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医仙传人在都市〕〔一剑醉卧笑〕〔简简单单升个仙〕〔入赘楚家〕〔黑洞剑仙〕〔开局便联系上了仙〕〔我是站在大明星身〕〔满级导演〕〔穿越者纵横动漫世〕〔风雨秘事〕〔抗日之敌后争锋〕〔豪门之战神赘婿〕〔医道人途〕〔柯南之我不是蛇精〕〔超级无敌战舰〕〔顾九辞 大佬甜妻宠〕〔顾九辞霍明澈免费〕〔重生小说女主角顾〕〔顾九辞霍明澈小说〕〔顾九辞霍明澈txt下
55dns加速器      小说目录      搜索
步步为饵 第010章 营帐,与狼共舞
    不管前方多难,父亲和哥哥们必须逃出去,不然白家就真的没希望了。形势严峻,不便久留,无暇顾虑,完,白饵便速速离开了。

    看着白饵匆匆离开的身影,白生十分担心,一如从前。

    赶回难民房的路上,白父突然觉得,现在的白饵已经不再是以前的白饵了,难民营外的情况应该比他事先设想的还要糟糕,而家里发生的事绝非事。

    白家老宅里那些熟悉的面孔和那些糟糕的猜想一遍遍在他脑海里翻涌着。

    很快,整个难民营变得格外安静,然而大帐之内比外面安静数倍,仿佛能听见心跳声。

    大帐之中,白饵坐立不安,每一刻都是煎熬。

    忽然,大帐外有脚步声传来,越来越近。

    三更将至,各营各房早已安置,为何还有脚步声?难道是巡夜的士兵?白饵顿时心生警惕,旋即灭了灯盏,飞起被子,轻盈地侧躺在床。

    空气中忽然弥漫着一股酒气,它就像一片迎风的巨浪,快要把人冲走。

    踉跄的脚步声停在了床边,一只粗糙的手已经爬上了她的香肩。

    “啪!”

    白饵反手就是一巴掌,巴掌狠狠落在一张脸上。

    白饵猛地起身,划开火折子,看清了这张脸的主人。火光明晃晃地照在那张脸上,活生生像一个从油缸里捞起的猪头。

    是那个送她进大帐的胖士兵!方才就一副贼眉鼠眼的样子,果然不安分。

    “深夜竟敢私闯大帐,你不要命了吗?”白饵顺势拿着火折子指向那个禽兽,声音尖利,与之前的谄媚逢迎格格不入。

    两个人一米不到的距离。一身酒气,让人窒息。

    士兵撇了一下嘴,好像被打急了,恐吓和安抚:“耳姑娘别叫了,你放心,外面的人已经在做梦了,没人会打扰咱两的快活事的,你留点力气待会叫吧。只要你好好配合爷,爷保准让你今晚玩得舒舒服服的。”

    士兵趁机拽住白饵的手,将火折子抢去,深吹了一口气,整个大帐又暗了。很快,白饵便被他一把推倒在床,沉重的身体压了下去,犹如饿狼扑食。

    “你难道就不怕军法吗?我劝你快快放开我,免得待会军官来了,叫你人头落地!”白饵一双不畏豺狼的双眼恶狠狠地瞪着士兵,警告道。忽然,她感觉眼前仿佛有一座大山,把自己压得不能动弹。

    “什么金发黑发,耳姑娘,我已经等不及了,嗯嘛……”士兵两眼发昏,胡乱道,燥热的身子刺激他掀掉了头顶的军帽,借着浑身的酒劲,准备大干一场。

    这头畜生显然已经喝醉了,完全听不进道理。

    看着迎面而来的猪油嘴,白饵用牙在他耳朵上狠狠咬了一口。扎心的疼痛感让士兵彻底

    怒了,抬起手,准备将她撕光。

    形势越发危急。若此时大叫,定会惊醒风人,到时候父亲和哥哥们不仅逃不掉还会被发现。眼看三更将至,绝对不能前功尽弃。于是,白饵决定再次尝试使尽浑身解数誓与恶狼抵抗。可是她只不过是个渺弱女子,压着的却是力大如牛的粗汉,无论怎么敲怎么打,都是徒劳。

    白饵那双原本自信的眼睛一时间充满了绝望,她知道即便是死,也不能让丧心病狂的风人毁了自己的身子。为保贞洁,唯有咬舌自尽。那一刻,她突然明白生死真的只不过在一瞬之间,何辄曾让她好好活着,可惜她不能答应他了。她只希望父亲和哥哥们快点逃出去,带着白家远远离开,走得越远越好,希望他们都能好好活着。

    此刻或许就是母亲所的生命的最后吧。现在,十年前那个问题应该已有答案。

    不后悔。

    就这样,白饵阖上眼眸,一滴泪珠迅速滑落。

    “啊!”

    士兵突然叫了一声,一把刀子狠狠地插在背上,瞬间又抽了出去。全身的力气突然都按兵不动了,这一刀将沉醉的士兵深深地刺醒。士兵猛然回头。

    白饵旋即从鬼门关的边沿跳了出来,睁开眼睛,白生哥哥竟出现在漆黑的大帐之中。

    白生再次提起刀子,往对面的士兵刺去。

    士兵一双震怒的眼睛突然泛起了白光,显然突然杀出的白生扰了他的美事,旋即一把锃亮的弯刀出现在空中,黑夜里,刀光猝不及防地刺痛着白生和白饵的眼睛。

    白饵下意识用手护了护眼睛,大喊:“大哥心!”

    只见弯刀朝白生飞快砍去,白生下意识地转身,侥幸躲过一刀。

    不料,回头之际,弯刀已从左至右划了过去,那一刻,白生什么都没看清,只感觉好像双眼被牛鞭狠狠抽打了一遍,身体中无数细胞瞬间毁灭。

    手中的刀子从白生手中悄然滑落,坠在地上发出刺耳的响声,除了无边的黑暗,他什么也看不见了。

    “啊”

    再次看向白生大哥时,两条殷红的血线从他的眼睛里直直地流下,白饵撕心裂肺地叫了出来,就像末日宣判的号角那样洪亮骇人。

    白生倒在黑暗里,刺骨的疼痛逼迫他颤抖地提起两只无处安放的双手,恨不得马上抓住自己的眼睛,可他感觉自己好像掉落了一个万丈深渊,一个不见天日的深渊,每走一步都是悬崖。他再也看不见白饵了。

    胖士兵似乎开了兽性,再次举起刀往白生砍去。

    “耳姑娘,发生什么事了?”

    大帐外熟悉的声音传来,门帘被人掀开。刀停在空中。

    是那个领头军官!绝对不能让他起疑心,否则白生哥哥肯定没命的,为

    今之计唯有殊死一搏。

    慌乱之中,白饵理清思绪,从床上狼狈地爬向领头的军官,啜泣声和眼泪齐飞:“军爷!救救耳吧,这个畜生深夜闯入大帐之中,竟然想......”

    领头的军官看着眼前的白饵竟然衣衫不整,青丝凌乱,朝胖士兵吼道:“混账!”

    “这营中,军法何在?天理何在?”白饵倒在领头的军官身下,撕声质问。

    “军法”二字似乎像一把刀子突然戳中了领头的军官的心,他将白饵轻轻扶起。白饵趁机直接把身子贴在他的铠甲上,哭得梨花带雨。

    胖士兵吓得早已跪地乞饶,余光里瞥了一眼白生,转口狡辩:“头儿,都是这个贱奴,都是这个贱奴做的!”

    白饵闻言,恨不得一刀杀了他。咬牙切齿之间,白饵忍住怒气,扯着沙哑的嗓子:“你住嘴!干下龌龊之事,还想栽赃陷害!军爷心明眼正,岂能让你欺骗!”

    领头军官紧了紧白饵的肩,朝胖士兵斥道:“混账东西,还不快滚,休要在此污了耳姑娘的眼!”

    胖士兵拾起刀,爬在地上,摸到帽子后,灰溜溜地弓着背出去了。

    正当领头的军官把目光朝向地上的白生准备盘问时,白饵喘了几口气,抚着胸口,贴得更紧,喘息道:“军爷,耳家中几口人已经在耳面前一幕幕惨死,如今见血就觉得胸口发闷,整个人快要倒下似的,”着,装作踉跄的样子,“军爷,军爷快让他滚吧。”

    领头的军官痴痴地看着她动人的眸子,整颗心像是正被什么侵犯似的。他旋即扶住白饵娇弱的肩,呢喃:“耳姑娘别怕。”随后,便让地上的人离开。

    白生闻声,循着胖士兵出帐时声音的路径,忧心忡忡地走出去,在帐帘下突然停了几秒。白白的月光下,一张刀削的侧脸极其惨白。

    侧耳听到白生哥哥的脚步已经离开,白饵揪着的心总算松开了。但她清楚,自己走得每一步都踏在火坑之中。

    “耳姑娘这回大可安心,夜已深了,耳姑娘早些安置吧。若是夜中害怕,就来对面的大营找我。”领头的军官温柔道。

    白饵闻言,这才放下恐惧,退在一旁,不失风雅地屈着身子,柔声回道:“多谢军爷恩泽,愿安康。”

    屈身的白饵靠着余光看着领头的军官一步一步走了出去,屏着的那口气,终于慢慢呼了出来。

    眼看着他就要放下帘子出帐了,熟悉的眼神却再一次折回。

    难道是哪里露出了破绽?

    白饵简直要被他急死。

    “明日,我还想听你唱歌。”淡定的声音传来。

    那把近在咫尺的铡刀突然悬空收回,白饵屈得更低,回:“耳遵命。”

    狼终于走了。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步步为饵》,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在地球提取万物〕〔步步为饵〕〔遣返者的游戏〕〔心电猎手〕〔权欲场〕〔重拾璀璨星光〕〔末道符师〕〔少年风水师〕〔苏茜茜小陈叔叔免〕〔洛尘大乔小乔〕〔第一刺客女婿陈平〕〔我!能听见心声〕〔总裁霸宠小萌妻简〕〔一世巅峰〕〔皇后她每天都想篡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