狈不堪,白净的脸庞也沾满了一片污泥。

    “他们一次次那样打你、害你,你为什么不还手?”二哥抱着他气愤地问。

    “他们这样做都是因为,我是太子,这是我欠他们的。”为什么不还手,这个问题他早就有自己的答案。

    “我的傻四弟,你生来就是太子,有什么好亏欠的,你若是再这么纵容他们,他们迟早会把你害死的!”

    看着二哥满脸的担忧之色,他低下头,慢慢陷入了沉默。“......”

    “四弟,你放心,从今以后,有二哥在,他们不敢欺负你!他们若还敢再害你,我就拿刀,一个个捅死他们!”二哥信誓旦旦道。

    他急着捂住了二哥的嘴,担心道:“不要,他们是你的亲兄弟。”

    “到底是不是亲兄弟,等你长大了,你就会明白。”二哥冷冷道。

    “二哥会永远像现在这样,护着四弟吗?”

    “我的傻四弟,我当然会一直护着你,因为,这辈子,除了我阿姐,你是我最重要的人。”二

    哥认真地对他道。

    他点点头,笑着看着二哥。然后,二哥就背着他去温泉山玩。

    儿时的回忆总是在不经意间在脑海中翻涌,相同的话如今再次出现在他的耳边,那一刻,他觉得自己很幸运,他感激能遇见将离,遇见白饵,他们陪他经历了他生命里从未经历过的事,他忽然在想,这一切的际遇,是不是那个人的指引?

    “你,出来!”

    忽然,过道上来了两个风人,他们指着将离,准备将他带出去。

    白饵眸光一转,急忙朝将离道:“将离,老办法!别硬来!”

    将离拖着脚链正走要走出铁牢,听到白饵的声音,沉吟了片刻后,不禁笑着回头:“好!我懂。”

    看着将离被风人一步步带出了铁牢,李愚抓着铁栏皱着眉问:“他们要把将离带去哪?”

    “放心,他暂时不会有事的,每隔几个时辰,审犯官就会随机找一个犯人带出去审问,只要不硬来,过不了多久,审犯官就会放人回来。”

    白饵解释完,看见将离的身影消失在了视野里,才把目光转回李愚身上,认真一看,他身上的士兵装扮引起了她的注意,“你是偷偷混进来的吗?”

    见李愚习惯性地点了点头,又问:“还是在找那个人吗?”

    “嗯!”李愚再次点了头,怕她听不见自己的声音。

    提起那个人,他知道,他的线索和希望再一次断了,那张地图终究是假的,他再也不能依靠那张地图了,他本以为有了地图,终有一天,他可以找到那个人,但是,那一天开始变得越来越渺茫了。

    无奈地垂了垂眸,又朝白饵问:“你怎么会被关进这里?昨天在我走之后,究竟发生了什么?”看着白饵身上的那件囚服,他知道,情况应该比他想象的还要糟糕。

    被李愚盯得迟疑,白饵恍然抬起头,她终于意识到了一个问题!李愚在认识她之前,她一直穿的都是男装,可,可是,当李愚再次见到自己时,他好像一点都没有察觉出什么,在他脸上更没有任何惊讶的表情。

    白饵眸色忽然暗了下去,半晌才尴尬地问:“你,你是不是一直都知道我,我是一个女子?”

    听她这么一提,李愚也才反应过来,他咬了咬下唇,眉头一紧,思虑了片刻,突然佯装大惊:“你是女的?天啊!你居然是一个女子?不可思议......”

    “李愚!你的演技好烂啊,真的好烂啊!”白饵皱着眉忿忿道,然后把通红的脸撇开,此时的她,恨不得在地上凿个洞,把自己埋了。

    他演技烂,其实分明是自己演技烂,将离识破自己的身份,是因为他听过自己的声音,王福那个人识破自己的身份,是因为他是人,可李愚识破,那就没任何道理了,只能明,她的演技真的越来越烂了。如今再想想刚才在破西风面前的拙劣表演,简直是无地自容......

    “你知道的,我这个人向来比较笨,脑子不好使,反应能力也是格外弱,这回要不是你提醒我,我可能要睡一觉才能反应过来,哎……”李愚闷闷一笑,扶了扶额,低着头淡淡道。见她不语了,才偷偷抬起头,话题一转:“你快告诉我,昨天你掩护我走后,究竟发生了什么?”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步步为饵》,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在地球提取万物〕〔步步为饵〕〔遣返者的游戏〕〔心电猎手〕〔权欲场〕〔重拾璀璨星光〕〔末道符师〕〔少年风水师〕〔苏茜茜小陈叔叔免〕〔洛尘大乔小乔〕〔第一刺客女婿陈平〕〔我!能听见心声〕〔总裁霸宠小萌妻简〕〔一世巅峰〕〔皇后她每天都想篡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