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异界之黑暗女帝〕〔万古第一天骄〕〔次元偶像事务所〕〔我的联盟从黑铁开〕〔我的梦里有个外星〕〔熊猫大佬〕〔流浪之城〕〔我能看穿万物〕〔我是灵馆馆长〕〔我捏了几个平行世〕〔山河警事〕〔修仙从助攻开始〕〔漫威世界的光之巨〕〔怪物乐园〕〔农女有田:娘子,〕〔偃者道途〕〔江湖枭雄〕〔听说王妃要离家出〕〔旺夫小哑妻〕〔泰坦与龙之王
55dns加速器      小说目录      搜索
隐世佳人赵婉兮 第一卷: 第1683章 以身涉险
    见状,西岐那人明显被激怒,一击不中,手下地愈发凌厉起来。

    在对方骤然猛烈的攻势之下,赵婉兮暗自叫苦不迭,被逼的练练后退,不由动起了心思。眼见着对方再一次举剑刺过来,手指经不住暗自弹了弹。

    她藏在指甲里头的药粉,极为隐晦,是她在关键时刻用来保命的。

    既然是保命,那就绝对不能轻易动用。

    而且这药粉,跟用在欧阳晟乾和欧阳华菁身上的,本属同宗,一旦动用,被有心人察觉,不仅此前一切功夫跟努力白费,还很容易引火烧身。

    不仅如此,还需一击致命,但凡给对方留一口气,她都没有任何回旋的余地,再没有了任何的退路。

    机会只有一次,必须一击即中。

    清晰的认知下,赵婉兮神经紧绷。一双眼睛紧紧地盯着越来越逼近的寒剑,额间一滴冷汗渗出。

    将要顺着脸颊从下巴滴落时,一咬牙,手指终于动了。也就在那一瞬间的功夫,只听见一声清脆的响声,近在咫尺之间的剑尖,居然毫无征兆地偏了偏,擦着她的侧脸堪堪过去。

    与此同时,一声洪亮的叫喊声也响破了天际。

    “有刺客!来人啊,抓刺客!”

    终于有人找到她的踪迹了。

    适才的一幕实在是太过凶险,即便是避过了,赵婉兮窝在嗓子眼的那口气,也依然还是没有办法吐的畅快。

    而那个西岐侍卫显然也没想到会有此变故,登时眼露凶光。就要再度攻过来时,就看到有一队南麟宫廷侍卫迅速出现。

    本不放在眼里,哪知待看清为首之人时,手底下的动作还是僵了僵。

    而对方则是一改往日的和善,一脸严肃。

    “住手!大胆贼子,竟敢妄想伤害婉兮皇后,可是不想活了?”

    想不想活不重要,重要的是他的态度,被这么一呵斥,西岐侍卫顿了顿,略一踌躇,饶是心有不甘,最终还是放弃了刺杀。

    只以恨恨的目光瞪着赵婉兮。

    随着侍卫们的到来,赵婉兮也被很快护到了身后。等到彻底安全之后,她才恍然反应过来,自己袖中的双手,竟一直都在不住地轻微颤抖着。

    不过目光还是转向了呵退西岐侍卫的那人,很勉强地勾唇笑了笑。

    “多谢使臣大人出手相救,本宫不胜感激。”

    她一个南麟的皇后,在南麟皇宫里头,竟然被一个西岐的使臣带人给救了,莫说其中深藏的猫腻,就算是这个段子说出去,那也是天大的笑话吧。

    无奈赵婉兮不但不能笑,还只能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一脸认真。

    果然,听到她出声,那个胖使臣的视线便移了过来。

    虽说脸上标志性的和善笑容又悄无声息地回来了,可是一双精明眼中,却全部都是探究。

    好在饶是他细细留意了片刻,也没有从赵婉兮脸上发现什么异常,只道是她吓坏了,毕竟再怎么说,也只是个娇生惯养的女人罢了,所以也没有深想,点点头收下了赵婉兮的谢意,顺带着还解释了一嗓子。

    “婉兮皇后不必客气,也是恰巧赶上了。在下奉我家王爷之命出公办事,这些南麟侍卫们负责护卫在下的安全,听到有打斗声方才过来查看,不想竟能救皇后一命,也是缘分。”

    “嗯。”

    出公办事,用得着走这么偏僻的路?

    果然只要有张嘴,就没有什么不能解释的。

    假意忽略了对方刚刚出现时候脸上的一抹来不及掩饰的担忧跟紧张,赵婉兮点点头,假装自己相信了。

    见状,那胖使臣才移开目光,再度望向了蒙着面的西岐侍卫,一记示意的眼神下去,对方收起了两眼的不甘,扭头就跑。

    当着她的面儿,好歹演戏还要演全套,一看刺客跑了,一群人又呼呼啦啦地叫嚣着追赶上去,看着倒也像那么回事儿。

    等到现场再度只剩下她,还有不远处自发留下的三四个侍卫时,赵婉兮终于再也绷不住面上的沉静,脸颊稍稍抽了抽。

    此前因为一心想着怎么要从这场刺杀中博出一条生路来,或许还不觉着,此时危机过去,她方才感觉到了真正的后怕。

    那可是明着冲着她来的,对方武功比她高出许多,倘若是那些宫廷侍卫再慢来上哪怕几分钟……估计也就赶得上给她收尸了。

    不过跟这个比较起来……

    眼底的锐利一闪而过,挥手呵退了那些侍卫们,赵婉兮这才活动了一下已经僵硬的双腿。

    然后颤抖着蹲下身子,借着整理裙摆的动作,自脚下不远处摸到了一枚光滑的石子。

    入手一片温润,趁着起身的同时赵婉兮飞速瞟了一眼,莹白喜人。

    跟上次救了她的,是同款包邮的脂白暖玉棋子,这已经是第二次了……

    也多亏的这枚棋子了,在那么关键的时刻救了她一次,要不然现在的情况还真的不好说。即便是她冒着暴露的危险强行夺了那西岐侍卫的性命,怕是自己也会落得个重伤残废的下场!

    有了宫廷侍卫们这么一出现,该有的动静自然也就有了。

    察觉到不对的琼华宫人心急火燎地赶来,很快就找到了一身狼狈的赵婉兮。

    一个被琼儿新近提拔上来的小宫女喜儿,一见着自家主子浑身血渍的模样,眼睛一下子就热了。

    “娘娘,您……怎么伤成这样儿了?都是奴才们保护不周。那现在……我们是先回去琼华宫整理仪容吗?”

    毕竟是要去见皇上的,就这个样子,倘若是落得个于君不敬的罪名,可不划算。毕竟现在众所周知琼华宫皇后已经失宠,要是再被责备,谁知道又会怎么样。

    随着她的话语,赵婉兮这才后知后觉地低头看了眼自己身上。

    旋即凝眉。

    嗯,看着的确是挺惨的。

    不过……

    “不用了,其他人后退,你跟你过来,帮着本宫就地整理一下便是。”

    经过昨晚一整晚的时间,莫约逐月那里,忍耐心差不多也到极限了,这个时候,容不得自己再有任何拖延。

    既然鱼饵已经撒下去了,这鱼,总得亲眼看着他上钩不是?

    随手点了两个宫女,对方得令,便赶紧过来手脚麻利地帮着收拾,一番动作之后,赵婉兮这才稍稍恢复了些许,勉强能够见人了。

    遂一行人,再度朝着朝阳殿而去。走到一半,又有人来报说,皇上已经在长菁宫了,只能临时改换了路线。

    一番波折下来,等赵婉兮人站在长菁宫的门口时,太阳都中天了。

    阳光照到的地方,身上都被晒得有些疼,几步之遥的殿内,却无端端地散发着摄人的寒意。无视掉其中的迫人压力,赵婉兮沉稳着脸色跟脚步,一步步走了进去。

    身形才将将被长菁宫主殿内的清凉所覆盖,一道没什么感情的冰冷嗤笑便随之而来。

    “皇后终于来了,可是让朕好等。真没想到朕的皇后竟也有如此本事,使的一手好离间之计!”

    前头的讽刺尚且还能保持几分平稳,后头的语气骤然严厉,似带着无形的刀子,直往赵婉兮脸上扑。

    言语之间,竟然完全忽略掉了她身上那些,虽然经过了清理,可依然还十分明显的血迹,就跟完全没有察觉到站在眼前的人有什么不妥似的。

    乍然听上去,这话似乎说的有几分莫名其妙,实则赵婉兮心里却是门儿清。

    果然。

    心下了然,暗自笑了笑,面上却是不动声色。依然是规规矩矩的行礼,一派跟冷君遨在一起时候完全不同的谦恭。

    还有无辜懵逼的保护色,一样不少。

    “臣妾来迟,不敢奢望皇上恕罪,只是这离间一说,当从何来?”

    “你当真不知?!哼,赵婉兮,你别假装,妄想欺瞒糊弄于朕!王爷这次之所以能够醒来,西岐使臣潘德凯告诉朕,那可全都是你的功劳。”

    而此前,也同样是她告诉他,欧阳晟乾中的毒非但跟欧阳华菁不一样,还已经饮下了解药。

    逐月对欧阳华菁痴情归痴情,他可并不傻。事实上,这人且还聪明着呢。

    明显在欧阳晟乾一党跟赵婉兮之间,他相信西岐那边可要比相信她来的多,此时的态度,已然说明一切,看着赵婉兮的目光,也全然变了。

    就算是下一刻突然出手取自己性命,赵婉兮觉着,自己也不会感到丝毫的奇怪。

    只是……使臣潘德凯?

    嘴里无意识地念叨了一下,脑海中一张相对应的和善胖脸,也就出现了。相较起来,那人算是西岐使臣里头,对她最没有敌意的那么一个了。

    一心想要拿着自己去讨好欧阳晟乾的模样。

    逐月的话,完全在赵婉兮的预料范围之内,毕竟这也是她一心期待的结果。若说有什么没想到的,莫约就是,跟逐月说这话的人,竟是那个胖使臣?

    当真是人不可貌相!

    心思流转,面上不露半分。脸色逐渐变得凝重,赵婉兮不偏不倚,径直抬头对上逐月审视的目光,看似坦坦荡荡。

    “皇上便当真信了他们的话?不瞒皇上,臣妾来迟,是有原因的,乃是因着在中途遭到刺杀的缘故。至于那刺客……你可知,对方又是谁?”

    是谁其实也没有那么重要了,重要的是,能够被拿来做文章,就完事可行。

    “臣妾虽然愚钝,却也不傻,不得不说,这场刺杀,来的还真是及时。”

    “你还想狡辩什么?”

    “臣妾并非是想要狡辩,而是想说,倘若适才臣妾不幸身死了,那这个离间的罪名,是不是就坐实了?”

    一句话,已经将局面给扳了回来,眼见着逐月脸上的沉怒有所凝迟,赵婉兮沉吟片刻,方才一脸忧色重重地斟酌道:“西岐人说是臣妾搞的鬼,但臣妾为西岐九王把脉的时候,皇上就在边上看着,是否真的有搞鬼,难道皇上不知?

    也不知道他们这话,到底是想要侮辱臣妾,还是侮辱皇上?”

    嘴里说着,人却是仰着头,目光不偏不倚地直视着面前的人。

    纵然心底紧张,眼底依旧还是应对逐月时经常用到的坦然。

    “若说是为了自家公主争宠着想倒也罢了,可事实分明就不是!”

    被她这么一说,逐月的神情有片刻的迟疑,原本的笃定的目光,也出现了轻微的闪烁。

    赵婉兮目光本就定在他脸上,自然第一时间发现,面色悲戚而愤然,“或许他们本就是一直在等这个契机,而臣妾愚昧,恰好入了瓮。

    臣妾不知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让他们一心想要如此陷害臣妾,但是皇上你该知道,臣妾不是那么愚笨的人,又怎么可能会干出那种自掘坟墓的蠢事儿?!”

    的确是自掘坟墓,她前脚才诊断出欧阳华菁跟欧阳晟乾所中的毒有所不同,后脚欧阳晟乾就醒了,还说是因为赵婉兮的缘故,前前后后加起来,的确是巧合了那么一些。

    再加上逐月慎重,昨晚特意暗中唤了太医去长菁宫,想着那位郑太医跟他说的话,眉宇之间终于开始出现了轻微的折痕。

    赵婉兮自然不会放过如此大好的机会,状似无意地轻叹了口气。

    “好歹丽妃也还是西岐的公主,肚子里头,还有孩子呢。”

    孩子这个话题,无疑正中逐月的软肋,眼看着对方面色变幻莫测,赵婉兮移步上前。略一踌躇,伸出了自己的手臂。

    看那模样,原本是想着要去抓逐月的手的,不过快接触的时候,瞅见对方不着痕迹地避开,她便顺理成章一脸的黯然失色。

    “不论如何,臣妾都绝对不会对不起你,你我夫妻一体,我自然不会见不得你不好。如果你愿意信我,丽妃那边,我愿意……全力以赴,帮着解毒试试看。”

    言语之间,又添几分踌躇。

    “只是想来西岐那边,定然会再有微词,希望你……能真信我一次。”

    这话,可以算得上是掏心窝子的了。

    字字句句之间,分明就是将他给当成了真正的冷君遨,即便是他已经明显移情别恋,赵婉兮也愣是将一副痴情不悔的样子演绎的入木三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在地球提取万物〕〔遣返者的游戏〕〔重拾璀璨星光〕〔步步为饵〕〔庄牙奋斗史〕〔因为有你才有光〕〔王爷是病娇,要宠〕〔全天下都想要朕的〕〔我生卿未生〕〔超神从主播开始〕〔傲世大帝〕〔咸鱼的阴影之间〕〔苏茜茜小陈叔叔免〕〔玄幻之我有顶级返〕〔狂妻来袭:莫爷,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