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乔千羽〕〔宁凯〕〔安姐〕〔陆恪〕〔罗伯特〕〔陆淮左〕〔千金归来,帝少枭〕〔极品透视小仙医〕〔重生八万年〕〔一胎双宝:爹地请〕〔龙柒柒〕〔小皇帝〕〔苏大丫〕〔容黛霍少霆〕〔浓情假爱:神秘老〕〔神级狂婿〕〔叶南弦全文免费阅〕〔情定一生无悔过〕〔一胎两宝老婆大人〕〔神医狂妃甜且娇全
55dns加速器      小说目录      搜索
步步为饵 第006章 回头,情已成殇
    白饵屏住几口气,然后再深深把他们呼了出来,她想让自己冷静下来,可心里却越来越乱,她能做什么,冲过去杀了他们?还是把姐姐替下来?不,前面可是一群风人,他们可没时间做这笔交易。

    “何辄,”这个名字下意识地在脑子里弹了出来,“对,何辄!”

    或许,在这个紧急的关头,只有何辄有这个能力帮她。

    不,可是她已经伤透了何辄的心,而且她欠他的太多太多了,“若他日有难,我绝不护你”,这几个字犹在耳边似的,她恐怕这辈子都忘不了何辄对她出这句话时的神情。难道就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姐姐被......?她不敢再想下去。

    那就欠一辈子吧。

    她拼了命地往身后奔。满街都是风人,但她只想赶紧找到那个叫何辄的仇人,这个人并不难找,因为他披着一身白甲,穿着高筒黑靴,拿着弯刀,风人军官特有的服饰。

    最终,她在街头找到了他。

    “白饵。”何辄看着她从远处跑过来,疑惑道。

    “救救我三姐,求你救救我三姐,她正被风人拖进藏娇楼,你救救她!”白饵的声音很急,带着喘息。

    何辄半晌没话,没有看她一眼。身后长长的披风随风摆动。

    白饵愣住了,眼前的何辄好像再也不是她认识的那个何辄,像是个路人,她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一个人怎么可能在一夜之间变成路人。

    可是她又有什么理由奢求他呢?一切不都结束了吗?

    她拉住了何辄的手,摇晃着,泣:“我三姐沦落到这个地步可都是因为你啊,她那么爱你,为了我三姐,你去救救她吧!”

    “白饵,你难道还不明白吗?”何辄对上她的眼睛,那双从未如此恐惧的眼睛,“你知道我想听什么。”

    白饵突然停了停,回:“为了我,为了我!”泪水喷涌而出,“为了我你去救救她,求求你去救救她,不然她真的会死的......”

    白饵哑着声音,整个人无力的像一张薄薄的纸片,快要跪在何辄脚下。何辄紧紧地扶住了她的双手,静静地凝视着她,她终于明白了。

    何辄转身而去,眼角飞落一滴热泪,一寸冰雪慢慢融化。

    白饵跟了上去,她知道,她欠何辄的一辈子都还不清了。

    白饵忍住泪水静静地等在藏娇楼外,此时何辄已经出来了。白苓被何辄揽在腰间,长长的披风严实地裹着她的身子,三千青丝在空中飘荡。

    白饵扶住了三姐,她想要带着姐姐回家,离开这个杀人不见血的地方。

    空气十分冷寂,时间仿佛停住了。白苓一双干涸的眼睛垂视着地面,然后扫向何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三个巴掌狠狠甩在他脸上,冷笑道:“在里面的时候,我的心里是你。”

    白苓心里很平静,从那一刻起,似乎不会有波澜。

    谁都没有话,除了凛冽的寒风。

    转身,白苓沉重的脚印一步步踏在那条离开藏娇楼的路上,身后的高处,藏娇楼上的女子迎风而立,欢声笑语中透着最简单的快乐,世人都这样的女子是世上最低贱的人,卑躬屈膝,任人操控,活得像蝼蚁一样卑微,他们也是世上最可怜的人。但他们活得比谁都明白,活得比谁都自由,因为他们的心里,没有情

    爱,没有痛苦,因为,中过这世间最深的毒后,他们还会怕什么呢?那一刻,白苓彻彻底底的明白了。

    白苓突然笑了,很清澈。

    何辄扬起头,皎皎星目静静看着远去的白饵,四目相望那一刻,他忽然记起了第一次见她时的样子。一席白色的流苏裙在她曼妙的舞姿下,随风摆动,像一朵绽放的白梅,她就开在水榭歌台旁边,开在秦淮河最美的地方,冰清玉洁,她有着世上最好看的容颜。他就站在人群中,静静看着这张脸,暗暗发誓,绝对不会让她的眼里充满绝望。

    最终,她消失在街市的拐角处,她的背影深深地烙印在他脑海里,不会忘。

    雪地猝然陷下去,何辄坠倒在地,数十个拳头狠狠砸在他的身上。

    何辄死了。

    死的那一刻,他看着漫天飞舞的大雪,心里想了很多很多。从决定帮白饵那一刻起,他就料到会有这样的下场,藏娇楼并不是普通的地方,那是风人的地盘,进出的都是一些高层的军官,可他只不过是披着风人的皮活着的仇人,注定被轻视、被践踏的仇人,改不了的。

    在秦淮人眼里,他是风人的走狗,一只贪生怕死的走狗。但他从来都不怕死,他过,人死是因为万念俱灰,活着是因为眼里仍有盼头,在大船上,当风人的弯刀指向他时,他在生与死之间选择活下来,只是为了再见上白饵一面。虽然,这个选择后结局仍是把自己害死了,但他从来不觉得自己做错了,他对她过的那些决绝的话根本无法掩饰他内心最初的想法。

    可惜这些话他没法亲口告诉她了。

    何辄慢慢阖上了眼眸。

    泼天的大雪洋洋洒洒,藏娇楼前过往的人停停走走,眼神严厉,嘴里的液体都往一个方向飞去。雪地上留下一个个漆黑的脚印。

    从藏娇楼回来的白苓开始缄口不言,柳氏终日郁郁寡欢,而母亲则夜夜以泪洗面。

    并不是白饵不惜命,但人只要活着就不得脱离生计两个字。白饵不得不冒着危险去外面寻找食物,虽然前路渺茫。

    白饵走在路上,发现路上的人好像在议论些什么,当熟悉的名字跳入耳中时,白饵的心好像被什么揪住了。她不敢相信何辄竟然死了。时间地点她都听得很清楚,可她就是无法接受这个突如其来的事实。

    何辄真的死了。

    他不是漠沧的军官吗?他怎么可能会死?白饵倒在雪地上,眼前似乎一片漆黑,不,他是黎桑仇人。她曾对风人抱有过一丝丝的幻想,她相信并不是所有风人都惨无人道,但凡这一点,黎桑人就可能还有生的希望。结果呢?终究还是太天真了,那一刻,她终于意识到黎桑的仇人注定会一个个死在风人手里,何辄的死就是最好的证明。

    白饵从雪地里爬了起来,努力睁开眼睛,看着天上从云层里射下来的薄薄日光,她知道,死期正在不远处一点点逼近,白家绝不能坐以待毙。

    夜幕拉了下来,白家老宅堵的像一个脂粉奁,严严实实,密不透风。

    “嫂嫂,东郊这一带已经不安全了,即使我们白天不出门,晚上不燃灯火,可风人总有一天会发现这里的,我们得想办法离开这里。”白饵和柳氏一同坐在院子里,话的声音很轻,也很急。

    “我何尝不知,可白家数口人怎可能走就能走,况且你

    父亲和大哥还在秦淮河边修城墙,也不知道是什么境况。一旦我们离开了,他们又如何寻我们。”柳氏忧心道。

    白饵两手撑着脸,像在思考什么。忽然,屋内母亲的咳嗽声打破了整个院子的宁静。

    二人不淡定地进了屋子,柳氏轻轻拍着母亲的后背,显然家里出事后,母亲的身体大不如前。

    母亲皲裂的嘴唇微微颤动:“饵啊,最近我老梦见你父亲和你两个哥哥一个个被风人活活打死,你二哥一直喊着我,让我救他、救他。只要我这老眼一闭,你二哥的哭声就一直响,一直响,我这心窝子像是被刀子割了似的。”

    母亲的声音很颤抖,像两根棒子,一阵阵地敲打着白饵心里那只鼓。

    白饵忽然生了一个念头,她要把父亲和两个哥哥从风人的重围里救出来,她知道,只有这样,白家才能彻底离开这里,白家才能正真活下去。

    白饵给母亲喂了药,母亲才渐渐睡下,看着头发苍白的母亲,今夜又该是一个怎样的噩梦缠着她,白饵不敢再想下去。她静静躺在床头,四周一片漆黑,想了一夜,父亲和哥哥们该是一个怎样的处境,仅凭她一人的力量,怎样才能从虎口中救出父亲和哥哥们......

    秦淮河城门外,一条宽阔的林荫道从城门口一直铺展下去,看不到尽头,显然,地上的雪被铲干净了,只留下一层厚厚的灰,风一吹,把上面的马车和人的脚印深深掩盖。

    “什么人?站住!”

    看守城门的四个漠沧士兵被横空飞来的一道人影惊醒。

    只见黑影越过树梢,突然消失在黑暗里,只留下地上一道斑驳的树影,开心地摇曳着。漠沧士兵眼里闪过警觉的光芒,齐刷刷地抽出刀鞘里的弯刀,各自往四面八方瞄去。脚下的树枝被踩得惺忪作响。

    “嗖!嗖!嗖!”锐利的飞镖声从远处呼地传进士兵的耳朵里,可完全不知道它在哪,警觉的眼睛一下子被黑暗蒙上,方向突然就这么失去了,毫无头绪。迎接他们的,只能是死亡。

    四声惨叫惊破了四周的宁静,很快,这里闹出的动静便引来了一堆从城门里鱼贯而出的漠沧士兵,拉开的弓弩正往树梢上整齐地射去,冗长的弧度在天空中拉开,尖利的箭头穿破无数尘埃,发出嘶厉的响声。

    黑影的轮廓渐渐在空中浮现,三千长发被风扬起,一双有神的星目似乎能洞悉一切,正淡淡扫过滑偏的利箭,整个身子悬空而落,静静地玉立在地面,嘴角露出轻敌的笑,那是一个年纪差不多十八的男子。

    他旋即转身,朝向这群漠沧官兵,“就凭你们这几个人,还想挡我?”

    男子的话里充满了挑衅,这样做的后果便是,所有的弯刀都开始朝他砍去。男子瞟了一眼他们身后已经打开的城门,似乎目的已经达到,于是,便借着士兵中间渐渐分开的空隙,整个身子开始压了下来,灵巧地从士兵身边滑过,惹起的尘埃差点要把那群士兵呛死。

    这次他没有回头,只是一个劲冲入城门,很快便消失在两道宽敞的甬道上。

    领头的漠沧士兵本想追了上去,但人已经无影无踪了。他检查了一下地上已经死了的四个士兵,他们的脖子上都有一只镖,镖是金色的,血在镖上缓缓溢了出来,突然,金镖上的三个字变得清晰。

    神将司。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步步为饵》,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在地球提取万物〕〔遣返者的游戏〕〔步步为饵〕〔心电猎手〕〔王爷是病娇,要宠〕〔诈尸农女:带着萌〕〔总裁霸宠小萌妻简〕〔苏茜茜小陈叔叔免〕〔拾娇〕〔重拾璀璨星光〕〔联盟之侠客行〕〔晚上见,蜜婚老公〕〔梦里相思浓〕〔秀色田园:农家女〕〔带着拳皇技能来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