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木叶宇智波的求生〕〔大虞执刑官,开局〕〔灾厄之冠〕〔在奥特世界当法王〕〔半岛餐厅物语〕〔天皇巨星从做天仙〕〔唐枭〕〔都市最强天医〕〔超凡医王〕〔狂犬之城〕〔NBA:开局抽中篮板〕〔重生之芯片大亨〕〔全民转职之我的被〕〔斗罗之刷到极品武〕〔梦回最初你安好〕〔影视剧世界的实习〕〔乡野小神医〕〔至暗时期〕〔木叶的风之子〕〔寻宝神瞳
55dns加速器      小说目录      搜索
今朝鸾归时 第十五章:对峙
    虽是这么想,但她心中还是惴惴不安,夜不能寐,眼中血丝严重,整日愁眉苦脸。

    时间很快就过去了,转眼,明日便是朝堂对峙之时,江月这两日闭门整理自己脑海中的思绪,再和孟依依送来的折子相结合,终于写下了一个完整的方案。

    她伸了个懒腰,心想:终于可以好好睡一觉了。

    夜深人静之时,楚尧偷偷潜入江月的房中,动手翻着桌上那几厘米高的折子,满眼震惊,看来皇上的思虑多余了,她根本就用不着自己的帮助。

    心中对江月的钦佩之意更加浓烈,像她这般有头脑的女子并不多见,若是江月身为男子,定是宰辅之才。

    想到江月的抱负,说不定她身为女子也能官至丞相,只是其中会面临着更多的磨难。

    清晨,江月醒来,并未发现自己的东西被人动过,她拿起桌上的折子,就上朝去了。

    在玄武门口,正好遇上她今日的对手太傅周庭,江月本不欲争吵,可周庭却不长眼上前主动挑衅。

    “郡主,现在后悔还来得及,朝堂并非女子的地方,就算认输也不会有人说什么。”

    周庭满脸的自信,他的计划可是昨日大半朝臣共同拟定,岂是区区女子可比。

    “太傅何必在这逞口舌之快,输赢如何,自有皇上那个定夺,太傅这么想本郡主提前认输,是在担心什么吗?”

    江月神采奕奕,丝毫不理睬周庭在背后气得吹胡子瞪眼,直接朝着金銮殿走去。

    朝堂之上,江月和周庭各自将自己的折子呈了上去。

    皇上一言不发,率先打开了周庭的折子,表情没有任何的变化,但是周庭却扬起了下巴,一副必胜无疑的姿态。

    看完后,皇上低垂的眼眸轻轻抬起,扫了周庭一眼,周庭的这份折子已经算得上极好,比起以前有过之而无不及,是一个非常不错的方案。

    他略带担心地划过江月,心想昭华的胜算并不大,但是见江月脸上平静如水,没有丝毫的紧张,皇上心生疑惑,不禁翻开江月的折子。

    才看两页,皇上的眼睛亮了起来,双手激动地不停颤抖,他忍着澎湃的心情,将折子从头看完尾,忍不住站起身来,哈哈哈大笑,不停地鼓掌,不由发出感慨。

    “朕得一昭华,是离国之福啊!”

    周庭扬起的下巴还没来得及收回了,就听见皇上的话,不可置信的表情定格在了脸上,皇上此话的意思是,江月赢了?

    江月怎么可能会赢,怎么会有比他们更完善的方案,朝堂上顿时议论纷纷,皆不敢相信眼前的结果。

    江月微微一笑,“离国有皇上这一明君,才是百姓之幸。”

    皇上听见江月的奉承,心情大好,笑声也更加畅快,又见一众朝臣怀疑的眼神。

    “李公公,将昭华的折子给他们过过目。”

    朝臣一个接一个地传阅着江月的折子,见过都面露震惊,皆对其内容连连点头。

    周庭虽然也很惊讶江月竟然能写出这么多东西,不过他越往后看,表情越发奇怪。

    “这确为郡主所写?”

    “自然,太傅有何疑问?”江月神情淡淡,丝毫没有因为皇上的赞赏有任何骄傲自满。

    “那本官就明白了,虽然折子上,通篇内容看似合理,但是其中诸多地方却多有悖论。”

    “太傅可是指其中地形地貌?”江月问。

    “郡主既然知晓,又为何写出这样的折子,难不成在糊弄我们?”

    见周庭气得拂袖,江月慢条斯理地说:“太傅眼界莫要太过狭隘,纵然太傅博览群书,殊不知有一句话叫做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

    ”太傅可曾想过书乃是前人所著,距离今时今日又经历了多少个春秋,日转星移,沧海桑田,没有什么是一层不变的。”

    “抛却书中所言,太傅可知现在江南一代地势如何?位置如何?洪水发量如何?洪水流向如何?河流去向又如何?”

    “太傅又是否知道江南为何频发洪水?而且又为何一年比一年严重?”江月的目光落在周庭的身上,“敢问太傅,可曾认真思考过这些?”

    周庭嘴角微微抽动,江月问的这些在书中都是一些常识问题,闭着眼睛都可以回答出来,但是去了书,他却浑然不知。

    “本官是不曾了解过这些,难不成郡主就知道?”

    “正是。”江月点点头,“本郡主有幸曾在南边带兵,也可以看作在江南生活过几年,自然对它的地形地貌,更加熟悉,也是应地制宜写出的这份折子。”

    “太傅对折子中若有不理解的地方,尽管提出来,江月必将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周庭本就是有心为难江月,自然会毫不客气。

    他将其中他有疑惑的地方通通以刁钻的方式提出来。

    但江月也不是全然没做准备,一一完善地给出了合理的解释。

    一番舌枪唇战之后,朝堂众人对江月早已不是那浅薄无知的印象。

    周庭也心中暗暗佩服,只是他作为朝中老臣,又怎会拉的下脸承认自己能力不足。

    “虽然郡主对此皆做出了合理的解释,但毕竟是纸上谈兵,不足以让本官信服。”

    江月见周庭已然松口,遂紧跟着道:“三个月,以三月为期,本郡主自会将江南水患治理妥帖,如若不然,江月提头来见。”

    江月此番大胆的行为引得朝内一阵喧哗。

    军令状?江月竟然敢立军令状?

    难道她不知道水患这种东西全看老天爷,要是运气不好,遇上着三个月接连下雨,那江月此行将必输无疑。

    皇上也是想到了这一点,面露难色,他不是不相信江月的办法,而是天有不测风云,三个月未尝太短了些。

    “请皇上下旨。”

    皇上见江月心意已决,这才开口,“授尚书府嫡女江月为都水司,明日前往江南,此外赐都水司尚方剑,事出紧急,可先斩后奏。”

    皇上心知江月此行必当困难重重,但愿尚方剑能给予她一些便利。

    “谢皇上,臣定不负重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真的不是你们的〕〔违规者俱乐部〕〔医世无双〕〔仙阵世家〕〔皇城谍影〕〔神医狂婿〕〔震惊,冷冰冰的厉〕〔离婚吧,别耽误我〕〔被夺一切后她封神〕〔我收服了宝可梦〕〔空间种田:糙汉的〕〔极品天医〕〔聘为妻〕〔四合院:从签到开〕〔一方守界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