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东山再起〕〔老婆大人很强势〕〔黄极〕〔梁医生〕〔李澄空〕〔重生狂妻,慕少花〕〔特种兵之融合万物〕〔都市之无限返现〕〔指尖暖婚:晚安,〕〔魅世狂妃:邪王,〕〔我和校草有个婚约〕〔厉少,你老婆马甲〕〔浪子邪医〕〔一切从贞子开始〕〔偏执总裁强势宠〕〔厉少夫人又作妖了〕〔校草独宠!首席魅〕〔大明不可能这么富〕〔宠妻总裁坏透了〕〔都让开我才是大反
55dns加速器      小说目录      搜索
步步为饵 第037章 破局,尘埃四起
    听到前头飞来极其惶恐的阻碍声,矮个子士兵垫了垫脚,攀上白饵错乱的眼睛,皱着眉大问:“有什么问题吗?”

    空中突然浮现出一张处变不惊的笑脸,“没事,没事,我想,石头重,大哥们心,心......”怯懦的声音缓缓飘来。

    高矮个士兵各丢出一个白眼,随后摸索到石头的几处边缘,紧着眉试图将石块抬起,无奈一而再再而三,石块竟然纹丝不动。

    “邪门了!怎么这么重!那把瘦骨头是怎么搬上去的”矮个子士兵嘀咕着,声音里夹杂着咬牙切齿的声音。高个子已经没有耐心,开始抱怨由于身高的原因,矮个子和自己的力量很不协调。矮个子个子矮但力气毫不亚于高个子,于是两个人斗着鸡眼,对着那块挨千刀的石头再战了一个回合。

    扭头趴在马车头的白饵看他们打得两败俱伤,竟有些困倦了,索性回头引手招来守外门的那两个士兵:“大哥,大哥,过来搭把手,他们,不行”

    两个士兵听到声音,扔了长矛,一边揉着眼睛一边走到马车后面,满脸竟是嘲笑,然后轻轻蔑视道:“废物!”

    白饵绕开遮挡视线的东西,好奇地望了望马车后正玩弄着石头的四个人,然后再回头瞥了眼大楼上那两位还在坐着拨眼睛的士兵,心中暗喜。然后正了正马车上的座位,静静地等他们检查完。

    高矮个子被人讽刺后,力量出人意料地大增,合着四个人的力气,大桶上的石块被一块块挪开、再挪回,不一会儿,这辆马车才算检查完。

    其他人陆陆续续回到各自的岗位,矮个子走到马车前朝前方翻起的尘埃视了一眼,转过头对白饵大声告诫:“这回给我心地把马车驾出去,若是再引来风沙,我非撕了你的皮不可!”到底是自打自的脸,横竖都得找个噱头好下台阶。

    “好嘞!”白饵不以为意,一半忧虑一半镇定的心这会安定了,总算是折腾完了,是时候借着这个机会出去溜一圈了,若是行动快,就能绕去尚书府问问季大人关于桃桃的事,想到这里,白饵全身上下忽然变得精神抖擞。

    见大门下的人纷纷客客气气地让出一条康庄大道,白饵眉眼里满是得意,没想到,第一次坐在这高高的马车上竟有一种君临天下、威风凛凛的感觉。放眼望去,前方好似云腾雾绕,越看越入神,恍惚间她忽然发觉自己竟然坐在高高的凤辇之上。缥缈的云雾慢慢散去,一个身披盔甲的男子驾着一匹棕红色的战马破空而来,长长的披风在他身后恣意飘扬,发出烈烈的响声,那仿佛是胜利的号角,是凯旋的欢呼,是希望重生的开始。

    秋水盈盈的眸子望得几近痴迷,猝然那男子脱马而出,腾空而起,宛若一条金色的飞龙,朝她扑来。白饵惊慌地撑起身子望向飞龙扑来的方向,身子一轻,被牢牢地抱在了一个坚实的怀里,怔怔地抬起头,男子漆黑的眸子里带着温柔的暖意,朝她浅浅一笑,然后踩着薄薄空气,一跃而上。周身竟遍地开花,各种花朵争奇斗艳、竞相开放。

    白饵被身下的景致深深吸引,不慎飞出男子的怀中,落空的手忽然准确地落到男子厚实的手心,三月的微风轻扬,带来了漫天的花瓣,不知不觉,二人紧紧拉着对方的双手在一片花海里静静地旋转,款款深情,对视不语,千言万语,只在眉间心上,清风过处......

    “傻杵着干

    嘛!还不快走!”熟悉声音兀自跳入耳中。

    白饵蓦然睁开双眼,身下的两匹马正摇晃着脑袋驱赶着苍蝇。白饵怔怔地收回视线,拉紧了缰绳,木然喊道:“好!这就走!”着,准备驱马。

    “哪里走!拦住他!”身后粗粝的声音传来,融在北风中,竟有些虚幻。

    白饵有些不敢相信,她以为自己幻听了,可是眼前那些守门的士兵眼神齐刷刷地都往她的身后送去,白饵这才如梦初醒,果断地起身转向身后。

    只见王福刀一样的眼神向她飞来,在王福旁边的还有僵着脸的主管。看着这架势,白饵的心跳陡然漏跳了一拍。

    “你这贱奴,有人告发你私自放走了一个囚奴,你可承认?”主管厉着眼,朝白饵质问。

    闻言,白饵将冗长的视线下意识地移到王福身上,淡淡回了一句:“回主管,此人心思歹毒,分明是故意冤枉奴,众目睽睽之下,奴怎敢私放囚奴。”

    “白饵!你休要狡辩,今天下午我可是盯了你好长一段时间,你自己做了什么,最好从实招来!”王福硬着气冷声道,两个眼睛直直逼向白饵。

    谁知道他是真看到,还是假看到,即便看到了他也不一定看准了。面对着王福的诱敌上钩,白饵并没有吓到,而是轻蔑地笑道:“既然你看到了,那你倒是出个一二来,这里风沙大,主管可没心思陪你在这故弄玄虚。”着,便把眼神轻轻朝向主管,如水般的眼眸满是恭敬。

    主管侧着脸正了正腰间的刀,下意识地给王福丢了个警告的眼神。

    王福吓得颤了颤眼,很快瞥向马车上那几个大桶,作势一指,一口咬定:“那个囚奴就被你藏在这辆马车上,一搜便知!”

    听此,白饵揪着的心也算是彻底放下了,嘴里无奈地叹出一口冷气,他果然什么都没看见,看来注定要偷鸡不成蚀把米咯。只字未吐,眼神吝赐,白饵迎风而立静静等着身后的声音。

    “你这个狗奴,这辆马车刚被我们检查过,里面并没有藏什么的囚奴,蠢货!”矮个子士兵听见有人在质疑他的的执行能力,极度不爽地从马车前头走了上去,给王福送去一记响亮的耳光,耳光无形确是扎心的疼。

    听到这个结果,王福被主管动怒的神情吓得一时语塞,两个臃肿的肩暗自耸了耸,不过,他确实相信自己是看到了,忽然眼珠子一转,仍旧不能死心:“主管,的确实亲眼所见这个贱奴和早上新来的囚奴今天一天形影不离,下午还在花丛径鬼鬼祟祟,明显在预谋什么,如今那个囚奴不在车上,那么想必已经被这贱奴放出去了,主管如若不信,去牢中和工地上一查,绝对找不到那囚奴的身影!”

    “王福,你在什么啊?什么新来的囚奴,今日牢中并没有什么新来的囚奴呀!”白饵皱着眉好奇地问,眼睛忽然一亮,好像明白了什么,“哦!我知道了!前日里,将离去了风尘府,你一定是太想他了,如今想他想得产生了幻觉吧!”

    被白饵激得暴跳如雷,王福咬着牙破口大骂:“你少给我作媚装傻,你这个”

    “啪!”一个猝不及防,王福被主管一脚踹倒在地,吃了几口尘埃。主管厉着眼俯着身子,一把揪住王福的领口,烦不可耐道:“牢里有没有来新人爷会不知道吗?毁着爷的名声在这里乱嚼舌根,爷看你今天是活得不耐烦了!”

    王福在泥土上挣扎着,扑面的尘土呛得他喘不过气来,几近睁裂的眼珠子远远瞥见如今高高在上的白饵,她的每一个动作都直直勾起了往日和今天早上她带给他的一切耻辱。同时,惊心动魄的咳嗽一阵阵激起了他对生的渴望。终于,拼死一搏,他把猜疑了数日的判断咬得死死的。

    “她是女的!她是女的!哈哈哈,你们都被她骗了.......”

    王福连笑带喘地撕声大叫,狰狞的样子几近疯狂,让人看得触目惊心。

    听到王福锥心的嘶喊,如雷轰顶,白饵神色黯然偷换,下意识背过身去,试图躲过众人投来的目光,本以为彻底逃过了王福的陷害,这回怕是......

    不行!白饵侧着脸,歇斯底里大喊:“王福你就是个疯子,陷害不成,你,你还想诬蔑!”声音明显毫无底气,还带着怯懦的颤音。

    主管看了一眼自是不相信,只当王福胡言乱语,“我和她共处一个牢房,所有的细节我看得最清楚,她就是一个女的,她就是一个女的!主管若是不信,让她当众脱了衣服一看便知!”唾液和尘土被王福激动得一口吞下,王福发疯似的扯着主管的衣袖,两个眼珠子犹如打了硅胶般一动不动。

    被王福越越动容,主管再一次把目光朝向白饵,既然是男的,脱件衣服也不是什么难事,索性起身命令着白饵:“他你是女的,我们几个都不信,你把上衣脱了,证明给他看!”

    众人见马车上的人唯唯诺诺,纷纷纳闷地喊着:“脱啊!”

    “对啊,快脱啊!”

    “这有什么羞涩的,脱给他看啊!”

    面对四周的声声逼紧,白饵就像一棵萧条的枯枝,立在寒冷的北风中,迎面飞来的是刺骨的冰雹。

    如今事情已经演变到这个地步,再也没有退路了。那一刻,她真的好恨王福,真的好恨王福啊!循循善解他不听,一碗之恩他不报,反唇相讥,步步紧逼,到如今真的到了斗得你死我活的地步,她真的好恨呐!没想到她白饵此生不是死在风人的手里,而是死在了同族人的手里,她真的好不甘啊!

    白饵骤然抬头,满目凄然,望着那条为她敞开的大道,千金的石头一落千丈激荡着她寸寸心湖,与其死在这片满是人间丑恶的囹圄中,倒不如策马扬鞭,搏它个鱼死网破!

    萧萧寒风扑面而来,全身的血夜都变得紧张起来,白饵将手中的缰绳越扯越紧,猝然拍打着马背,长啸一声:“驾!”声音在空中炸裂,激荡开破釜沉舟的决心。

    两匹马瞬间腾空而起,万千尘埃刚刚落定,此刻再次翻涌而起,整个囹圄大门犹如混沌初开。

    “放箭!拦住她!”

    主管似乎早有警觉,一声令下,几支长箭从望搭上飞了出去,穿尘破砾,直逼白饵。

    嘶厉的响声破空而来,警觉的神经一遍遍发出着躲闪的信号,白饵于万千尘埃之中窥见利箭,三寸之地,退无可退,风刮的侧脸轻轻一扫,骤然看着一支利箭在惊悸的瞳孔里一闪而过,一丝睫毛悄然飘落。

    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当白饵还沉寂在过眼的利箭之时,头顶似有凛冽的寒风刮过,忽然,三千青丝散如瀑布一泻而下,一个面色苍白、长发妖冶的女子赫然暴露于周遭的肉眼之中。

    马匹早已受惊,白饵倾斜的身子骤然飞落于万千尘埃之中。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步步为饵》,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在地球提取万物〕〔遣返者的游戏〕〔步步为饵〕〔心电猎手〕〔王爷是病娇,要宠〕〔诈尸农女:带着萌〕〔总裁霸宠小萌妻简〕〔苏茜茜小陈叔叔免〕〔拾娇〕〔重拾璀璨星光〕〔联盟之侠客行〕〔晚上见,蜜婚老公〕〔梦里相思浓〕〔秀色田园:农家女〕〔少年风水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