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腹黑萌宝闹翻天〕〔金枝夙孽〕〔侠客管理员〕〔回到过去变鹦鹉〕〔九零奋斗甜军嫂〕〔总裁校花赖上我〕〔我用美食拯救世界〕〔龙抬头〕〔滚滚红颜〕〔首席大人的挂名妻〕〔水果大佬〕〔女总裁的上门狂婿〕〔重生学霸小娇妻〕〔地球至尊奶爸〕〔女总裁的全能高手〕〔重生之命当争〕〔甩牌〕〔我真不是学神〕〔重生嫡女有空间〕〔扶摇而上婉君心
55dns加速器      小说目录      搜索
头狼 1807 这俩倒霉孩子
    听到刘博生的话,我本就如焚的心情瞬间如同被泼上一桶汽油似得三“腾”一下燃烧起来。

    这几个小的都属于天不怕地不怕的主,尤其是董咚咚和尿盆更是刚刚才犯下大案,别看俩人表面和常人无异,实际上心理极其暴躁,稍微有一点点什么风吹草动就容易炸毛,有点类似当初我刚刚从“炼狱”出来时候的那种心境。

    沉默片刻后,刘博生吐了口浊气道:“打元元电话,他们几个里就属他胆儿最小,我再给小铭和杰子发几条信息。”

    我点点脑袋,再次按下李新元的手机号。

    连续打了四五通,那小子都没接,我再打已经关机了,气的我差点没把手机给摔了。

    我攥着拳头骂咧:“这几个狗犊子是真特么不让人省心,回来必须好好收拾一顿,你给我吊起来打。”

    刘博生递给我一支烟安抚:“应该没啥大事,杰子岁数大,啥事该做啥事不该做门清,况且他们几个绑一块也吃不了啥亏。”

    “我不怕他们吃亏,就怕他们祸害别人,咚咚和尿盆现在性子贼野,需要找心理医生给他们做做疏导,不然早晚会闹出来大事儿。”我上火的吐了口烟圈,沉着脸道:“小铭和元元的心气儿高,总感觉自己能耐没问题,只是欠缺展现的机会,杰子瞅着岁数不小,实际上心态跟他们几个没区别,爱玩爱闹,跟人起矛盾总是第一个往前凑。”

    “唉...”刘博生拍着脑门叹口气:“听你这么一分析,我咋也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呢。”

    我低头想了想后发问:“那谁,郑青树呢?今晚上咋没见到他?”

    刘博生掏出手机看了一眼,摇摇脑袋道:“他养父住进重症监护室了,听磊哥说好像情况不太好,前两天工从财务支了点钱,磊哥说见到他的时候,整个人都熬的瘦脱了相,你比我小一些,暂时还没那种感觉,再过两年你就知道迎小送老,有多煎熬了,所以我这阵子特别想回家溜达一圈,看看老头老太太。”

    听到他的话,我苦涩的梭了下嘴唇道:“你过两天再回去吧,明后天你代表公司去医院瞅一眼,看看郑青树那边有啥需要帮忙的不,缺钱给钱,差人补人。”

    “行,我心里有数。”刘博生点点脑袋,话没说完,我攥在掌心里的手机突兀震动起来,看了眼是李新元的号码,我慌忙接了起来:“草泥爹得,皮又痒痒了是吧,跑特么哪去了?”

    李新元挪谕的开口:“哥,我们...我们出来玩了,刚刚场子里音乐声太大,没听见你打电话,嘿嘿。”

    听电话那头嘈杂的声音,他好像确实是在什么夜场酒吧之类的地方,我悬着的一颗心才算彻底落下去,没好气的骂咧:“出去玩,带枪干啥?咋滴,你们还害怕有人劫色呐。”

    李新元慌忙辩解:“不是,咚咚说枪放车里太危险了,所以才...”

    我不耐烦的打断:“行了,别给我东拉西扯的编瞎话,告诉他俩赶紧把枪给我送回来,还有你们几个也是,不管干啥有个度,咱才刚刚立足,千万别给我惹麻烦。”

    “放心吧哥,我们就喝会酒摇会头,最晚两点以前回去。”李新元笑着说:“你看还有啥需要交代的不?”

    “就这样吧,别惹事,早点回来。”我长吁口气挂断了手机。

    真是特么养儿方知父母心,别看我比他们几个大不了两岁,但真是拿这帮混蛋玩意儿当亲儿子看,有时候我甚至都在想,我那会儿搁街上五马长枪胡晃悠时候,我爸都不一定有我现在这么“敬业”。

    见我脸上露出笑容,刘博生这才插诨打科的逗趣:“得,放心了吧,放心就赶紧回屋抱着小雅给我们造二皇子去,你这个大号基本上算是练废了,回头我们研究研究,看看能不能培养一下接班人。”

    “滚蛋,老子才刚从新手村出来,你就说我废了,还能不能行啦?”我没好气的踹了他一脚,挥挥手催促:“麻溜当你的送精大使去吧,小优那种姑娘一看就知道是行家,就你的小体格子真够呛能给人摆弄明白。”

    “流氓,听不懂你说什么。”刘博生眨巴两下眼睛,跟我一块哼着小曲儿顺着楼梯往下走,我俩从顶楼分开,刘博生这个老抠还特意从一间没住人的房间里揣了几个“拦精灵”走。

    几分钟后,来到江静雅所在的房间门口,我犹豫几秒后,始终没忍心叩响房门,这几天她指定没有休息好,现在好不容易能静下来心,容她调整一下心态,我俩再重新培养感情吧。

    回到办公室,简单冲了个凉水澡,我躺在沙发上开始回忆这几天发生的一系列事情,想着想着,我突然意识到自己好像也快当爸爸了,莫名其妙的又“嘣”一下坐了起来。

    “我日,我特么真要当爸了?”我像个精神病似得轻轻拍打自己脸蛋两下自言自语:“嘿嘿,明天必须把这事儿告诉我爸...”

    不知道我是属于慢热型的,还是先天性的情商太低,忙前跑后的折腾了这么多天,现在才开始琢磨“当爹”的事儿。

    剧烈的亢奋过后,一股莫名的忧郁感又突然袭上我的心口,我有点慌了,而且还是那种难以言喻的手忙脚乱。

    冷静片刻后,我鬼使神差的拨通钱龙的手机号码。

    电话“嘟...嘟...”响了半晌后,钱龙才掐着嗓子,声音极低的接起:“你特么有病啊,深更半夜不睡觉骚扰老子。”

    我把腿翘到茶几上,嘚嘚瑟瑟的打着摆子:“你干啥呢大儿子?”

    钱龙叫苦连天的吐苦水:“给我小祖宗热奶呢,顺便搁厨房里抽根烟,麻痹的,自从我儿子出生以后,老子现在连烟都不敢从屋里抽,你有啥事赶紧说,哄完小祖宗,我还能再眯一会儿,儿砸凌晨四点还得再吃一回奶。”

    我舔着嘴皮哈哈大笑:“跟你说个好消息,你又多了个爹或者妈,小雅真的怀孕了,哇咔咔,赶紧给老子分享分享怎么当爹。”

    “这算鸡毛好消息,你以为当爹啥好事啊,我现在真想给我儿子再塞回去,告诉你昂,孕妇最忌讳哭鼻子、心情压抑,不然生出来的孩子跟面瓜似得。”隔着手机,我听到钱龙吧唧吧唧能嘬几口烟后,急促的出声:“不跟你唠了啊,我爹又哭了,明天白天我给你打过去。”

    挂断电话后,我神经兮兮的又从网上搜索半天如何当个准爸爸,直到手机电量低,我才意犹未尽的充上电,躺下身子开始睡觉。

    这一觉睡得特别踏实,再次睁开眼睛已经是第二天的半上午。

    我习惯性的抓起手机先看了两眼,结果发现昨晚上五点多的时候陈傲给我打了两个未接电话,赶忙回拨了过去:“昨晚上睡着了,没听见你打电话,怎么了小傲?是不是大姚那头有啥变故?”

    陈傲利索的回应:“那倒没有,昨晚上元元和小铭来找我了,说是你让他们来问问大姚的表弟被扣在哪个砖厂,打你电话没通,给生哥打电话也没人接,我就让他们跟大姚聊了几句。”

    “你说李新元和姜铭去找大姚了?除了他俩以外还有谁?”我的嗓门瞬间提高。

    陈傲想了想后回答:“没了吧,我没看见其他人。”

    “操了,这俩倒霉孩子,你马上带着大姚回酒店,顺便联系一下上次你那几个老家的哥们,有多少人给我吆喝多少人,我让财务给你批款子。”我来不及多解释,挂断电话就拨通李新元的号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在地球提取万物〕〔King!晚上好〕〔超神从主播开始〕〔因为有你才有光〕〔那个男人教会我的〕〔王爷是病娇,要宠〕〔冉魏霸业〕〔庄牙奋斗史〕〔桃花不凡:男神,〕〔男神今天又失恋了〕〔我和我的沙雕影子〕〔桃运透视神医〕〔权爷太霸道,军妻〕〔娇妻在上:吻安,〕〔军门小娇妻:慕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