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东山再起〕〔老婆大人很强势〕〔黄极〕〔梁医生〕〔李澄空〕〔重生狂妻,慕少花〕〔特种兵之融合万物〕〔都市之无限返现〕〔指尖暖婚:晚安,〕〔魅世狂妃:邪王,〕〔我和校草有个婚约〕〔厉少,你老婆马甲〕〔浪子邪医〕〔一切从贞子开始〕〔偏执总裁强势宠〕〔厉少夫人又作妖了〕〔校草独宠!首席魅〕〔大明不可能这么富〕〔宠妻总裁坏透了〕〔都让开我才是大反
55dns加速器      小说目录      搜索
步步为饵 第012章 我叫将离
    白饵一手撑着地,咬着牙从地上爬起,迷离的双眼慢慢睁开,眼前逆光站着一个十八岁左右的男子,正午的太阳勾勒出他金色的轮廓,一席水墨色的侠客装束在领口和袖口上都绣有云纹,纯白的缎带将笔直有力的腰紧紧束住。此人看起来既不像是仇国人,也不像是风国人。

    白饵奋力地站了起来,只见他伸手将头上的斗笠摘下,露出一张冰冷肃穆的面庞,朱唇微抿,不知是喜是忧。

    整个身子踉跄了一下,白饵还没缓过神,自己的手已经落在了他手里。忽然,整个身子被猛地拉了过去,几近要扑在地上。伴着呼啸的冷风,长袍翻飞身形闪动,两个人的三千长发在空中凌乱。白饵感觉整个人都要凌空飞起,后脚还没踏实,前脚已经跟上。白饵不知所措地再次回头望向长街的尽头,那里,只剩下翻涌而起的滚滚尘埃。

    “你放手!放手!”白饵试图从他手里挣脱,大叫,“你是谁?快放开我!”

    男子打探着四周,确定暂时安全,旋即刹住飞腾的双脚,整个人在尘埃里纹丝不动,立的像一棵雪地里笔直的不老松。如了她的愿,一把松了手,一本正经道:“我叫将离,来自南靖允国,是神将司的一名杀手......”

    “啊”白饵突然失了重心,摔在地上,发出惨淡的叫声。

    “我救了你,作我的诱饵吧!”

    白饵忿忿地再次从地上爬起来,这个她从未见过的男子奇奇怪怪地了些什么,她一个字都没听清。她的心早已被母亲、嫂子和三姐的下落占据着。

    白饵瞥了一眼这个两手正插在胸前的男子,脸上没有任何表情,随后转身而去,她只想原路返回,去找母亲他们。

    “你还想去送死吗?还是,还想再挨打?”将离无奈道。

    白饵一把被他拽回,方才就被他莫名其妙地打了一顿,现在还要阻拦她,这回,白饵彻底怒了:“放开我,我要去找我的母亲!”

    “上了那两辆马车的人都得死,他们这会估计已经喝了风人给的水,死在囚笼里了,很快这群尸体就要被送去乱葬岗,烧了、埋了,反正都得死。”将离解释着,并没打算现在就放开她,毕竟在他眼里,现在的白饵简直蠢到家了。

    白饵突然感到害怕起来,那可是白家三口,她们都是她最亲最亲的人,怎么可以死,逃离的计划还没实施,怎么可以有人中途离开,白饵努力挣脱着:“你快放开我,她们不能死,我得去救她们!放开我啊!”

    “他们都是毫无价值的人,死不足惜。”将离淡定地,睥了眼白饵愤怒的神情,“你有一个缺点,就是太容易被感情羁绊,这个时候,你的分析能力是最差的,防御能力和攻击能力都是最弱的。”

    “你住口!他们都是我的亲人,无论如何,我都得去救她们!你放手!”白饵怒斥。

    “你越是愤怒,就越容易失去理智。我再明确地告诉你,上了那两辆马车的人,都已经死了。我冒着这么大的风险在风人眼皮子底下救你,你应该相信我。”将离对上白饵那双透着恐惧、愤怒和怀疑的眼,大声道,“现在你的亲人都死了,眼下,你应该做

    点更有价值的事,比如,作我的诱饵。”将离嘴上突然浮出一丝微笑。

    原来他莫名其妙地打她,是在掩人耳目!如此看来,这两辆马车真的是一个圈套,那么母亲他们......简直细思极恐。同时,将离的话好像提醒了她什么。

    将离静静看着她,眼神从来没离开过她那双明亮有神的双眼。见她眼里的愤怒似乎消失了,料想,她应该是想明白了,索性,将离松开了她的手。

    “我的话你听清......”将离还没完,白饵已经跑了,但不是朝马车那个方向跑的。

    毫不忌惮一路来往的风人,白饵只是一个劲地跑,一直跑向东郊白家老宅。

    冲进院子的那一刻,白饵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父亲倒在被鲜血染红的雪地里,手里还紧紧握着那把血迹斑斑的锄头,他的眼睛一直朝向门口,还没阖上......

    二哥两双细长的手竟然被砍断,殷红的血还在静静渗入雪中。那可是一双既能作画,又能写诗的手啊!二哥的诗画是整个秦淮最好的,每逢佳节左邻右舍都争先恐后地请他写喜联,每到踏春时节,他都会去秦淮河畔变卖字画,白饵就在旁边唱着曲,一转眼,所有字画都要告罄,秦淮的人都他们既是秦淮最有才华,又是最有默契的的兄妹。二哥曾对家里人过,等来年开春,他要去应试,他要求取功名,他还要光宗耀祖!鸿鹄之志还没实现,她的好搭档,她的好二哥,怎么可以死?怎么可以死啊!

    寒风一阵阵刮过,惹得树上枯黄的叶子沙沙作响。有三两片支撑不住,发出几不可闻的清脆响声,从枝头断裂,飘飘摇摇地落到了树下的血泊里,荡起一圈一圈的涟漪,同时搅乱了盘旋在上空的亡魂。

    白饵踩着厚重的雪,一步步走上前,眼里的血丝清晰可见。

    “四...妹......”

    耳畔忽然传来微弱的气息声,白饵眼神一厉,她注意到前方大哥的手在动!

    “大哥,大哥!”白饵冲了过去,跪在大哥身前,大哥背后露出的刀尖入目惊心。

    “四妹...去...找......桃桃,她吓得...一个人跑出了院子,”白生靠着仅存的几口气吃力地颤着双唇,“你一定要...一定要把她找回来.......”

    “大哥!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我们不是好要一起逃的吗?为什么会突然变成这个样子?”白饵看着大哥奄奄一息的样子,已然崩溃。

    摸到白饵冰冷的手,白生撑着最后一口气:“以后...你替大哥...看着乌衣巷...朱雀街...桃叶渡...替大哥看着...秦淮的...一草,一木。”

    白生微笑着,嘴角的血,就像一朵盛开的梅花。

    伏在大哥鲜血淋漓的身上,白饵圆睁着眼睛急促地喘息着,惊慌的双眸承载不住氤氲的水汽,任由它们夺眶而出,一滴滴,一串串,最后化为失声痛哭。

    “大哥”

    噬人心魄的的泣声响彻云霄,似乎惊动了九天的云朵,纷飞的大雪从天而降,一点点飘落在曲折连绵的远山上,飘落

    在烟波缥缈的秦淮河里,飘落在寂寂的乌衣巷,飘落在长长的朱雀街,飘落在停泊的桃叶渡。飘落在整个白家院子里,落在白父的眼里,落在白砚的手心,落在白生的耳朵上,落在白饵松散如瀑的青丝上。

    不知哭了多久,白饵终于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泪已经流尽,踩着厚重的雪块一步一步向前挪动,两颊上的泪痕被寒风吹干,涩涩地疼。白饵静静回望着整个白家老宅,周遭的一切正一点点苍白。

    她看见自己的亲人早已变得面目全非,那是一张张她再熟悉不过的脸,那是一张张她看了十六年的脸!从她做歌女那一刻起,她就只想尽己所能地好好守护着他们,不管自己的力量多么渺,她都会拿着命去赌。

    可是,她还是敌不过这乱世纷纭,就像万物埋在泥土里,他们想要破土而出,向阳而生,可仍旧被风雪欺压着,掩盖着。

    因为,秦淮注定不会迎来春天。

    夕阳西下,余晖斜斜洒入院子,所到之处,尽染上了金灿灿的光晕。

    将夜,白饵静静地坐在雪地里,静静地想着。

    “你知道,强者与弱者的区别吗?弱者永远只会哭泣,而强者则永远俯视着他们,开怀大笑。”将离走进院子,冷冷道:“作我的诱饵吧,我可以把你变强。”

    “谢谢,不需要。”白饵回,眼神始终定在一个地方。

    “你就是这么对待你的恩人吗?”将离不悦地问,弓着背,尝试捕捉白饵那双好看的眼睛。

    白饵漫不经心地躲开,回:“你是谁,我认识你吗?我与你素不相识,你没必要救我,我也没求你救我。”

    “你是记性不好吗?为什么总是要我强调两遍?我叫将离,来自南靖允国,我是神将司一名顶级杀手。这回记住了,别忘了。”将离提醒道,索性倚着地,坐了下来,瞥了她一眼,“我救你是因为你有价值。你善于伪装,反应灵敏,懂得抓人心,还能歌善舞,挺不错的。最重要的一点是,能从虎狼窝里劫出三个人,这种勇气和气魄异于常人!”

    听似喋喋赞美,其实其心可诛,白饵眼睛移向他,生气道:“你很喜欢偷窥吗?你为什么要跟踪我?人!”

    “谁人?我本来躺在难民营的墙头上安安静静地睡觉,你非要忽然跑出来在我耳边演戏,我有什么办法!”将离无奈道,放下身子慢慢地躺在雪地上,头枕在两只手心,翘着腿,“可能这就是戏班子里唱的缘分吧!”

    白饵见状,很避讳地站了起来,喊道:“将离公子,这里是我的院子,你我不熟,请你出去!”

    “呵,什么你的院子,整个黎桑都是风人的了,这里哪有你的院子?哎…”将离悠悠道,摇着的二郎腿突然停了下来,“对了,你真的叫耳吗?”

    白饵静静地环视着这个院子,满目疮痍,他得对,这哪里有她的院子,整个黎桑都被漠沧占领着,外面到处都是风人,一切都是那么的危险......

    “你怎么那么喜欢发呆,我问你话呢,”将离看她杵在那不做声,便大声喊道,只见她突然跑了出去,“喂!你去哪?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步步为饵》,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在地球提取万物〕〔遣返者的游戏〕〔步步为饵〕〔心电猎手〕〔王爷是病娇,要宠〕〔诈尸农女:带着萌〕〔总裁霸宠小萌妻简〕〔苏茜茜小陈叔叔免〕〔拾娇〕〔重拾璀璨星光〕〔联盟之侠客行〕〔晚上见,蜜婚老公〕〔梦里相思浓〕〔秀色田园:农家女〕〔少年风水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