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唐枭〕〔都市最强天医〕〔超凡医王〕〔狂犬之城〕〔NBA:开局抽中篮板〕〔重生之芯片大亨〕〔全民转职之我的被〕〔斗罗之刷到极品武〕〔梦回最初你安好〕〔影视剧世界的实习〕〔乡野小神医〕〔至暗时期〕〔木叶的风之子〕〔寻宝神瞳〕〔团宠锦鲤小福宝:〕〔吞噬星空从绑定罗〕〔神级影视:开局拉〕〔云绾宁墨晔〕〔废柴修仙,一飞冲〕〔末日之我有一个游
55dns加速器      小说目录      搜索
今朝鸾归时 第八章:立储
    “若是她们可以同你们一样,脚走过离国的大江南北,眼看过人间的世事百态,你们还能确保她们情愿做你们手上的提线木偶,任你们摆布吗?”

    江月的话震耳欲聋,不停地在他们耳边循环。

    “谬论,简直荒谬,郡主不知是受了什么人的蛊惑,竟然发出这样离经叛道的言论。”周庭像是被踩着痛脚的猫一样,炸着毛反驳。

    江月之前自己也没有意识到这些问题,直到她南下时……

    她看见过丈夫为了金钱,将自己妻女卖进烟花之地。

    她看见过父亲为了升官将女儿送给七老八十的老头糟蹋。

    她看见过男孩可以在学堂读书,女子却只能在家中干活补贴家用。

    她这才反应过来原来世道这般不公。

    所有人都将家中的男子看作天上的云,女子看作地上的泥。

    她不想自己以后也是这样的生活,不想自己以后的子女也过着这样的生活,所以她想要改变,到了今日,机会才送到了眼前。

    “太傅之所以觉得我离经叛道,不过是因为我违反了你们对女子的定义,如果有朝一日,这些随处可见时,那我不过是走了人生中的一步路而已。”

    “皇上,郡主此言实在是有悖常理啊。”

    周庭看自己说不过江月,便将此事丢给皇上,只要皇上不同意,那江月的想法就不可能实现。

    皇上虽然震惊江月的言论,不过细细想来却并非没有道理。

    如果江月当真可以开创女官制,倒是可以让离国产生更多的人才,不过此事却不能由自己一力压下去,因为朝廷官员反对者甚多,作为皇上必须要各方制衡。

    “太傅说得在理,不过君无戏言,朕既然答应要满足昭华的一个要求,岂能当场反悔,朕甚是为难啊!”

    “不过朕倒是有一个主意。”

    “江南水患已久,朕三番两次派大臣前去,皆未见成效,以三日为期,你们双方若是谁能拿出更完善的解决办法,便依谁所言。”

    “众卿意下如何?”

    周庭心中甚是高兴,想来皇上也并不想郡主插手朝堂之事,否则怎么会提出这个明显对他有利的方案。

    江月面上不显,心中却差点笑了出来,水患?她再熟悉不过了,有一年的梦都是围绕着水患。

    “皇上圣明。”

    显然这个办法双方都很满意,皇上点了点头,宣布了退朝。

    才出了大殿,周庭的周围便围上一群人,叽叽喳喳地说着。

    “周大人,此番你可算是赢定了,一个妇人怎会懂水患如何治理。”

    “是啊,就算是打了胜仗,不过也是侥幸而已,还妄想染指朝堂,不自量力。”

    “就是,就是……”

    ……

    周庭的尾巴都快翘到天上去了,恨不得他们再继续多说些,不过表面上却提醒且谦虚。

    “诶,不可妄议郡主,不过此番治理水患的法子还是要仰仗大家,毕竟周某也只是一介书生,知之甚少。”

    此话也安抚了其中眼红周庭出了风头的官员,跟着保证。

    “哪里哪里,周大人客气了……”

    “周大人,放心,我们自然会竭尽全力的。”

    “此事关乎百姓,我等自当义不容辞。”

    ……

    “咳咳——”

    听到咳嗽声,众人回头一看,江月正站在他们身后,想到自己背后说的坏话很有可能已经被当事人听到,脸上不停地哂笑,相互告辞,便各自回府去了。

    江月嗤笑,都是读过十年圣贤书的人,竟不知当着人不能说的话,背着人也不能说,捧一踩一的把戏玩的倒是顺手,难不成这些年这些人就是靠着阿谀奉承往上爬的?

    不过江月也只是想想而已,毕竟现在她重中之重的事情是将梦中处理水患的法子结合本朝江南的实际情况,尽快草拟出一个合适的方案。

    正当这时,在御书房等皇上的楚尧都快睡着了,听见脚步声,他闭着眼睛,声音有气无力,“李公公,别上茶了,我都快喝饱了,皇上什么时候回来啊!”

    “朕来晚了!”皇上一进门就看见楚尧托着下巴打瞌睡。

    楚尧听见皇上的声音,瞬间睁开了眼睛,坐直身子,想要起来行礼,却被皇上一把按住。

    “不必拘礼,随意就好!”皇上的语气满是温和,与刚刚朝堂之上完全不一样,“看你方才的行为,是之前认识昭华?”

    “嗯,见过几面,像她这样不守规矩的女子倒是少见。”

    楚尧也不推三阻四,直接坐回了原位,脑海中闪过江月的一嗔一笑,嘴角不自觉漏出一丝弧度。

    “昭华是有些任性,不过她并无坏心,以后望你能多照应她几分……”

    “别,我无意朝堂,此次前来只是因为师傅在京城失踪了,我想来看看到底怎么回事。”

    楚尧打断皇上的话,将自己和朝堂撇清楚关系,他可不想自己的一辈子都被葬送在这皇宫之中,更不想自己的后半生都在生活在尔虞我诈中。

    “朕知你无意朝堂,但是如今除了你也没有更合适的人选,朝上这帮人各有各的鬼心思,朕时日无多,必须培养一个接班人。”皇上叹了口气,他也是别无办法。

    “想要继承人,那还不简单,自己生一个不就好了。”

    楚尧说话并不拘束,他也知皇上看惯了那些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虚伪人,更喜欢直来直去的性格。

    正好这一点对上了楚尧的胃口,若真是让他天天像朝臣那样表里不一,还真的做不出来。

    楚尧也早已经知道皇上只要几年的光景了。

    起初皇上和他父亲平南王征战沙场时,风餐露宿,身上到处都是刀伤剑伤,已经损害了身体的根本。

    平定边关后,父亲倒是可以归隐,过着闲云野鹤的日子,可是皇上却不得不提起十二分精神面对朝堂的一众牛鬼蛇神,耗费心力,身体也就越来越不好。

    之前他前来给皇上送药时就看见皇上的脸色不对,遂提出要师傅神医谷谷主景仲前来瞧瞧。

    可是师傅走了京城这儿一遭便再也没有回去,他此番前来只是为了调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真的不是你们的〕〔违规者俱乐部〕〔医世无双〕〔仙阵世家〕〔皇城谍影〕〔震惊,冷冰冰的厉〕〔离婚吧,别耽误我〕〔神医狂婿〕〔被夺一切后她封神〕〔我收服了宝可梦〕〔空间种田:糙汉的〕〔极品天医〕〔聘为妻〕〔四合院:从签到开〕〔一方守界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