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异界之黑暗女帝〕〔万古第一天骄〕〔次元偶像事务所〕〔我的联盟从黑铁开〕〔我的梦里有个外星〕〔熊猫大佬〕〔流浪之城〕〔我能看穿万物〕〔我是灵馆馆长〕〔我捏了几个平行世〕〔山河警事〕〔修仙从助攻开始〕〔漫威世界的光之巨〕〔怪物乐园〕〔农女有田:娘子,〕〔偃者道途〕〔江湖枭雄〕〔听说王妃要离家出〕〔旺夫小哑妻〕〔泰坦与龙之王
55dns加速器      小说目录      搜索
隐世佳人赵婉兮 第一卷: 第1643章 他没资格插手!
    欧阳华菁说冷君遨也是个普通的男人,不过如此,之前还觉着评价有待偏颇,这会儿看着……

    至少在男女之事上,这位南麟的皇帝,明显不是那种感情至上的人嘛。

    思及此,他竟然感觉到了一股子清晰的惋惜,甚至平白生出一种,倘若这女子在自己怀里,自己定然能让她肆意张扬,活得随心所欲的迫切感。

    那种感觉来的太快,比之前在欧阳华菁的长菁宫每一次想到,提到的时候,都要来的急切。

    在这种陌生而浓烈的期待下,欧阳晟乾的眼神又开始变得炽热起来,紧盯着被冷君遨护在怀里的人,背在身后的五指无意识地动了好几下。

    也是那种灼热感实在太过强烈,就算是被护在怀里,赵婉兮也依旧还是感受到了。

    然后条件反射一般,就从冷君遨的怀里探了下头。

    眼神,微凉。

    看的欧阳晟乾唇角霎时紧绷,同时视线下移,终于落在了冷君遨那只搭在赵婉兮腰间的大手上,眸色诡异难测。

    可惜那点儿程度的情绪,赵婉兮压根没太注意到,只看了一眼,就缩回了脑袋。

    被无视的这样彻底,欧阳晟乾最后一点儿期待消失的一干二净,骤然笑了。随着他的笑意,殿内所有令人不适的威压气场,也总算是消失的一干二净。

    而前后不过短短盏茶的功夫,却让众人莫名就觉着,漫长难熬。

    “南麟皇说的是,你跟自己皇后之间的事情,本王的确是没有资格插手。”

    只是,万一赵婉兮不再是南麟的皇后了呢?

    唇畔笑意加深。

    “不过是婉兮皇后倾城之姿,本王实在满心仰慕,南麟皇,好福气。”

    若说欧阳晟乾前头那些话,全部都是在故意挑衅,那后头这一句可就不单单只是刻意陷害那么简单了。

    因为他这一句,气氛霎时沉静而压抑,一众宫人齐齐倒吸了一口凉气,脸色全都变得惨白一片。

    各个战战兢兢,差点哭出声来。

    琼儿终于忍无可忍,大着胆子扬起了头,倔强地为自家主子发声。

    “我家娘……娘娘自然是风华无双,只是……只是还请王爷,千万要慎……慎言才是。”

    就这么大刺刺地说出仰慕的话来,真的没有问题?毕竟皇上的性子,实在是……

    想的满心骇然,琼儿说完,又暗戳戳地去看冷君遨的脸色,却发现诡谲难测,完全让人捉摸不透彻。

    同样的一句话,也让赵婉兮蓦然变脸。察觉到冷君遨的情绪不对劲之后,她下意识地就想要解释,自己可是着实无辜。

    不过将要开口的时候,又意识到了什么,讪讪闭上了嘴。

    琼儿到底只是个普普通通的宫女而已,就算是她豁出命去为自家主子说话,也根本没人放在眼里,一个两个的,就跟没听到似的。

    随着殿内温度逐渐沉入冰点,就在赵婉兮感觉头大,想着要如何化解时,一直沉默,教人实在猜不出心思的冷君遨,才终于开了口。

    依旧让人听不出情绪,只一双黑眸如墨,定定第看着怀中的赵婉兮,眸底一层浓郁的雾,更是很好地掩藏住了真实的心思。

    “哦?如此么?那真的挺巧。”

    言语之间,轻轻浅浅地笑,动作到位,但依旧还是遮盖不住让人心悸的凉寒。

    “朕的皇后,自然是天下无双,便是连朕,也心甘情愿溺在她的温柔乡里。”

    “……”

    这话……真是冷君遨说的?

    好歹顾及一下自己的君王形象,威严包袱不要扔的太快啊。

    明明眼睁睁地看着他薄唇一张一合,但是赵婉兮还是有种后知后觉的恍惚感。

    类似的情话,她不是没有听到过,事实上,这个男人从来都不屑于掩藏自己的心思,从他们重逢,认出她的那一刻起,明里暗里的骚扰,各种让人脸红心跳的话语,就没断过。

    只是背后说,跟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又是完全不一样。

    饶是眼下时机明显不大对劲,赵婉兮也依然还是有点快要控制不住自己的脸红心跳。就连之前那些让她伤心的事儿,似乎也有点想不起来了。

    反观冷君遨,清晰地看到怀中赵婉兮的表情变化时,暗沉的眸底,终于不着痕迹地溢出了一抹清浅的笑意来,转而望向欧阳晟乾时,又是神情莫名。

    “都说西岐多美女,如今看来,这话却是未必就能当的了真。王爷倒是好眼光,朕代替兮儿谢过王爷谬赞。”

    一本正经地发表言论,还不忘顺带着踩踏一下西岐的美女们。听到冷君遨这句话,赵婉兮差点就没控制住自己,直接笑出猪叫声。

    最后虽然忍住了,但是眉眼弯弯的模样,依旧还是引起某人的极度舒适。

    反观被呛怼的欧阳晟乾,面色那叫一个精彩。

    明明他夸奖,甚至是当众告白的人是赵婉兮,但从头到尾都坚定地立在她身侧的男人,却是一副同与荣焉的表情。

    这倒也罢了,还能直接代替赵婉兮开口道谢,不得不说,冷君遨的这番操作,莫说是就连赵婉兮自己都没想到,欧阳晟乾更是差点被呕出一口血。

    忍了又忍,才勉强维持住了面部表情,维持着没有崩。

    “既然如此,那本王便先告辞了,此次你的事情,还请南麟皇千万莫放在心上,不过只是误会罢了。倒是说要为本王设宴赔罪的话,可是切莫忘了,本王可还等着呢。”

    赵婉兮:“……”

    欧阳晟乾这话,说的倒也算是真诚,能再度开口为她解释,着实算是在赵婉兮的预料范围之外。

    还道是他终于想通,要好好做个人了,而不是跟欧阳华菁一样,时时以陷害自己为己任。

    哪知……

    后面那话,明显是对她说的,也不点名道姓,说的模棱两可。

    然话里话外的意思却很明显,半点不被影响到,听得赵婉兮面色微僵,饶是对这人没什么好印象,也依然还是忍不住嘴角抽抽。

    更没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有丝毫想要接话茬的**。

    好在,她不想开口,倒是有人愿意出面,冷君遨心思玲珑,听完欧阳晟乾的话之后,目光微凝,极快便反应了过来。

    随即扯唇,皮笑肉不笑地继续客气着。

    “这是自然。”

    那副理所当然全权代言的模样,让欧阳晟乾看的牙痒痒。

    “既然朕的兮儿应了,那便也是朕的事情,迟一点自会安排下去,届时还望王爷务必赏光。”

    欧阳晟乾:“……应该的,有劳南麟皇。”

    简单几个字,却好似从牙缝里头挤出来的一般,有心想要跟赵婉兮攀谈一二,哪知对方压根不看他。

    最终气馁,终于讪讪离去。

    待他一走,殿内剑拔弩张的气氛,总算是彻底平和了。冷君遨大手一挥,宫人们便爬起来,低着头依次往外退。

    琼儿还有几分迟疑,几度想要留下,不过还未触及到冷君遨的目光,单单是对方身上的冷意,就让她胆战不已,还是走了。

    等殿内彻底再无旁人时,一声轻笑才骤然响起。

    “人都走了,也不需要再演戏,皇上请放手。”

    清冷的嗓音,带着几分隐约的凉意,近在咫尺之间的人,明明是笑着的,但是那笑,却没有丝毫的温度。

    乍然见着这样的赵婉兮,冷君遨神情微微错愕,似有几分意外。

    趁着这一瞬间,赵婉兮身形一动,从禁锢中脱身出来,一连退了好几步。

    怀中一空,仅有的那点儿暖意也逐渐消散,骤然而来的失落感让冷君遨心有不甘,抬手就去抓。

    哪知到底还是慢了一步,只摸到了一手的空气,再抬头一看,赵婉兮脸上的凉意,令人望而却步。

    “其实今日的事情,皇上一早便猜到了罢?不愧是皇上,未卜先知摸准了对手的套路,选择合适的时机出现,倒是旁人不可及。”

    这莫名其妙的,欧阳华菁到底为何会带着欧阳晟乾来琼华宫,为何要见她,又说那些过分的话,冷君遨对此都猜到了些什么,实际上赵婉兮的心里头是真的没有多少数儿。

    之所以会那么说,不过是半真半假,拿话诈冷君遨罢了。

    但是冷君遨一早就来了,却并没有着急进来,而是选择在殿外偷听,等到欧阳晟乾露出狐狸尾巴这一点,她却是很笃定了。

    只凭着这一点,就足够让她难以释怀。

    而“皇上”这两个字,在此时此刻这样的环境下,从她嘴巴里头说出来,也莫名就多了几分嘲讽的意味。

    莫约是没想到她会变脸变得如此彻底,冷君遨眉头一蹙,神情之中似有点儿难言之隐,略一踌躇,俊逸的脸上,竟然难得出现了几分不大确定的迟疑之色,

    “兮儿,倘若是有一日,我有事情瞒了你,或者是……”

    冷君遨的为人,干脆而霸道。

    尤其是对着赵婉兮,从一开始便是如此,认准了就是一辈子,固执而倔强,毫不退让。

    只要是对着她,那份笃定坚持,即便是赵婉兮自己,都没有话说。

    可偏偏这一句,却是格外的不同。

    从冷君遨开口伊始,她便能清晰地感觉到他话语之中的挣扎,然而还没等赵婉兮品过他这话里头意思的味儿来,甚至都还没说完,冷君遨便跟突兀地止住换题,旋即一变。

    这一回,却是显而易见的斩钉截铁。

    “不,没有如果,兮儿你是我的皇后,不论如何,都得陪在我身边!”

    霸道而狂妄的话语后头还有什么,乍然听到他这话,赵婉兮竟然有点儿不太想去细究,本该是最感动的时刻,但是冷君遨避重就轻的回答,还是让赵婉兮心重重一沉。

    往下,是看不见的万丈深渊。

    下坠的感觉太难受,难受的她眼里都忍不住出现了不该有的湿意,偏偏嘴角却抑制不住地往上提。

    越提越高,到了最后,竟变成了嗤嗤地笑。

    说出来的话,也如同呓语一般,带着令人捉摸不透的诡异。

    “这人的变化……还当真是大,明明不是那么容易妥协的人,竟也能有忍到这一步的一天?我倒是好奇,到底是什么样的局,能让堂堂冷君遨,成了如今这般?”

    “不管我成了哪般,都是你的夫君!”

    赵婉兮的笑太过刺眼,咧开嘴角的动作,更是让人看着十分不安。

    将她的话隐约听进耳中,冷君遨瞳孔骤然一紧,十指紧握成拳。

    “兮儿,你曾说过,不论何时,都一定会相信我!”

    说完之后,他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什么,意识仅仅迟疑了不到一秒钟,便倾身而来。

    抬手搭在赵婉兮的肩头,限制住她的动作,眼底迸发出了耀眼的迫切跟奢望。

    莫约是那种情绪来的实在是太过猛烈,让他有点压制不住自己,指节分明的大掌,竟隐隐有点颤抖了。眉眼之间小心翼翼的祈求,更是让人忍不住的揪心。

    “兮儿,你可是……想到了什么?”

    想到了什么?

    这话问的……一语双关啊。

    到底要让她回答什么好呢?是直接承认自己已经完全恢复了记忆,还是……多少已经看透了他连日来的操作背后的东西?

    眼珠子一转,赵婉兮认真思考了起来,无奈眼底一闪而过的狡黠没有被冷君遨看到,只瞧着她久久不出声,只保持了沉默,那些迫切的情绪,终于还是没能持续多久,逐一散去。

    到了最后,竟然当着赵婉兮的面儿,就积攒成了浓郁的失望,沉得让她都要喘不过气来。

    一句好似没有多少重量,轻飘飘的话语,更是瞬间就击碎了她所有言语的能力跟勇气。

    “果然……是朕奢望了么?如果,你还是以前的那个你,该有多好?”

    赵婉兮:“……”

    这话的意思,像极了她好像并不是真正的赵婉兮一般,不过只是个容颜相似的替身而已。猝不及防的心痛,让赵婉兮脸色骤然一白。

    可事实上,现在的她,的的确确就是以前的那个她啊。

    如假包换,没有半点儿问题,从所以的记忆全部都回来的那一刻起,赵婉兮,就是赵婉兮。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隐世佳人赵婉兮》,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在地球提取万物〕〔遣返者的游戏〕〔重拾璀璨星光〕〔步步为饵〕〔庄牙奋斗史〕〔因为有你才有光〕〔王爷是病娇,要宠〕〔全天下都想要朕的〕〔我生卿未生〕〔超神从主播开始〕〔傲世大帝〕〔咸鱼的阴影之间〕〔苏茜茜小陈叔叔免〕〔玄幻之我有顶级返〕〔狂妻来袭:莫爷,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