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是都市医剑仙〕〔回到古代当匠神〕〔最佳娱乐时代〕〔人皇纪〕〔邪皇爆宠:毒医娘〕〔鬼夫王爷莫冲动〕〔天道罚恶令〕〔BOSS来袭:甜妻一〕〔极品天医〕〔最强奶爸修仙路〕〔三寸银河〕〔天命女相师〕〔屠魔工业〕〔云归深处〕〔我又轰动全球了〕〔你是我青春里唯一〕〔极品萌宝:霸道爹〕〔私密关系〕〔放浪形骸歌〕〔全都知道我爱你
55dns加速器      小说目录      搜索
哥特萝莉侦探记 第三十五章 断掉的线索
    宽阔而清澈的莱茵河,透过碧绿色透明的河水仿佛能看见河底的沙石,鱼儿在河里欢快的嬉戏着,好不融洽。

    这条横穿了整个绿区的宽广的河流一直以来都是交通运输的重要通道,他的发源地处在遥远的红区的一座高山上,具体的位置已经无法考证。莱茵河顺着河道流入帝都将整个城市一分为二,无数的商船游轮航行于宽广的河道上,热闹非凡。

    废话真多。某银毛萝莉斜着眼睛吐槽道。→_→

    咳咳,莱茵河旁,本来只是一处人迹罕见的石滩,但是此时此刻却围拢了不少警察。

    琼斯站在一旁狠命的抽着烟,仿佛这只烟突然把他怎么了一样。羽泠也站在一旁,有些焦躁的用伞不停的戳着地上的石头。

    时间推移到不久之前,疯狂运作的ctos系统没过多久就找到了和画像上的男子相似度高达百分之六十七的一个嫌疑人,经过怀特的确认证实了就是之前的那名男子。

    就着这一条线索,警方顺着系统给出的路线一路追踪,最后追到了靠近莱茵河的最后一处监控处就消失了。然后这件案子就和警方的重案组操办的另外一件案子戏剧性的重合了。

    莱茵河杀人抛尸案。

    尸体是今天早上的时候几个晨跑的中年人发现的,当时尸体就浮在在河岸的边,当时他们以为是谁乱扔的垃圾,也没怎么放在心上,反正就是抱怨着走下去,想把垃圾拖上来丢掉顺便再找相关部门投诉一波。

    当他们将以为的垃圾拖上来看清楚的时候,当即就吓坏了,现在还在警局里请心理医生开导着呢。

    说实话,尸体的样貌确实挺吓人的,眼睛像是用尽全力一般睁到最大,眼珠子仿佛都要突出来了,嘴巴大张着,脸上写满了不敢相信的表情。

    脖子上有一道长长的伤口,一击撕开了大动脉,最后因为失血过多而死,因为在水里泡久了的过,现在伤口边缘有些发白。额外吓人。

    琼斯把烟头从嘴里吐出来,狠狠的踩了几脚,想再从口袋里面拿一根的时候却发现已经没有了。

    “呐,来一根吧。”一根烟递到了琼斯面前。

    “谢谢。”琼斯抬头看了一眼自己在重案组中的同事兼死党,接过烟点燃狠狠的吸了一口。

    “所以说这个叫做刘嘉龙的小混混到底做了什么,怎么你们都追查到他身上了。”琼斯的朋友,重案组的小组长莱特·布鲁因吸了一口烟,咧着嘴,看了看一旁站在一起的羽泠和茧澪,“而且连你的那个武侦朋友都来帮忙了。”

    作为同事更是好朋友,琼斯也没什么好隐瞒的,有些低沉的语气说道,“就是今天上午的我接手的那个案子你也知道,最后查到了背后可能存在一个危险的电子黑客。”说着用手指了指地上的尸体,“他就是目前唯一的一个线索。”

    “额。”莱特有些同情的拍拍琼斯的后背,“没事慢慢来,咱两一起,总会抓到那个混蛋的。”

    “但愿吧。”琼斯吸了一口郁闷的烟,“现在可是真的一点头绪都没有了。”

    “不要急嘛。”莱特安慰道,“你看看,那次案子一开始是有头绪的,最后那些罪犯还不是逃不掉。总会抓住的。”

    琼斯没有回答,只是重重的叹了一口气。

    “好了好了,不要再纠结这个了。”莱特勾住琼斯的脖子,调笑道,“话说你的那个武侦朋友好漂亮哟,说,有没有监守自盗?”^_^

    “少来了。”琼斯将莱特的手从肩上拉下去,“还是先专心破案吧。”

    “行了吧你。”莱特有些无奈的摇摇头,“以你现在的状态能查的出来什么东西,放宽心一点,你看你的武侦朋友,心态……真她喵的好……”Σ(°△°|||)︴

    莱特不经意的转过头,突然呆住了,下意识的爆了一句粗话。

    琼斯颇有些无语,虽然已经基本上猜到了,但是你能不能不要在案发现场和奶茶啊喂,先不说你这奶茶又是从哪里来的,你先给我严肃一点好吗?(ー_ー)!!

    “啊湫。”羽泠打了一个喷嚏,双手紧紧的捂着手上的那杯温热的奶茶。嗯?还是热的?

    “少主?”茧澪有些关切的问道,“你冷吗?”

    “不冷啊。”羽泠摇摇头,笑着看着茧澪,“别担心啦,俗话说的好,一个喷嚏有人想,两个喷嚏有人骂,多半是谁在想我。”

    那你还真是应该打两个喷嚏啊,琼斯无语的想道,什么歪理。?_?`

    羽泠回过头,脸上的表情渐渐的变得严肃,仿佛在纠结着什么。

    用还是不用?羽泠的手指轻轻地拂过自己的眼角,最后摇了摇头,算了,还不是时候。

    “组长,尸检报告出来了,您看?”一位警员拿着终端机走到莱特面前,敬了一个礼。

    “给我还有琼斯各发一份吧。然后把尸体回收了吧。”莱特说着看了一眼羽泠,“给她也发一份吧。”

    “明白了。”警员点点头,在终端机上操作着,然后重新敬了一个礼,走开了。

    “你怎么看?”莱特看着收到的报告单,问道。

    琼斯皱着眉头,“照报告来看的话这人的死亡日期是昨日,那么应该就是我之前说的那些追他的人做的了。在沙石中找到了血迹,也就是说这里就是第一案发现场。”

    “毁尸灭迹?”莱特猜测道,“还是有人专门就是来杀他的?按照这个说法的话当时那些凶手应该追到了这里才将死者杀死,那么凶手是怎么避开所有ctos系统管辖下的监控的呢?”

    “现在都不清楚。”琼斯摇摇头,“不能确定是不是真的有人在追杀他,如果照你的说法的话死者只是一个街区的小混混,那么他是怎么接触到这个电子黑客的?要知道两个人几乎处在不同的层次面。”

    “这也是一个可能性。”莱特反驳道,“只要有一丝可能就不能排除,虽然这个剧情看起来像是故事一样,但是也不是不可能的啊。”

    “我又没说不可能。”琼斯嘟囔着,不经意的抬起头看了一眼羽泠,这次真的愣住了⊙?⊙!

    此时的羽泠正站在河岸边,浑身颤抖着,手上好像拿着什么东西,琼斯不由的有些担心的走过去,恰巧看见了羽泠精致的侧脸上那从未表露出来过的有些狰狞的表情。

    “流歌?”琼斯担心的问道,“怎么了?”眼睛就装作不经意的向羽泠手上拿的东西看去。

    “没事。”羽泠的表情瞬间恢复自然,飞快的将手上的东西收回口袋中,闭上眼睛深呼吸一口,就又恢复了平时的样子。

    “你真的没事吗?”琼斯很明智的没有问羽泠刚刚藏起来的是什么东西。

    “真的没事。”羽泠摇摇头,拿出了终端机,走向莱特,“走吧,我来说一下我分析的结果吧。”

    琼斯看了看刚才羽泠站过的地方,又有些疑惑的看了看脚步有些僵硬的羽泠,有些奇怪的歪了歪脑袋,跟了上去。

    “根据尸检报告。”等到琼斯了过来,羽泠像是没事人一样的直接开始了,“死者应该是被人从正面用锋利的利器割开大动脉导致出血过多而亡。”

    “等等?”莱特皱着眉头打断了羽泠的话,“你怎么知道是从正面?凶手也可能是从侧面或者背后动手的啊。”

    羽泠破天荒的没有直接怼回去,而是耐心的解释道,“从利器的入点来看是从死者的右侧下的手,所以凶手应该是直接挥刀切开的死者的脖子。”

    “等会。”琼斯提出了质疑,“凶手不会是左撇子吗?”

    “不排除这种可能。”羽泠点点头,“但是你别忘了死者那个惊恐的表情,这个表情充分说明了他是眼睁睁的看着凶手向自己挥动的凶器的。”

    琼斯感到有些奇怪,怎么今天,总是感觉羽泠的话老是怪怪的,不由的皱了皱眉,问道,“死者应该是挣扎了一下才死的,这个表情完全有可能是死者在面临死亡的时候自然而然产生的恐惧的表情,不能说明什么呀。”

    “我之前看了看那边的石滩,还有死者的脚。”羽泠摇了摇头,解释道,“死者的脚后跟上沾着泥土,地面上的石头虽然不明显但是还是留下过翻动的痕迹。那么,”羽泠后退一步,用脚后跟踢翻一块小石头,“完全可以猜测是死者在恐惧的后退的时候不慎踢翻的石头。那么死者为什么要以后退的方式行走不用多说了吧?”羽泠抬着头看着两人。

    “有道理。”莱特赞同的点点头,“说明死者在害怕着警戒着什么,不得不以后退的方式行动。那么这个害怕的东西……”

    羽泠点点头,“极有可能就是凶手。”

    听着羽泠的分析,琼斯总感觉羽泠今天好像有点不对劲,平时的羽泠不应该是能这么安心下来解释而不怼上两句话的人啊。

    羽泠说话的时候眼神不经意的有些飘忽,好像有些心不在焉的样子。在认真思考着羽泠的分析的莱特没有看出来,但是其实看的很清楚。琼斯的脑海中不经意的想起了之前羽泠的反常,心中略微有些烦躁。

    “对了。”羽泠突然抬起头问道,“死者的伤口有多深?”

    莱特愣了一下,连忙摸出终端机,“你等一下。”

    “这个有什么关系吗?”琼斯皱着眉头问道。

    “找到了。”莱特急忙回答道,“伤口深度约为两厘米,刚好……”莱特突然张着嘴,完全的愣住了。

    羽泠的脸色突然隐藏了下来,“刚好完全割开大动脉,而又没有碰到脊椎,对吧。完美而高超的手法呐,恭喜咯,中奖了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都市之梦魇入侵〕〔我在地球提取万物〕〔我在万界送快递〕〔娇妻在上:吻安,〕〔隐婚甜妻:恶魔老〕〔王爷是病娇,要宠〕〔冉魏霸业〕〔桃花不凡:男神,〕〔娇妻种田:山里汉〕〔独家占有:龙少宠〕〔闪婚成爱:总裁宠〕〔婚途有坑:撞倒总〕〔萧阳叶云舒〕〔都市最强打脸升级〕〔皇庄嬷嬷到六零(女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