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在神秘复苏里签〕〔开局获得龙象般若〕〔灵显真君〕〔大佬娇妻宠上天〕〔本道祖文成武德〕〔大虞执刑官,开局〕〔在这个没有救世主〕〔我真的不是纨绔子〕〔木叶宇智波的求生〕〔灾厄之冠〕〔在奥特世界当法王〕〔半岛餐厅物语〕〔天皇巨星从做天仙〕〔唐枭〕〔都市最强天医〕〔超凡医王〕〔狂犬之城〕〔NBA:开局抽中篮板〕〔重生之芯片大亨〕〔全民转职之我的被
55dns加速器      小说目录      搜索
穿越从恶人谷开始 第七十四章:爱恨情仇
    _:穿越从恶人谷开始 第七十四章:爱恨情仇

    花无缺从移花宫出来,最紧要的事情,就是杀了江渔,完成两位姑姑下达的任务。听闻江渔的消息,自是一心想要抓住不可。

    忽地,一个妙曼轻盈的身影挡住了他的去路。

    “铁姑娘,你……”

    铁心兰道:“花无缺,我知道你要干什么去,可是,你能告诉我,你为何一定要杀了江渔?”

    花无缺道:“这是我两位姑姑的命令,我必须遵从。”

    铁心兰不解道:“那你可知道,你的姑姑为何要非杀了江渔不可?”

    “这个。”花无缺道:“那江渔出自恶人谷,从小与诸多恶人为伍,这次出现江湖只怕要为祸武林,是以要除之欲绝后患。”

    铁心兰道:“但据我所知,江渔从未做过什么恶事。”

    花无缺轻轻摇头,道:“他没做过恶事吗?刚才想必铁姑娘你也看见了,江南大侠都遭江渔暗算,可见暗地里也不知做了多少人神共愤之事。”

    铁心兰道:“那个江别鹤,江渔曾怀疑他就是假臧宝图的制造者。”

    “这不过是江渔的一面之词。”花无缺道:“铁姑娘,还请你让开,不要耽误在下去抓江渔。”

    铁心兰道:“你若想杀他,不如先杀了我。”

    花无缺望着铁心兰的眼睛。自从上次在峨眉山的断崖一剑刺伤铁心兰,他就再也难以忘怀,希望能一直见到她。

    “我……又怎么会杀你?”

    花无缺喃喃地说道。他的语气带着苦涩,只因他知道,在铁心兰的心目中一直惦记着另外一个男人。

    江渔。

    此刻她宁可自己死,都绝不愿意让江渔受到一丝伤害。

    铁心兰见花无缺呆呆地站在原地,不知道他心里到底在想什么。等待了许久,她知道江渔一定逃了很远,足以让花无缺再无追不上。

    “花……花公子,我走了。”

    铁心兰转身离去,渐渐地消失在夜幕之中。

    花无缺知道,当得知了江渔的消息,铁心兰必然会离他而去,只是没想到来得这么快。望着铁心兰消失的身影,他迟迟动,如泥塑木雕一般。

    “你为何不去追?”

    一个幽幽的声音从身后传来,花无缺不用转身去看,就知道来的是谁。

    “二姑姑,我……”花无缺想要介绍什么,却偏偏一个字也说不出,他的心里产生负罪感。

    怜星道:“我说的追,是指铁姑娘。”

    花无缺顿时心头一颤,道:“追铁姑娘?我……我……我……”连说了三声“我”,依然没有说下去。

    怜星道:“只因你认为铁心兰的心里没有你是吗?不,铁心兰是一个善良的姑娘,她和江渔根本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之所以如此,是因为江渔还有吸引她的地方,如果我是你,只要常与她为伴,她终究会知道你的好。”

    花无缺一转身,道:“这么说,二姑姑你不反对我和铁姑娘……?”

    怜星道:“二姑姑我只希望你能快乐点。”

    花无缺的脸上浮现一丝难得的笑容,猛地一点头,他便打算去追铁心兰。然而,刚追出去几步,忽然就发现,怜星的身体摇摇欲坠,然后一头倒在了地上。

    “二姑姑,你……怎么了?”

    花无缺立马掉头,一把扶起怜星,充满关切地问道。

    “我……没事。”怜星想要站起来,但身体如酥,躺在花无缺的怀中,那么地虚弱,说话都有气无力。

    花无缺抓起怜星的手臂,探了下脉象,顿时一脸惊讶。

    “二姑姑,你……你怎么会如此虚弱?”他忽然想起什么,道:“上次无缺身负重伤,是二姑姑救了我,莫非二姑姑你以消耗功力救了无缺?”

    怜星惨然一笑,道:“无缺,你……抱紧我。”

    花无缺不由多想,将怜星紧紧地拥入怀中,道:“二姑姑,你可千万不要有事,一直不是好好的吗?为何……会突然变成这样?”

    此刻怜星处于一种半昏迷状态,如梦呓地声音道:“无缺,你喜欢二姑姑吗?”

    花无缺不假思索道:“当然喜欢的。”

    怜星那张惨白的脸上忽然浮现一丝丝笑容,如痴如醉,仿佛徜徉在幸福的海洋。也许,对她而言,这是一生中最为快乐的时候。

    当初为了救花无缺,怜星消耗了二十年的功力。

    不过,毕竟是堂堂移花宫二宫主,一身“明玉功”护体,休养些时日会慢慢恢复。

    一直以来,她对花无缺都产生一种特殊的情感。她爱护他,想保护他,甚至,希望能够一辈子都能守护在他的身边。

    当得知花无缺似乎对铁心兰颇有情义,不知怎地,令她甚是恼火。

    就好像,守护了许久的爱物突然一天将要失去。

    曾经的花无缺对她言听计从,十分的乖巧,可因为铁心兰,他变了,变得不像之前那么听话,负气离去。

    怜星不同邀月,如果是邀月,一定会严厉地惩罚花无缺。

    当花无缺走了之后,怜星开始反思自己。花无缺已经长大成人,自然就有了自己的思想,虽然他一直表现的那么乖巧,只是因为他还没有遇上一个值得他冲动的理由。

    这个年纪,越是阻止,就越会起逆反心理。

    到时候,只会离她原来越远。

    所以,怜星决定不再反对花无缺对铁心兰的情义,反而支持鼓励。当然,她深知,这番话说的多么言不由衷。

    直到花无缺真的去追铁心兰的时候,怜星柔肠寸断,伤心不已。

    要知道,明玉功讲究修身养性,顺意而为。二十年前,邀月和怜星都将“明玉功”修炼到了第八层境界。

    本来修炼到第八层,至少需要花费三十二年的苦修。

    由此证明邀月和怜星都是练武奇才,震铄古今,按照这种速度算来再过四五年,就可练到巅峰九层境。

    但是,在这关头,她们遇上了一生的冤孽江枫。

    以前她们练功心无旁骛,专心致志,进展自是神速。可惜的是,因为江枫与花月奴之事,令她们有了痛苦,有了烦恼,更有了强烈的恨意。

    从此,这门“明玉功”再也难以练成。

    随着时间的淡化,怜星已经不再有恨,更多的心思移到了花无缺的身上。为了花无缺,她可以倾尽所有。

    这份爱,甚至比起昔日对江枫还要强烈的多。

    爱的越深,伤的越重。

    怜星看着花无缺去追铁心兰,心如刀割,肝肠寸断,加上功力消耗,引发“明玉功”反噬,导致受了极为严重的内伤。

    情字难解,爱恨只在一瞬间。

    此刻,怜星躺在花无缺的怀中,亲耳听见说“喜欢”她,在意识本就有些模糊的情况下陷入了极度喜悦中。

    心理的大起大落,令她再也承受不住,就此昏了过去。

    “二姑姑!二姑姑!”花无缺担心不已,可是任由如何呼喊,他的二姑姑都没有做出任何反应。

    怜星闭着双眼,笑容依旧,看上去就像是睡着了一般。

    但是,花无缺知道,他的二姑姑此刻处境非常危险,若是不及时拯救的话,只怕将会有性命之忧。

    “二姑姑,无缺一定不会让你有事的。”

    花无缺将怜星扶着坐起来,坐其身后,伸出手掌按其背上,打算将自身的功力救怜星度过生死难关。

    然而,他忽然想到一件事,顿时脸色一红,犹豫不决。

    只因移花宫的渡功要诀,必须双方除尽衣衫,赤诚相见,使得气息从穴位畅通无阻,才能达到实际的效果。

    虽然是为救人,但男女有别,总是不妥。

    况且对方还是他的二姑姑,对她向来敬如神明,这么做岂不是有亵渎之嫌?以后二人该如此自处?

    然而,此刻怜星气若游丝,命悬一线,难道任由她香消玉殒吗?

    花无缺感到左也不是右也不是,从未陷入如此艰难的抉择中。

    忽然间,他想到二姑姑也曾以功力救他,那岂不是,岂不是……当时他陷入昏迷中自是不知,以后也没有深想。

    “二姑姑为了救我做出如此牺牲,我难道还在乎那么多吗?”

    花无缺终究还是说服了自己。他环顾了下四周,天上乌云滚滚,大地一片漆黑,此处又是极为偏僻之地,想必不会被人发觉。

    “二姑姑,我这么做只为了救你,绝无冒犯之心,还请二姑姑恕罪。”

    花无缺为了稳妥起见,找到一个乱石堆旁。这样即便是有人经过,也未必能够发现。就算被发现,他也能及时做出反应。

    一切就绪,他颤抖的手轻轻地解开怜星的裙带……

    那乌云遮住了天,也遮住了地,唯一遮挡不住的是真善美的人心。

    ……

    时间一滴一滴的过去,终于,感受到了怜星的伤势得到修复,逐渐有了生机,从死亡线中挣扎出来,花无缺一颗紧张的心松弛下来。

    怜星并没有立即醒来,还需要一段时间的静养。

    这里到处都是大大小小尖尖的石头,花无缺只好再次将怜星搂在自己的怀中,充当肉垫,避免受到二次伤害。

    “二姑姑,你会好起来的。”

    花无缺以前从未如此亲密接触过他的二姑姑,此刻两人紧紧拥抱在一起,令他忽然间产生一种奇特的感受。

    他鼓起勇气,望着二姑姑那张绝美清秀的脸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真的不是你们的〕〔违规者俱乐部〕〔医世无双〕〔仙阵世家〕〔皇城谍影〕〔震惊,冷冰冰的厉〕〔神医狂婿〕〔离婚吧,别耽误我〕〔被夺一切后她封神〕〔我收服了宝可梦〕〔空间种田:糙汉的〕〔聘为妻〕〔极品天医〕〔四合院:从签到开〕〔一方守界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