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超级老公宠我上瘾〕〔致命亲爱的〕〔神级大明星〕〔无敌副村长〕〔总裁霸爱,老公请〕〔抗战之猛将召唤〕〔最强技能系统〕〔欺世盗国〕〔超强瓷婚:超拽新〕〔猛兽出笼〕〔请回头,我,还在〕〔反派影后超级拽〕〔穿越后,我成了国〕〔恋战新梦〕〔现世魔王〕〔重生之都市修真者〕〔点道为止〕〔七零律政俏佳人〕〔乡村小医圣〕〔荣耀的华娱
55dns加速器      小说目录      搜索
农门医妃:妖孽王爷太难养 第800章 你听错了
    女人的友谊向来都是很神奇的,萧湘以前第一眼就跟云笑契合上,之后莫名奇妙的两个人身份悬殊的就这么来往上了,发生了这么多事也没断了交情,反倒越走越近,这会儿都住到溪山村来了。

    但是,吵起架来那也是火气真大的吵。

    青青在三句之后就果断的掀了帘子出来坐在马车沿上一脸呆滞,抽空瞅了一眼王青山,这实诚的孩子,居然还操心担忧上了。

    察觉到青青的视线,王青山才小声的问道:“这是咋的了?怎么好端端的两个人就吵起来了。”

    他也是震惊啊,云笑以前在他眼里一直是溪山村的村花,很洁白,很柔弱的那一种花,白莲花似的,还带着自己的坚韧,品性还高洁,没成想还能有这样生猛的一面。

    更别说萧湘了,在他短暂的相处时间里,萧湘的通身贵气都掩盖不住,一看就不是什么穷苦人家出身的,嗓门出来也挺洪亮啊。

    “没事。”青青简单的两个字蹦出来也没打算解释,继续扭头看前面发呆去了。

    这怎么能没事?

    乡下人吵架撒泼动手的王青山也不是没见过,但是云笑跟萧湘这种单纯靠着嘴仗就能吵出让人觉得是用生命去吵的厚重感一时令他有点没经验。

    特别是,吵着吵着里头两个人在气头上俨然忘记了身在何处,旁边还有谁,一口一个皇兄,一口一个长公主,一口一个郡主,一口一个王爷,然后一堆一堆很遥远又玄幻的名词就蹦了出来,跳进了王青山的耳朵里。

    他一脸恍惚的扭头问青青:“青青姑娘啊,我刚才好像听见……”

    青青头都没转:“你听错了。”

    “啊,是吗?”王青山表情从恍惚变得有点呆滞,跟青青如出一撤,而身后那些名词还在继续往外肆无忌惮的蹦,一个个跟在他神经上跳似的,跳他整个人都不太好了,“我也觉得我可能是听错了。”

    “嗯,你听错了。”青青没有什么感情的重复肯定了一句。

    幸而是走在没有什么人的山道上,愣是让云笑跟萧湘两个人在青山绿水畅快的打了个嘴仗,最终自然是不会有什么结果的。

    忽然的,就沉默了下来。

    好半晌,萧湘低着头还是率先开了口:“要是真的打起来了,你什么打算?”

    “我不知道。”云笑很快就回答了,因为这个问题她已经想过很多遍,确实没有答案。

    一旦中夏国乱了起来,萧夜定然有很多事情要忙,有很多危险要面对,没有那么多的心思顾及她。

    云笑自然是担心萧夜的,可是却不会矫情的觉着一定要跟在他身边才是情深似海的表现。

    去添乱跟着他一块死就是你侬我侬了?

    她在思考着要如何做才能够帮到萧夜,才能不给他拖后腿。

    所以,她不知道该不该去找他。

    萧湘抬头了,端详了一下云笑的表情,确实看到的是纠结跟茫然,她跟云笑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不同,她除了记挂着陈虎,同时也记挂太皇太后,皇太后,以及萧琛。

    “云笑,我想回京。”萧湘忽然语气坚定的说道,“他们是我的亲人,我不能够置身事外。能够丢开一切走这么一遭,我见识过了,逃避过了,也明白到,我既出生在皇室,这一切便躲不开。我放不下母后跟皇兄,我要回去,不论他们最后是何下场,我理应在那里,哪怕只是看着也好,兴许他们能够听我一声劝,兴许我能够做点什么。”

    听劝是不可能的,云笑并不觉得萧湘回去能起到什么作用,反而可能出什么变故,便劝道:“你如今就是一个明面上的死人,回去别人也只会让你成为一个真的死人,若是真的在意你,当初也不会那样待你。”

    这些萧湘不会不知道,可是亲人一场,也不是说撒手就撒手的,便沉默着不说话,可是看着念头也没有断。

    “你方才说我觉着你们每个人都脏,对也不对,这不用我觉着,京城里的那些人本来就已经脏了。”云笑又道,“那个地方的空气已经浊了,身处其中要谋出路要与人斗,每日里深陷浑浊之中,怎么可能一身干净。你还要回去?”

    云笑也想过究竟是因为什么让萧景跟萧晓都变成了那样,如果说萧晓是因为身体原因常年压抑加上被抛弃流落在民间,心有怨愤也情有可原,合该皇家欠他的,他有些钻牛角尖很正常。

    但是萧景凭什么,不应该啊,他一个五好青年,现代根正苗红的长大,一个成年人好好的穿越到这里,怎么就给歪了?

    还不是因为穿越到什么劳什子皇子的身份上,权利动人,利欲熏心,不知道什么时候慢慢的就变了。

    “那九哥呢?他也不干净?”萧湘追问。

    云笑没有躲闪,直白道:“你不会还那么天真吧,他能好端端的活到现在,就干净不了。我说了,环境如此,逼得他们不得不如此,这不是错,但是人要有底线,要有原则。王爷他为自保,为社稷,他手上染的鲜血,身上沾的污秽,我不嫌恶,我只心疼,只敬佩。”

    如今一回想到当初在长流溪里捡到萧夜的场景,本来记忆里的画面都是山清水秀的,可是背后却是萧夜被亲兄弟暗算下毒,只想置他于死地,这样的黑手,还要让萧夜傻白甜的相信真善美,用一颗爱心去感化他们?

    别逗了。

    要是如此,萧夜估计早八百年前就死了。

    这种以德报怨的性格,云笑也欣赏不来。她就是那种有仇最好当场就能报了的性格,一时报不了那就攒着以后再报,还得加上利息的。

    该行善时行善,该狠心的时候就不能手软。

    对恶人慈善才是对自己的残忍。

    云笑自认为自己这样子的三观才是生存之道,她又不是出家人,做不到普度众生,一身医术用来济世救人,已经是她最大的良善。

    萧湘有点懵,她第一次听到这样子的言论,一点都不遮掩的将一切丑陋摊开来说还理直气壮,竟然觉得挺有道理。

    比起云笑,萧湘觉得自己确实很天真,哪有什么非黑即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King!晚上好〕〔千亿双宝:妈咪,〕〔庄牙奋斗史〕〔我在地球提取万物〕〔王爷是病娇,要宠〕〔桃花不凡:男神,〕〔冉魏霸业〕〔心电猎手〕〔超神从主播开始〕〔盛世为凰:病娇王〕〔独家占有:龙少宠〕〔闪婚成爱:总裁宠〕〔我在万界送快递〕〔娇妻种田:山里汉〕〔我摊牌了我是亿万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