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修仙小村长〕〔不负寒光不负你〕〔最强终极兵王〕〔买一送一:总裁爹〕〔千亿宠婚:重生娇〕〔修罗战帝〕〔美漫之无限附身〕〔暗恋成欢,女人休〕〔农家有女:玄学大〕〔重生,女主虐渣手〕〔农门追妻令:娘子〕〔重生学霸商女:枭〕〔九龙圣祖〕〔快穿女配开挂中〕〔重生通讯教父〕〔杨小天〕〔江鱼〕〔寒门继承人〕〔楚炎〕〔张牧
55dns加速器      小说目录      搜索
农门医妃:妖孽王爷太难养 第677章 争气一点啊
    萧琛不必说,身为储君多年,要登基做皇帝的念头已经根深蒂固刻到骨子里去,再也拔不掉,摆在第一位什么也越不过去,江山有了,什么样的美人没有,即使要云笑也是可以的。

    萧杰跟萧洛对云笑只是贪恋一时的美色,绝对不可能为此搭上自己的地位。

    萧晓的命是云笑救的,对云笑也动过心思,更是将其当做唯一的知心人,可是这性命得来不易,死过一回的人更是珍惜这新生的性命,他发现自己在踌躇就知道他比不过萧夜的情深义重。

    最后再提萧景,青梅竹马的情谊,更甚是同为一个来历,在这世上便是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的唯二两人,谁都比不上的关系,可是呢?

    跟自由主义时代的现代不同,这里等级森严,高贵的荣华富贵,低贱的没入尘埃里,萧景心态早就变了,他固然是想要云笑的,可是,这上好的生活,他也不远放弃。

    鱼与熊掌,不能兼得该当如何呢?

    萧景在心里安慰自己,唯有保全他自己,日后才有能力去想办法如何为云笑脱罪,不能两个人都获罪受制于人,那是愚蠢的做法。

    可是几人看着两个人的背影心里都有些复杂。

    冷心冷情的萧夜竟然也会有这样重情重义的时候,萧景跟萧晓心里不舒坦,其他三人感叹的同时不禁又有些不屑的想着,大丈夫成大事如何能够这样顾及儿女情长。

    皇太后跟皇后一直在宫里,虽听说了萧夜定亲的消息,也只当他年纪大了到了婚配的年纪,毕竟他一贯都冷着脸,小小年纪的时候就已经是板着一张脸,谁动情都轮不到他啊。

    两个人心里都有些诧异,竟是都看走了眼,看似最无情的人,没想到却是最有情的人。

    不参与争储,始终孝顺,任凭皇帝怎么忽视差遣都任劳任怨,在皇帝病重的时候依旧未起过任何念头,衷心护驾不说,在未婚妻面前颇有大丈夫担当,一点不怕牵扯,往深了想,更证明了对皇位一点心意都没有。

    “罢了罢了,看你双目有神,清澈透亮,应该是个心思纯善的好孩子。”皇太后一辈子经历过多少事,见过多少人,看人还是很准的,以前只听过云笑的事情,今天算是第一次见,“既是时辰不多,你且去吧。”

    皇后脸色微微一变,却也说不了什么,跟萧琛眼神来往两回,才安了点心,两个人都是一个想法。

    床上的皇帝那脸色都白得跟死了一样,又过了这许久,抬眼看去,出气多进气少,眼瞧着是不可能救得回来的。

    任云笑妙手回春,也不可能真的跟阎王爷抢夺。

    云笑对着皇太后拜了拜恳求道:“皇太后容秉,皇上病情太重,光药石不能够,需要从外海买进的器械才有一线生机,如今都在臣女泰康巷的小院子里,器械庞大沉重,一时搬动不及。”吞了吞口水,云笑硬着头皮说道,“时辰紧急,臣女斗胆要求护送皇上出宫接受医治。”

    “大胆。”皇后大声怒斥,“皇上千金万金之躯,如今又病重昏迷,岂可冒险出宫,简直胡闹,我看你就是浪得虚名。年纪轻轻的,举止这般不妥当,想来也没多大本事,本宫看还不如张榜遍访名医。”

    萧夜语气平平道:“母后,若错过了时辰,父皇等不到张榜。”

    这个残酷的现实谁不知道啊,皇后跟萧琛就是要把这个时辰给耗过去啊。

    皇后心里不满,萧夜这个人还是这般的不讨喜,说起话来依旧难以入耳。

    皇后还欲再说什么便被皇太后挡下,一个眼神看过去,仿佛看穿了皇后所有的心思,令她一滞,所有的话全被堵在心口,怔怔的最终垂下了眼睑。

    反正治不好,这般奔波折腾的搬来动去只怕死得更快,皇后也不做这无谓的争执,只看萧夜等人作茧自缚。

    拖到现在,皇帝其实全靠着云笑方才的一股子异能才撑住,整个人看起来实在不好,皇太后也不再拘泥,当即都果断应下。

    在禁卫军的护送下,皇帝几乎是浩浩荡荡的被送到了泰康巷,这样的阵仗,十分惹眼,顿时就惊动了全京城。

    一看禁卫军便知道被围在其中的人是皇上,这样的动静令所有人心里都惶惶。

    皇帝中风,太子监国,这都是大家知道的事情。

    禁卫军的方向径直往泰康巷去,那里住的谁,往哪家去,大家用膝盖想都知道是昭明郡主,医仙大人。

    萧晓的事情还在不久前呢,大家还记忆犹新,怎么可能忘得了。

    这得严重到什么程度,连昭明郡主进宫都没法子,非要送出宫来。

    听说泰康巷里头是有玄机的,一时之间京城的权贵人家都私底下猜测起来,这个天怕不是要变了吧?

    太子党的人都私底下暗暗的欣喜,反倒是二皇子党,个个如丧考妣的,纷纷觉得没有明日了,一时之间闭府不出,并且偷偷的派着人出去查探。

    外面的人如今还算稳得住,要是他们知晓宫里发生的小政变,怕是当场就要吓得尿裤子。

    云笑无暇顾及其他,跟着禁卫军一道回了泰康巷,助手也不找东方澈了,只叫上朱福生跟那月中堂。

    月中堂诧异之余又十分高兴,他对云笑的传言了解的不少,对她的医术很是好奇,在宫中这段时日一直好奇,但是都压着,最后才厚着脸皮跟进殿内,发现了云笑的小动作就更加的好笑又好奇。

    他自然看得出来云笑针灸的手段一点作用都没有,可是皇上确实是眼见着好转了,如何能不令他更加好奇。

    朱福生一介草民,被云笑找来的时候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一见到里头的皇帝,扑通一声直接就跪下去了:“师傅,师傅,我,我头晕手软脚软,还有点眼花,那,那外头的人似乎是禁卫军,这昏迷的人,身着明黄,明黄可是只有,只有黄色才能着的颜色。我是不是眼花了?”

    云笑:“……”这还有一个外人呢,你是我徒弟,争气一点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在地球提取万物〕〔King!晚上好〕〔因为有你才有光〕〔超神从主播开始〕〔男神今天又失恋了〕〔庄牙奋斗史〕〔王爷是病娇,要宠〕〔那个男人教会我的〕〔冉魏霸业〕〔桃花不凡:男神,〕〔我和我的沙雕影子〕〔督主有病〕〔请叫我小天天〕〔桃运透视神医〕〔报告长官:夫人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