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汉时明月之夜未央〕〔都市妖灵〕〔云曲图〕〔暴力丹尊〕〔异世丹帝〕〔我在玄界修仙法〕〔诸天从充电开始〕〔我从系统买绝学〕〔我出生就无敌了〕〔斗罗之魔君〕〔恩泽万世〕〔穹天女帝〕〔马谡别传〕〔我的英雄是不死的〕〔都市之天降鸿运〕〔总裁,你乖一点〕〔少侠请开恩〕〔超神大掌教〕〔冷宫娘娘有喜啦〕〔赫连夫人的马甲有
55dns加速器      小说目录      搜索
步步为饵 第002章 逃亡,大雪泼天
    门外,风雪呼啸。

    “白饵,快跟我走!”话的人是一个与二哥白砚差不多的年纪和身形的青年男子,头上的斗笠已经积满了一层雪。

    白饵见此,出了门,并把门带上,不解地问:“何辄,你怎么会在这?”

    “别了,快跟我逃吧,我带着你走,从此我们浪迹天涯,你再也不作歌女,我养着你!”何辄得很急,一心要拉着白饵的手,决意带她走。

    何辄疯了不成?明日就是他和三姐大婚的日子,他怎么能出这样的话?白饵一下子惊住了。

    “何辄,你知道你在什么吗?你可是我的姐夫,这话若是被我三姐听到,你让我如何自处?”白饵狠狠把何辄的手甩开,脸上很是生气。地上的雪有些打滑,被二人踩得惺忪作响。

    “你知道我心慕的人是你啊。秦淮河的水榭歌台上,自打我第一次见你,我就倾心于你,这些你都知道的啊,我和你三姐的婚姻是我父亲一手掌控,这向来不是我的本意,我至始至终爱的是白家的四女白饵呀!你还不明白吗?况且,我和你三姐明日的婚事是注定办不成的,我也不可能成为你的姐夫,我只做你的相公!”何辄激动解释着,声音越来越大。

    完后何辄总感觉脸上有个火炉在罩着他。平日里何辄多次明里暗里的挑明自己对白饵的心意,可如此毫无技术含量的土味的情话这次却是第一次明目张胆、毫无保留地出来。

    简直不可理喻,毫无逻辑可言,这个男人一定是疯了,白饵的心跳登时就加快了,她分得清楚,这绝对不是被表白后的紧张感,而是有什么大事要发生的危机感。

    白饵一边打探着四周,一边生气地问:“你这话什么意思?你如何不是我的姐夫?明日的婚事为何办不成?你若想逃婚,不仅我不答应,我三姐也不会答应!”

    “不是我想逃,是整个秦淮的人都在逃!我父亲已经从外邦得到消息,漠沧风国今夜将横渡秦淮河,明日整个秦淮将不复存在,我父亲已经在柳叶渡备好了大船,现在你就跟我走!”罢,何辄便拉着白饵往外走。

    大雪一个劲地扑在二人的脸上。

    “何辄,你放开!这不可能,这繁盛的秦淮怎么可能没就没,你只不过想逃婚,扯谎骗我跟你走!我是不会相信你的!”白饵压着声音叫了出来。

    什么横渡秦淮,什么不复存在,白饵脑子里乱糟糟的,下意识推开了何辄,跑进檐下。何辄一不留神滑倒在雪地,斗笠上的雪一同滑了下来。何辄连声唤着白饵的名字,却无回应,只能绝望地看着门被白饵狠狠锁上。

    白饵入了正堂,屋内暖和了许多。

    “饵,可是你父亲回来了?”母亲急着问。见白饵不作声,神色有些不对,又问:“可是遇上什么事了?”

    “没...事...”白饵心不在焉回。何辄的话像无头苍蝇一样,一直绕着她嗡嗡作响。

    “没事却为何去了这么久?我似乎听见何辄哥哥的声音了,”三姐白苓怀疑地盯着白饵,又惊奇地问:“是何辄哥哥来看我了吗?......准是!”

    白苓心里越想越欢,一个劲冲出正堂打算探个究竟,不料走得急,和迎面跑进门的桃桃撞了个正着。白苓朝桃桃嚷嚷了两句,显然有些不顺。

    白饵看着桃桃眼神无光,面色不太好,像是受了什么惊吓,赶忙将她拉到自己身边,紧紧

    揽在怀里。母亲一旁责备:“桃儿,院子里雪大,不要随处乱跑。眼下夜也深了,你们的父亲未归,生儿去打听消息也未归,无论外面发生什么,都不要慌,不要乱,都坐下,哪也不许去,就在这陪我一起等你们父亲和大哥回来。”

    大家都没再话,只是陆陆续续坐下来,等待父亲和白生回家。堂下炉火烧得正旺,空气中氤氲着冷寂的白色气体。炉子里的火焰燃烧着漆黑木炭,发出了烈烈的响声。

    夜深,人定。

    桃桃年幼不经困,便早早睡下,柳氏又去温了一遍饭菜,白苓欣喜若狂回房试了明日的嫁衣,白砚在外面守着。白饵同母亲守在炉火旁,话题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了。

    “白家虽不算什么富贵人家,但几十年来,日子过得倒也顺意,无病无灾,全凭老天眷顾。我和你父亲老了,也别无所求,能看着你们几个,平平安安的,就是最大的心愿。可喜你大哥有了自己的家室,白苓亦有了如意郎君,但桃桃年纪尚,胆子也,你和白砚也长大了,白家还要靠你们支撑下去。事事都难料,不管这天要怎么变,你们切记不可自乱阵脚。”母亲不紧不慢地着,时不时望向外面。

    “如意郎君”四字,在白饵听来,总觉得有些伤感,母亲所的如意郎君只不过是表面的。

    当年何辄的父亲去外邦做生意,半路却遇上了劫匪,好在碰上了替马帮送货的父亲,白家向来心善,便救了何父一命。何家虽算不上高门大户,但也是富贵人家,为了报恩,何父根本就不在乎什么门当户对,便来白家替儿子提亲。按照礼数,长女先嫁,三姐与何辄的婚事就这么被定下来了。

    而三姐自就恋慕何辄,在三姐眼里,何辄自然是她的如意郎君。

    但婚姻向来不是一个人就能断定的事,若是两情不能相悦,这段婚姻注定就是个死结,何况在建康这个繁盛的年代,当各种不论是名贵还是下等的绸缎都纷纷绣起了个性张扬的花纹时,那些所谓的老祖宗留下来的条条框框根本压制不住年轻人对追求心灵的自由的渴望。

    而何辄便是一个典型,他爱上的是秦淮歌女,一个他不该爱上的人。

    白饵把思绪拉了回来,听着母亲一席话,方才的不安也渐渐释然了,劝慰道:“娘,您就放心吧,无论发生什么,我和哥哥一定会守着白家的。您也别担心了,父亲和大哥很快就会回来的!”

    “父亲、大哥回来了!”尖利的声音一路传进内宅。

    母亲和白饵欣喜地起身,踏出堂相迎,心中悬着的石头终是落下了。

    “爹”白饵语气渐渐淡了下来,她发现父亲脸色极其沉重,何辄带给她的恐惧一时间不可操控似的,铺天盖地席卷而来。这时,柳氏和白苓也赶来看父亲。

    “今日我替马帮那伙人送货,结果马帮的人却并未出现,在打听他们消息的路上,竟然看见和亲公主沐禾被一辆载着死牢的马车送回皇城,后来才知道,马帮帮主已经被漠沧国的风人杀了,马帮的数千匹壮马和粮草悉数被他们抢去,这才知道,秦淮要出大事了,”父亲顺了几口气,沉重的声音像闷雷,“漠沧风人手持弯刀,残酷无比,遇人便屠,杀人手段更是歹毒,我险些被几个风人发现,跑了十几里路才逃回来。”

    父亲所带来的噩耗犹如惊天霹雳让众人大惊失色。

    白饵冷冷地僵在那里,似乎没有听到父亲方才都

    了些什么。白苓几乎要哭出来:“这不可能,娘,你告诉我,爹爹的不是真的,这不可能啊,我们住在天子脚下,自有天子庇佑,不会出事的......”

    母亲紧紧攥着白苓的手,不话。

    “朝廷的事,我们又真正知道多少呢,这把火沉寂了这么多年,终究还是要烧起来了......”父亲语气透着不可名状的悲凉与无奈。

    那一刻,白饵突然相信了何辄之前讲的话。这些年来,身为黎桑仇(qiu)国秦淮一带的歌女,游走于达官贵人之中,她知道,父亲所的这把火是什么。

    十八年前,黎桑仇国为止戈漠沧,将沐禾公主送去漠沧风国和亲,以求天下太平,奈何漠沧风国却从未真正臣服于黎桑,沐禾公主产下的女儿不到一岁便夭折,沐禾便被安上了谋害皇嗣的罪名,漠沧皇便借此将沐禾打入冷宫,黎桑皇为维护天下利益,对此置之不理。

    十八年来,漠沧无数次明里暗里借机挑衅,黎桑皇都给予纵容。谁都不敢相信,当初仅仅是弹丸之地的漠沧国如今却实力雄厚,开始对天下四方虎视眈眈。

    “赶快收行囊,大件重物别带,只备些散碎银子,咱们连夜就逃,外面风雪泼天,行路不便。白家数口人,行程吃紧,不可再耽误了!”父亲急切地吩咐着,声音有些吃力。

    母亲扶着父亲坐下歇息,一切不容思,柳氏和两个哥哥赶忙下堂准备,白饵准备唤醒睡下的桃桃。

    “我不走!我哪也不去,我要在这里等明天何辄哥哥的花轿,他过,他会来接我过门的,我不能走,我不能抛弃何辄哥哥!”白苓已然泪眼决堤,难以控制慌乱的声音。炉子里透出的火光把她鲜红的嫁衣照得格外刺眼。

    “苓儿,我们没有明天了!秦淮也不会有明天了!在我回来的路上,何辄一家已经走了。”父亲含泪告之。

    白苓听此,心如同被人划开一条口子,让她喘不过气来。白饵看着姐姐这般难受,心中心酸至极,她不敢告诉姐姐今日何辄来找她的事,不敢亦不能,她得藏着,瞒着。

    白苓摇了摇头,她不相信父亲的话,颤抖着双唇:“何辄哥哥不会抛下我的,他一定在等我,对,他一定在等我,我这就去找他!”

    母亲一把拉住她,苦苦劝慰。白苓哑着声音拼命地求母亲让她去见何辄。

    “三姐。”这次拉住她的是白饵,白饵走到姐姐身边,从身后掏出一支簪子,强忍着泪水,微笑道:“这是今日姐夫托我送给你的簪子,本来让我在明日为你梳妆时偷偷给你带上,好给你一个惊喜,如今事态紧急,这支簪子就给姐姐保管。等到咱们安顿好,姐夫一定会来找我们的,到那时,你再把这支簪子戴在发髻,姐夫见了,一定欢喜。”

    白苓接过簪子,心里突然很感动,她朝妹妹点了点头,她知道他的何辄哥哥没有丢下她,她要等他,无论多么难,她都要等他,借着火光,她发现这支簪子美极了。

    劝罢,白饵要去叫醒桃桃。阴暗处,她旋即将崩落的泪擦干。她知道,这只簪子是她事先准备好要送给姐姐的贺礼。何辄撒了一个弥天大谎,她不得不将这个谎替他撒下去。

    夜半子时,最后一盏灯被吹灭后,白家数人皆从后院离开了。透过窗户,正堂那些被残雪掩盖的炭火所生出的寒烟,借着东风一路飘向被大雪吞噬的秦淮河,那个注定没有明天的方向。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步步为饵》,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在地球提取万物〕〔步步为饵〕〔遣返者的游戏〕〔心电猎手〕〔权欲场〕〔重拾璀璨星光〕〔末道符师〕〔少年风水师〕〔苏茜茜小陈叔叔免〕〔第一刺客女婿陈平〕〔我!能听见心声〕〔洛尘大乔小乔〕〔总裁霸宠小萌妻简〕〔一世巅峰〕〔皇后她每天都想篡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