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修仙小村长〕〔不负寒光不负你〕〔最强终极兵王〕〔买一送一:总裁爹〕〔千亿宠婚:重生娇〕〔修罗战帝〕〔美漫之无限附身〕〔暗恋成欢,女人休〕〔农家有女:玄学大〕〔重生,女主虐渣手〕〔农门追妻令:娘子〕〔重生学霸商女:枭〕〔九龙圣祖〕〔快穿女配开挂中〕〔重生通讯教父〕〔杨小天〕〔江鱼〕〔寒门继承人〕〔楚炎〕〔张牧
55dns加速器      小说目录      搜索
拐个王爷乱天下 第076章 这分明是……
    第076章 这分明是……

    在水底无法讲话。

    沐渊白想伸手拉安以绣的手,却被水流冲到一旁,涌入另一个水中通道。

    他们就像两块浮萍,顺着水波,不知道会流到何方。

    过了大概一两分钟的时间。

    安以绣脚下触到地面。

    随着“咕噜”一声响,所有水流似乎都从哪里流走。

    刚刚安以绣在水里呛了几口,差点以为自己要死在水中。

    终于能正常呼吸了。

    只是这里乌漆麻黑,她看不到任何东西,感觉自己和瞎了一般。

    “沐渊白。”

    安以绣忍不住喊着沐渊白的名字,一个人在漆黑的地方,难免会感到害怕,更何况她因为以前的经历,患有幽闭恐惧,虽然平时看不出来,但此时此景,她再也忍不住心里的恐慌。

    回应她的只有她刚刚喊出的空寂回声。

    “沐渊白,你在哪?”

    “沐渊白,你在不在?沐渊白!”

    她喊了很多声,却依旧没有任何人回答,沐渊白就跟瞬间转移一般,没有任何的回应。

    安以绣摸到墙壁,慢慢蹲在地上,双手环抱,将脑袋埋在双膝之间,低声喃喃:“沐渊白……你在哪儿啊,沐渊白……”

    或许因为经历过之前的生死与共,不知不觉间,沐渊白这三个字已经在安以绣的心中变成了可以依靠的存在。

    “呵呵呵。”

    突然,一阵略显低沉的笑声在安以绣耳边响起。

    安以绣下意识捏紧双拳。

    这里除了他们,居然还有第三个人。

    这些天的相处,她知道沐渊白的声调带着点轻佻,而这个声音略显阴沉。

    “你是谁?

    安以绣望向声源,虽然她现在什么也看不见。

    “不用害怕,你过来,你过来。”

    那个声音,试图引导安以绣过去。

    安以绣存了几分警惕,不敢随意踏出任何一步。

    “你是谁?”

    安以绣又问了一遍。

    这次那个声音不再回答她,空气又陷入了沉寂。

    在知道这里还存在第三个人的时候,安以绣心中的恐惧减少了几分,至少这里并非空无一人。

    “你为什么会在这?”

    这上面是一个水池,而这个人应该在这里有段时间,不论如何,一个人是无法长期生活在水中的,除非他不是人,想到这里,安以绣浑身的汗毛不自觉竖了起来:“你是人么?”

    那个声音又响了起来,他先是哈哈的笑了几声:“本……”说到这,他顿了一下道:“我自然是……哎呀,你怎么废话那么多。”

    在听到对方的回答后,安以绣也不想纠结他是不是人的无聊问题,转而和他攀谈起来:“那你知道怎么出去么?”

    “你先过来把我放出来。”那家伙开始命令安以绣做事。

    安以绣算是知道他的意图,忍不住嗤笑一声:“万一你耍诈怎么办?”

    “我堂堂……怎么会这样?总之我绝不会落啥下井!”

    安以绣笑的更是灿烂:“你是想说落井下石?”

    那家伙似乎也有些不好意思,清咳了两声道:“都一样,都一样,总之你知道我想说什么就行。”

    “你多大?”安以绣坐在原地和他聊天。

    那家伙突然臭屁起来,轻哼一声:“小丫头片子,我出生时,你祖祖辈辈都没出生呢,你得叫我……叫我老祖宗!”

    这家伙简直要把牛吹到天上去了。

    安以绣也没心思和他胡诌,一心一意在岩石上摸寻按钮。

    没有听到安以绣的回话,那家伙显然有些不开心:“喂,你为什么不说话?”

    安以绣算是摸透他的性子,无非是个骄傲自大的家伙,说些不着边际的话想引她注意,得到她的崇拜,但她又不是什么都不知道的小孩子,哪能这么容易就被他唬住?

    她淡淡说:“我自己能出去,你就慢慢吹吧。”

    那家伙似乎也急了,慌忙说:“不行,你就发发善心,带我出去吧。”

    他越是这样,主动权越是掌握在安以绣手中,她计上心头:“这里这么黑,我根本看不见你,怎么放你离开?”

    那家伙听到安以绣要放他,顿时来了精神:“把你右手边第三块石头拿出来,里面有块打火石。”

    安以绣按照那家伙所说,在墙上摸索起来,确实摸到了一块可以移动的石块,里面当真有个打火石,安以绣不免多了几分好奇:“你看得到我在哪?”

    那家伙又开始臭屁:“那当然,就算不用眼睛看,光是用耳朵听都能知道你在哪。”

    人被关在黑暗里太久,眼睛是会退化,而某些功能的退化,自然会造就另一些功能的进化。

    所以他这么说,她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对。

    安以绣擦了几下打火石。

    总是冒出几丝火星就熄灭,这让她不自觉想到沐渊白,不知道沐渊白现在在哪。

    那家伙看到安以绣半天都打不着火,又开始咋咋呼呼起来:“哎,你怎么这么笨,连火都打不着,你这,你这愚笨的智商还怎么救我?”

    安以绣也不气,笑眯眯道:“这还不好说,反正也不是我被困着,那就不救了呗。”

    那家伙听到安以绣不救他,又开始急眼:“你怎么可以这样!说话不算话!狡猾的人类!”

    狡猾的人类?

    这几个字让安以绣听出了几分不对劲。

    这家伙不是人?

    不然它绝对不会这么说她。

    可是它不是人又是什么呢?

    会说话的动物不多,应该也只有鹦鹉了,但是鹦鹉只会学舌,根本就没有这么高的智商,难道这是一只成了精的鹦鹉?

    好吧,这个设想应该也不成立。

    安以绣觉得他是人的可能性至少是99%,估计他那个人类的话中意思并没有其他含义。

    终于,打火石被她点燃,她算是看清身处的环境。

    所有的岩石都是白色,带些透明的质感,类似钟乳石的颜色。

    她右侧有一个井盖大小的漏洞,看来水全是从这个漏洞流走了。

    终于,她把视线转到刚刚和她说话的家伙身上。

    这么一看,差点没把她吓出心脏病。

    这……这哪里是人,这分明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在地球提取万物〕〔King!晚上好〕〔因为有你才有光〕〔超神从主播开始〕〔男神今天又失恋了〕〔庄牙奋斗史〕〔王爷是病娇,要宠〕〔那个男人教会我的〕〔冉魏霸业〕〔桃花不凡:男神,〕〔我和我的沙雕影子〕〔督主有病〕〔请叫我小天天〕〔桃运透视神医〕〔报告长官:夫人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