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梦回最初你安好〕〔影视剧世界的实习〕〔乡野小神医〕〔至暗时期〕〔木叶的风之子〕〔寻宝神瞳〕〔团宠锦鲤小福宝:〕〔吞噬星空从绑定罗〕〔神级影视:开局拉〕〔云绾宁墨晔〕〔废柴修仙,一飞冲〕〔末日之我有一个游〕〔麒麟神相〕〔穿书后我娇养的小〕〔魏晋干饭人〕〔绝色美女总裁的贴〕〔盛夏伴蝉鸣〕〔古武医婿〕〔女尊世界之修仙十〕〔我假太监的身份被
55dns加速器      小说目录      搜索
穿越从恶人谷开始 第五十一章:心机女人
    _:穿越从恶人谷开始 第五十一章:心机女人

    从这两个人的对话,江渔便知道应该是轩辕三光和黑蜘蛛。

    轩辕三光,十大恶人之一,人称“恶赌鬼”,此人虽有恶人之名,除了喜欢逼赌之外,倒也没有什么别的恶行。

    光明磊落,义气当头,反而算是一个好汉。

    黑蜘蛛,袖管藏有千年蛛丝,来去无踪,轻功一绝,常年戴有黑色面具,性格直率刚烈,算是一方游侠。

    轩辕三光和黑蜘蛛臭味相投,成为至交好友。

    两人走在一起并不奇怪。

    江渔从他们谈话的内容知道,这一趟木屋之行不必去了。他们口中说的女子,显然就是慕容九。

    慕容九如今“化石神功”大成,黑蜘蛛自然不是敌手。

    江渔暗暗好笑。虽然因为他的乱入,使得剧情与原著发生偏差,但有些事情似乎冥冥天意,并未发生改变。

    比如,黑蜘蛛对慕容九的情义。

    原著中黑蜘蛛爱上了失忆中的慕容九,默默付出,虽然过程曲折,但最终还是有情人终成眷属。

    如今的黑蜘蛛,想必也对慕容九一见钟情。

    按说,以黑蜘蛛的轻功,就算不是慕容九的对手,但想要逃走应该不难,但他宁可挨一顿毒打。

    这是什么?爱情。

    爱情使人冲昏头脑,被所爱的人打一顿也是一种幸福。

    不过,现在的慕容九可没有失忆,黑蜘蛛到底能不能追求到她,还是个未知数。

    慕容九既然逃了出来,铁萍姑自然也得救了。至于铁心兰,如果相信天意注定的话,有花无缺在,应该也不会有事。

    突然间,江渔心头涌现一丝悲凉之意。

    正如原著中,很多美女都是小鱼儿先认识的,结果心有所属的都是别人。比如铁心兰和花无缺,慕容九和黑蜘蛛,铁萍姑和江玉郎……

    也就张菁是个例外。

    即便如此,当初小鱼儿为了逃避追杀,与张菁斗智斗勇中也曾有发展感情的趋势。那时候的张菁虽与顾人玉认识,但还没有发展恋人的关系。

    张菁见江渔别有深意地看着她,到:“你,看什么?”

    江渔打了个哈哈,到:“没什么。”

    张菁也没特别在意,蹙眉道:“也不知道慕容九妹现在怎么样了,要不还是我和你一起去救吧。”

    江渔这次很肯定地道:“不用了,她已经得救了。”

    张菁惊喜道:“真的?”

    “当然是真的,不过可能因为别的什么事情,没有来和你会合,你不必等了,直接下山去吧,说不定还能碰上她们。”

    张菁“嗯”的点头,便准备离开。

    “等等!”江渔忽然叫住她,然后从身上取出一件东西递交给她。

    张菁茫然地接过那东西,见是一个小小的酒壶。那酒壶是凡铁制成,由于年代悠久外表已是锈迹斑斑,丝毫看不出有什么珍贵之处。

    “这是……?”张菁疑惑地问道。

    江渔笑道:“你不是一直想要得到燕南天大侠的遗物吗?这个酒壶就是他曾经使用过的,你拿回去给你娘,或许她能认出。”

    张菁吃惊地望着江渔道:“你……怎么会有燕大侠的遗物?”

    “此时说来话长,以后或许你就会明白,放心吧,虽然我骗过你很多次,但这一次保证没有骗你。”

    张菁又惊又喜。

    她此行的目的就是为了能够得到哪怕一件燕南天的遗物,回去送给母亲,安慰她的心。自得知宝藏是假的,难免大失所望。

    没想到此刻竟然意外获取这件酒壶,令她喜出望外。

    与江渔相处这么久,对他的秉性有所了解,知道在这件事上他绝不会无缘无故欺骗她。

    “江渔,谢谢你!”

    张菁喜极而泣,激动之余,不禁张开手臂,给江渔一个大大的拥抱。江渔拍了拍她的肩膀,道:“好了,你走吧。”

    “你不和我一起下山吗?”张菁问道。

    江渔笑了笑道:“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迟早要分开,不如就在这里好了,若是有缘,一定还会有见面的机会。

    张菁恋恋不舍,最终还是独自离去。

    这里,只剩下江渔一人。自从离开恶人谷之后,他一直与邀月为伴,而今,他终于摆脱了邀月,本应该很开心的,但不知为何却有些茫然失措。

    接下来,我该去哪儿,我要做什么?

    天下之大,江渔一时间竟然不知何去何从。

    “算了,这天下我哪里去不得?什么江别鹤、魏无牙,我还没有会会他们呢,有必要也该让他们都吃吃苦头。”

    江渔长舒一口气,决定离开这里,去向远方。

    谁知他还没有走出去几步,忽然浑身一阵剧痛,痛如刀绞,心如针扎,脚底一滑,滚落在地,痛不欲生。

    对于这种疼痛的感觉,他其实并不陌生。

    当初他第一次遇上邀月,就被她在自己的奇经八脉上做了手脚,可是,邀月此刻并不在身边,无人催发内力,怎么还会如此疼痛?

    难道是……邀月已经死了,她的鬼魂来向自己索命?

    江渔虽然不信鬼神,但无故突发状态,不由的不胡思乱想。他环顾四周,空荡荡的,并无一个人影。

    “邀月,你难道做鬼也不肯放过我吗?”

    “就算当年江枫对不起你,你又何必牵连到下一代?你的心如此狠毒,也难怪没有人会喜欢你。”

    “有本事你就直接杀了我,我可不怕你。”

    江渔不停地大声叫骂,或许只有这样,才能好好发泄,从而减轻疼痛。这种疼痛与一般的疼痛不一样,简直就是一种酷刑,一种折磨。

    “苍天啊,你干嘛让我穿越成小鱼儿,让我遭受这么大的苦难。”

    他仰起头来,开始向老天爷诉苦。

    忽然,他想起了一件事。这件事与他此刻的疼痛有极大的关系。看太阳的方位,现在应该是申时。

    他想到,每天这个时候,邀月不是忽然扇他一个耳光,就是在他屁股上踢一脚。

    原先他并未在意,但现在想来绝非是巧合。为何会在这个时间段揍他?其中必然有什么缘故。

    难道说,他每当到申时,就会疼痛发作?

    邀月总是找借口打他,是不是这样做,就可以避免疼痛发作?想到这里,江渔开始扇自己的脸,再用力一屁股坐在地上。

    可惜的是,这种自残行为一点用也没有。

    邀月看似随随便便的打他,想必是暗地里运用了什么独特的手法。

    由此可见,邀月从一开始就对他严加防范。就算他有本事从邀月的手掌心逃走,无论逃得多远,最后必然会因为无法忍受的疼痛而乖乖回去。

    这个女人……简直太有心机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真的不是你们的〕〔违规者俱乐部〕〔医世无双〕〔仙阵世家〕〔皇城谍影〕〔震惊,冷冰冰的厉〕〔神医狂婿〕〔离婚吧,别耽误我〕〔我收服了宝可梦〕〔空间种田:糙汉的〕〔被夺一切后她封神〕〔极品天医〕〔聘为妻〕〔四合院:从签到开〕〔一方守界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