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梦回最初你安好〕〔影视剧世界的实习〕〔乡野小神医〕〔至暗时期〕〔木叶的风之子〕〔寻宝神瞳〕〔团宠锦鲤小福宝:〕〔吞噬星空从绑定罗〕〔神级影视:开局拉〕〔云绾宁墨晔〕〔废柴修仙,一飞冲〕〔末日之我有一个游〕〔麒麟神相〕〔穿书后我娇养的小〕〔魏晋干饭人〕〔绝色美女总裁的贴〕〔盛夏伴蝉鸣〕〔古武医婿〕〔女尊世界之修仙十〕〔我假太监的身份被
55dns加速器      小说目录      搜索
今朝鸾归时 第十章:原来是旧识
    自然而然,江月的余生都只会不得意,这才是孟依依的目的。

    不过孟依依向外标榜的都是自己对江月有多爱护,肯定不会让人知道她的真面目,表面上还是一副为江月择到了好夫婿的欣慰笑容。

    当晚她便给皇上说了此事,忍着恶心将沈轩从头到尾夸了一遍,最终得到了皇上的点头,下了圣旨赐婚。

    不过她万万没想到江月竟然会逃婚,还立下战功,简直出乎意料。

    朝堂上的事她也已经知晓大半,心中也明白皇上必定会怪罪于她,她为了维持自己在皇上心中的形象,不得不先来御书房脱簪请罪。

    “皇后怎么还蹲着?”

    孟依依终于等到了皇上开口,她收敛了脸上恶毒的神情,换上一副贤良淑德的模样,浅浅地回复。

    “臣妾见皇上正在为国事繁忙,不忍心打扰,况且只不过是多行了会儿礼,并无大碍。”

    孟依依缓缓地站起身来,一袭白衣裹着她摇摇欲坠身子配上眼中含着的泪花,让人心里不由自主地生出一份怜惜。

    看着孟依依这幅模样,皇上的态度软了下来,“皇后怎么想着来御书房了。”

    “臣妾听闻了侯府的事,想到自己竟然听信了蒋芩的妇人之言,差点将月儿推进火坑,心中很是愧疚,特前来向皇上请一道出宫的旨意,亲自前去给江淮和月儿赔罪。”

    “想当初臣妾想着侯府勋贵,身份也能配得上月儿,即使月儿性格稍稍任性,可上面有皇上护着,他们定会好好对待月儿,此生也能平安顺遂,谁知……”

    孟依依话还未说完,眼中打转的泪珠随即流了出来。

    皇上看见孟依依已经哭得泣不成声,想到她也是一番好心,也不再忍心苛责她,只是沉吟一声,“皇后还是耳根子太软。”

    又想了想继续说,“昭华此事,确实是你我不妥,朕不便出宫,你代朕去看看她吧。”

    “谢皇上,许久未见,不知月儿可瘦了……”孟依依破涕而笑,故意在皇上面前念叨着。

    皇上看着她的模样,摇摇头笑道:“皇后,你啊,这都快宠得昭华没边了,朕记得库房中有一块凤鸾白玉佩,你将它带给昭华吧。”

    孟依依一听,表情瞬间僵硬,不过又很快地调整了过来,“皇上还取笑臣妾,您难道不是吗?月儿要是知道皇上将凤鸾白玉佩赐给了她,心中定会欢喜,臣妾代月儿多谢皇上。”

    出了御书房,孟依依的贴身婢女容娟便迎了上去,扶着她朝凤藻宫走去,见她一路上脸色深沉,遂开口问,“娘娘,皇上为难你了?”

    孟依依摇了摇头,“你等下去库房将凤鸾白玉佩取来,随本宫换身衣服去尚书府。”

    “凤鸾白玉佩?”容娟一脸诧异,“这可是嫡出长公主的象征,怎可……”

    “你都知道,皇上怎会不知这块玉佩的意义所在,将这样的东西送给江月,岂不是公然打本宫的脸。”

    孟依依不停绞着手上的手帕,恨不得将它撕碎,“他不愿意与本宫生儿育女,却将本宫那好姐姐的孩子疼得像眼珠一样,他不是不喜爱孩子,只是不爱本宫而已。”

    “横竖孟柒已经死了,何苦拿一个死人同自己置气,何况皇上从不纳妃,心里还是有娘娘的,娘娘只要生下个一男半女,皇上定然会欣喜得不得了。”容娟苦口婆心地劝着孟依依。

    “你不懂,死了的才会成为白月光,而活着的人,不过是那白月光下的影子。”孟依依满目苍凉,看着这宫中熟悉的一草一木,心境早不如当年。

    “本宫倒宁愿皇上纳妃,起码这样,本宫还是有一丝希望的,至于孩子……”

    孟依依没有说出口,她又怎会好意思说出口,成婚快二十年,皇上从未碰过她,怎么可能会有孩子,皇上心心念念的只有孟柒那贱人。

    每次皇上在凤藻宫留宿,都是整夜与她谈论着与孟柒的过往,而她却也只能咬着牙关,附和着,夸着,装作姐妹情深的模样。

    孟柒欠她的东西,她定会一一从江月身上讨回来!孟依依想着,可面上纹丝不动,仍旧一副活菩萨的模样。

    “好了,不说了,你去将东西取来,便出发。”

    容娟将凤鸾白玉佩取来,还是有些不情不愿,“娘娘,要不咱们不去了吧,反正江淮也……”

    “去,为何不去,这一遭是做给皇上看的,装了这么多年,怎能半途而废。”孟依依揉揉自己的眉心,打起精神。

    得了皇上的旨意,孟依依一路畅通无阻地出了宫。

    她快二十年没有出宫了,沿街的叫卖声充斥进她的耳朵,感到莫名的热闹与生气,孟依依挑起轿帘,往外望去,一片祥和,百姓的脸上洋溢着热情满足的笑容。

    她不禁恍惚,自己有多久没有这样笑过了……

    好似就是从进宫开始,宫中人人自危,行事小心,哪个人的肚子里不是装着九曲回肠,说出的话要转着七八个弯才能明白其中的意思,哪里还会有这么简单的快乐。

    “等下本宫去见江淮,你去平南王府看看,是否楚钰回京了。”孟依依就算羡慕百姓的安泰,也并没有忘记自己的出宫的目的。

    容娟答了一声是,她今日也在御书房外看见了楚尧,难怪娘娘会这般紧张。

    不久,孟依依的软轿停在了尚书府的门口,同时另一座小轿也停在了尚书府门口。

    两轿同时拉帘,四目相对,空气中的气氛瞬间古怪起来。

    那妇人一见孟依依,还微笑着的嘴角顷刻拉了下来,这个人,她做鬼都不会忘记,寒霜布满脸颊,“蒋依依,你来这做什么?”

    蒋依依一看,原来是老熟人,正是她那好姐姐的侍女清雨。

    “清雨,好久不见。”蒋依依上下打量了一番,“看来这些年你过得很好!”

    “好与不好与你何干?你还敢来尚书府?”清雨上前挡在尚书府的门口,她定然不会放孟依依进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真的不是你们的〕〔违规者俱乐部〕〔医世无双〕〔仙阵世家〕〔皇城谍影〕〔震惊,冷冰冰的厉〕〔离婚吧,别耽误我〕〔神医狂婿〕〔被夺一切后她封神〕〔我收服了宝可梦〕〔空间种田:糙汉的〕〔极品天医〕〔聘为妻〕〔四合院:从签到开〕〔一方守界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