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唐劲天〕〔这个王爷很荒唐〕〔我有一个特种兵系〕〔穿越星际妻荣夫贵〕〔开局贴膜奖励百亿〕〔斗罗之我真的无敌〕〔这个大佬有点苟〕〔动漫游戏斗技场〕〔我在封神坑元始〕〔终极全才〕〔楚萧林沐雪〕〔医仙传人在都市〕〔妖魔哪里走〕〔锦绣农门〕〔开局签到一个美女〕〔穿成八零团宠黑女〕〔为师决不赴考〕〔怀念那逝去的青春〕〔众神世界〕〔从千亿集团开始签
55dns加速器      小说目录      搜索
步步为饵 第007章 线索,完美重合
    漠沧大营。

    “王爷,下面来报,昨夜有个黑衣人闯了城门,还杀了我们几个漠沧士兵。”沧狼入了大营,跑到漠沧无忌身边向他禀告。沧狼的语气装得很愤怒,肚子里的九九显然已经盘算好了,他本以为可以借此向漠沧无忌展示自己是个很有价值的人,结果......

    “不就是死了几个士兵吗,这种事还需要报到本王这里来?找死吗?”漠沧无忌听到这个禀告后勃然大怒。

    爬在地上擦地的女奴吓得头都快扎到地底下去了。

    漠沧无忌向来自视甚高,这种人,把权利和名声看得越重,就越在乎自己的面子,何况他是漠沧皇子,漠沧皇亲封的昌王,任何细枝末节都会勾起他维护面子的冲动。

    沧狼跟了他这么多年,这一点他看得比谁都清楚。虽然被斥了,无妨,他还有路子。

    沧狼退了几步,弓着身子,抬声:“王爷息怒,只是,据下面的人,这个黑衣人所使用的凶器是金镖。”

    漠沧无忌抬了头,眼里有几分好奇。沧狼见状,一切志在必得,利索地把金镖递了上去,恭声:“王爷,请过目。”

    漠沧无忌接过金镖,金镖除了是金色的,并无其他特质,上面的血迹很显然已经干了。漠沧无忌又看了一遍,这次好像发现了什么。

    突然,他抽出系在腰带上的那把钢刀,出其不意地抓起地上女奴的手,在上面狠狠地刮了一刀,血缓缓滴在金镖上。女奴吓得叫了出来。

    很快金镖上就出现了三个字,神将司。

    沧狼凑近,疑惑道:“这是?”

    漠沧无忌嘲笑了一声:“蠢货,很明显这只金镖来自神将司。”金镖被他索性扔回沧狼手中,顺带瞥了一眼沧狼那蠢出升天的神情,解释:“神将司属于南靖允国,那只不过是一个不起眼的国,它自是无法与黎桑相匹敌,更别我漠沧风国。但神将司的威名却让江湖上许多人闻风丧胆。那是一个世世代代专门生产杀手的地方,聚集地据无人知晓,一旦有人向神将司发出刺杀的密函,神将司将立刻派出杀手在规定的时间完成密函上的任务。”

    “允人这个时候来秦淮,定是接了什么任务......呵,也不过是嫌命太长,自掘坟墓。”漠沧无忌转了个身,继续着。冷不丁睥了一眼那个跪在地上啜泣的女奴,手上的血居然滴在地上。一眨眼,又是一个猝不及防,靴子狠狠落在女奴胸上,斥:“还不快滚。都是一群蠢货!”

    都。

    沧狼下意识退了一步,好像意识到了什么,他一直以为自己很懂漠沧无忌,漠沧无忌的心思向来也是拿捏得很准,这回好像翻车了。

    不,是又翻车了。前几日还想借着滥

    杀仇人的由头,将四太子漠沧无痕在水榭歌台乱刀砍死。为漠沧无忌除掉心腹大患,自己必然会被他捧到心尖上,整个沧家也能鸡犬升天。

    如意算盘打得叮当响,只可惜仍敌不过这两个活祖宗。

    总结了一通后,沧狼顺着漠沧无忌的话,胡乱迎合:“对,这允人确实是愚蠢,单枪匹马,无异于蚍蜉撼树。”

    漠沧无忌犀利的眼神像两盏灯登时打在沧狼身上,他干的那点好事漠沧无忌会不知道吗,毕竟人家生在宫里,从玩的是宫斗,什么事能逃过他的眼睛?很快,眼神移到了金镖上,吩咐:“让那些巡城的注意着点,一旦发现了那允人就抓起来,叫他有去无回!”

    漠沧无忌虽在言辞上放浪不羁,但行事却还是谨慎,毕竟那是神将司派来的杀手,总是要让人忌惮三分的。

    沧狼连声遵命后,余光里发现漠沧无忌已经开始坐下准备饮茶,心里那只鹿才渐渐安分下来。

    漠沧无忌哂了口茶,眉目有所舒展。他忽然意识到差点忘了正事,便开口问:“这两天,本王那两个弟弟可有什么动静?”

    自打沧狼跟了漠沧无忌,十多年来如一日,这句话都快被问烂了。

    沧狼压了压眉,大脑飞速旋转,已经失了一策,这回他得点重要的线索出来,毕竟被主人一次次嫌弃的日子简直就是玩油锅煎熬。

    “回王爷,平王殿下整日坐拥风尘府,一心一意网罗、甄选秦淮各地的美男子,沉迷于男色之中无法自拔,其他的事,一概不问。”沧狼回道。

    平王生来就是个怪胎,风尘府里天下各路美男的数量毫不亚于女人,多少男子曾日日夜夜陪他从双珠池大战到**榻。平王这点事早就传遍了整个漠沧,漠沧皇因此觉得颜面扫地,从来都没重视过他。

    单凭这一点,平王根本无法对漠沧无忌的仕途构成威胁,但也不存在被人操控的可能,在这个云谲波诡的宦海浮沉中,漠沧无忌深谙此意,所以不得不防着。

    不过这里是黎桑,平王掀不起什么风浪,一切都会在他的掌控之中。

    漠沧无忌点了点头,让沧狼继续下去。

    “太子殿下一入秦淮便流连于秦淮河的山山水水,早出晚归,身边也仅有随从阿信一人,即便回到宫中,那些平日辅佐太子的东宫官似乎都被他拒之门外。”沧狼回道。

    “置身山水,不理政务。”漠沧无忌用手指点了点桌子,眼中若有所思,道:“这可不像他的作风。”

    沧狼补充:“奴才听闻,在漠沧时太子就曾命人请了很多仇国的画师专门绘制了秦淮的秀丽风光图,并把它们摆在寝宫之中,想来应是心恋黎桑的风光已久。不过这黎桑物华天宝、人杰地

    灵,确实是片诱人的沃土,难怪我皇会一心想要征服。”

    沧狼所之事,漠沧无忌怎么会不知道,那年漠沧无忌十三岁,他十六岁,父亲意外看到这些属于黎桑的画时,他便借机弹劾,欲让太子披上一个身在母国却心系敌国山水的叛国罪名,结果却事与愿违,父亲大声地夸赞太子心怀大志,年少便有搏取山河的雄心,并当场赐下天子御剑。而他,反倒落了一个构陷太子的罪名,因此被禁足寝宫整整三个月。

    漠沧无痕一出生额头便带着金光,所有人都认为那是漠沧天神赐予的福泽,父亲当时便将漠沧无痕立为太子,更开始对之无尽宠爱。他的父亲怎么可能会相信他,十几年来,他的父亲从来只相信这个从一出生就被立为太子的人。

    陈年旧事在漠沧无忌眼中一一浮现,这么多年过去了,他从来都忘不了。

    “一个看惯了圣洁天山和浩瀚雪野的人,怎么可能会忽然恋上碧水青山和十里画舫。”漠沧无忌悠悠道,眼神开始变得很坚定。千丝万缕中他发现,如今漠沧无痕的行为完美重合了当年画卷之事,既然山河已搏又为何会不问政务,反而痴情秦淮山水,其中定藏着什么。漠沧无忌忽然狡黠一笑,道:“这场戏,真是越来越有意思了。”

    “王爷放心,奴才定好好盯着,保准让您看得尽兴!”沧狼双手拱起,眉飞色舞地回道。看到手势后,知趣地退了下去,动作一气呵成,毫不拖泥带水。

    时间的齿轮像一把锋利的弯刀,在这座充满腐臭的都城静静地转动。

    已经是秦淮出事的第四个夜晚。

    一堵堵厚厚的城墙已经出现在孤寂的秦淮河畔,它们像一只巨大的饕餮一动不动地卧在那里,静静地消化肚子里的食物。显然这顿由新鲜生命组成的晚餐很丰盛,它很满足。天空太过黑暗,从北边吹来的风一不心撞在这只怪兽身上,吓得魂飞魄散,无影无踪,留下一些凄厉的嘶吼声。

    方圆几里,那些鳞次栉比的勾栏瓦舍、大街巷黑压压的一片,那里的人早就逃的逃,死的死。只有在午夜时分,那些生前放不下恩怨情仇的鬼魂才会回来,飘荡着,盘桓着。

    而正一点点被火把照亮的地方是远处的难民营,那是一些由木头临时搭起来的营帐,里面圈禁的都是一些用劳动力这张护身符暂时维持生命的男子,营帐被一堵厚厚的石墙包围着。石墙上烈烈燃烧的火把倒映出几个被风玩得变形的影子。几个漠沧士兵守在那,脸冻得发紫,整个人畏畏缩缩的。

    “哎呀!救命呀......”

    娇弱的声音传了过来,同时惊动了两处的人。

    长得高高瘦瘦的领头军官最先察觉,才不到五步的距离,竟看傻了眼。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步步为饵》,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在地球提取万物〕〔步步为饵〕〔遣返者的游戏〕〔心电猎手〕〔权欲场〕〔重拾璀璨星光〕〔末道符师〕〔少年风水师〕〔苏茜茜小陈叔叔免〕〔洛尘大乔小乔〕〔第一刺客女婿陈平〕〔我!能听见心声〕〔总裁霸宠小萌妻简〕〔一世巅峰〕〔皇后她每天都想篡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