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只婚不爱:戚总的〕〔暗夜藏锋〕〔我不会抓鬼〕〔长宁帖〕〔三倍快乐〕〔黑白书局〕〔重生之游戏帝国〕〔收租大佬就从摆地〕〔无敌至尊太子爷〕〔旧日主宰〕〔开局提现两百亿〕〔穿越之长公主有吉〕〔诸天扮演〕〔重生后我渣了死对〕〔我真是大救星〕〔锦书雁回〕〔乘龙医婿〕〔篮坛上帝之眼〕〔医品狂少〕〔安之若素叶澜成
55dns加速器      小说目录      搜索
邪皇爆宠:毒医娘亲太逆天 第119章 舅舅一起来上学嘛
    ,。

    星云以前在皇宫生活的那么痛苦,南寒凌音想让他以后都能够过的快乐。

    “对呀对呀,舅舅,你也一起来上学嘛,这样以后我们可以一起,就不需要爹爹和娘亲送我了。”南寒玉麒连忙劝道。

    就是因为娘亲和爹爹每日接送,他在上下学路上的可发挥余地直接降到了零点。

    要知道,赚钱这种事情,当然是在课下最好干了。

    如果以后和舅舅一起,那他……嘿嘿嘿……

    南寒凌音察觉了儿子的想法,但是也没有说什么,只要儿子不杀人不犯法,小赌怡情也可以的嘛。

    和南寒星云谈好上学的事情,三人便向学校的小礼堂走去。

    开学典礼正是在小礼堂举行,一个老头子上台,发表了一番言论之后,便开始了新生表演环节。

    “表演?麒儿,你怎么没有上台表演啊?”南寒星云好奇地问道。

    南寒玉麒不屑地撇了撇嘴巴,“我才不上去表演呢,来来回回排练好久了浪费好多时间,好累的说,最关键的是,大家看了表演也不会给钱!”

    吃力不讨好的事情,南寒玉麒才不会去做呢。

    台上刚表演了两个节目,一个熟悉的身影便从幕后走了出来。

    南寒凌音一看,这不是南寒梦语的儿子萧敏才吗?

    “大家好,我是温阳侯世子萧敏才,我今天表演的是——飞刀!”萧敏才眸中闪过一抹狠色,看向南寒玉麒,“这个节目还有另外一个同学上场,上来吧,我的搭档,南寒玉麒。”

    他特意报了这个节目,就是为了整南寒玉麒,这一次,他一定要南寒玉麒在整个帝都贵族圈里,丢尽颜面。

    萧敏才话音刚一落下,下面便有几个学生起哄着。

    “南寒玉麒,上去啊。”

    “别耽误我们看表演,快上去。”

    “这可是学校的开学典礼,叫你名字你怎么能不上去?”

    “……”

    南寒玉麒一脸茫然,“咦?我没有参加表演节目呀?”

    南寒凌音却是冷笑一声,闭上眸子,这群小鬼,竟然敢排挤麒儿,以后再找他们算账。

    萧敏才站在台上,看着南寒玉麒嘲讽一笑,“怎么不上来?你不会怕了吧?”

    “怕?我会怕你?”南寒玉麒从位子上跳了起来,叉着小腰跳上了高台,“萧敏才,说吧,你到底想干什么?”

    “当然是表演了,我们不是之前商量好的吗,你当靶子,我扔飞刀。”萧敏才故意大声说道。

    南寒玉麒呵呵一笑,“好啊,那你来吧。”

    萧敏才嘴角立刻扬起一抹得逞的笑意,这一次,他一定要把南寒玉麒给杀了,在这表演台上,他到时候只要说一句失手就好了。

    哈哈哈哈!去死吧,南寒玉麒。

    “嗖!”

    萧敏才立刻拿起腰间上挂着的一只飞刀,向南寒玉麒射了过去。

    但那只飞刀还没有到南寒玉麒的面前时,一道金光突然窜了出来,以肉眼根本无法追寻之速度,“啊呜”一口,把飞刀吃了下去。

    观众一脸呆滞,嗯?方才发生了什么?

    就连萧敏才自己,也没有反应过来,刚才发生了什么事!

    第一次没有射中南寒玉麒,一定是运起不好,再来一次。

    “嗖!”

    “啊呜!”

    又是一口,众人终于看到了吃下飞刀的灵宠模样。

    原来金啮鼠啊。

    金啮鼠的牙齿锋利异常,连最坚硬的玄黑铁箱都能够咬出一个洞来,更别说这种小小的飞刀了。

    对幻灵金啮鼠来说,这些飞刀只是吃饭前的开胃菜而已。

    怎……怎么可能?

    萧敏才看到这一幕都傻了,他明明都瞄的很准了呀。

    可恶!

    萧敏才气得将腰上挂着的所有飞刀,一起向南寒玉麒甩了过去。

    “啊呜!”

    “啊呜!”

    “啊呜!”

    ……

    幻灵金啮鼠速度奇快,未等众人反应过来,便已经将所有的飞刀吃了下去。

    “呸呸呸,这个味道太难吃了,这是什么破铁?”幻灵金啮鼠一边吃着,一边嫌弃地说道。

    台下众人愣了一下,而后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

    有趣,真是太有趣了,没想到灵宠还能这么玩。

    南寒玉麒打了个哈欠,看了看萧敏才的腰间,“哎呀,你的飞刀都用光了,接下来该我了。”

    言罢,他也从空间里取出三把飞刀了,只是他的飞刀,比萧敏才的看起来要小一些,但是也更加轻便。

    寒光闪落在萧敏才的脸上,他惊惧地看着南寒玉麒,“你,你想干什么?这里可是学校,有这么多人看着呢。”

    南寒玉麒嘿嘿一笑,“我什么也不干,我只是在表演节目嘛。”

    言罢,他的三把飞刀便“嗖”的一声,向萧敏才射了过去。

    萧敏才转身就要跑,但是他怎么可能跑的过飞刀呢?

    飞刀几乎转瞬之内落在他的身上,紧跟着,他就觉得一阵头皮发凉。

    “哈哈哈!我的天哪!”

    “不行了,笑死我了,哈哈哈!”

    “哎呀,这两个孩子简直太有趣了。”

    “……”

    萧敏才一脸懵逼地看着台下,所有人都在大笑,到底是怎么回事?

    “萧,萧老大,你的头发……”台下的一个人,好心地提醒了他一下,但还是憋着笑。

    萧敏才下意识地拿手在头上摸了摸,一片光滑。

    头发,他的头发呢?

    萧敏才低头一看,他的头发竟然全都掉在了地上。

    刚才,南寒玉麒根本不是想杀他,竟然是想剃他的头发!

    怎么可能,他怎么可能做到?!

    台下众人大笑之后,纷纷看向了南寒玉麒。

    他们刚才可是看的清楚,南寒玉麒手扔三把飞刀,直接将萧敏才的头发全都剃了下来,甚至没有伤到萧敏才一分。

    这样的神乎其技,竟然是一个孩子做出来的!

    简直就是神童呀!

    南寒玉麒招招手,把幻灵金啮鼠收了回去,“表演结束拜拜。”

    给了众人一个飞吻,他看也没看在台上风中凌乱的萧敏才,直接跳了下去,跑到了娘亲面前。

    “娘亲娘亲,刚才麒儿的表演你满意不满意呀?”南寒玉麒抱着娘亲的大腿,嘻嘻笑道。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在地球提取万物〕〔婚路蔓蔓:傅少追〕〔步步为饵〕〔权欲场〕〔我生卿未生〕〔遣返者的游戏〕〔霸道小村医〕〔王爷是病娇,要宠〕〔老公,这次来真的〕〔洛尘大乔小乔〕〔美人我养你〕〔联盟之侠客行〕〔团宠大佬六岁半〕〔我真不是医二代〕〔魔神修行录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