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修仙小村长〕〔不负寒光不负你〕〔最强终极兵王〕〔买一送一:总裁爹〕〔千亿宠婚:重生娇〕〔修罗战帝〕〔美漫之无限附身〕〔暗恋成欢,女人休〕〔农家有女:玄学大〕〔重生,女主虐渣手〕〔农门追妻令:娘子〕〔重生学霸商女:枭〕〔九龙圣祖〕〔快穿女配开挂中〕〔重生通讯教父〕〔杨小天〕〔江鱼〕〔寒门继承人〕〔楚炎〕〔张牧
55dns加速器      小说目录      搜索
头狼 530 你在说谎!
    跟黑哥和吕兵争辩半天也没什么结果,我索(性xing)不再多说什么,寻思着待会见到杨晨,再让他去说和说和这对执拗的老哥俩。

    不过此刻的我绝对是快乐的,至少我知道杨晨真的有苦衷,他并未真的想和我们离心离德,甚至忍不住想给钱龙发个短信汇报这个喜悦,最后硬压住了心底那点小悸动,寻着着等见面再跟他详聊。

    白话一会儿后,黑哥发动着车子继续朝前行驶,我则好奇的问他:“哥,你们是从哪整的出租车?”

    黑哥不以为然的撇嘴道:“三万块钱买台破捷达,五千块钱改出来,前世界的人都不会想到,我们俩通缉犯居然在开出租。”

    我诧异的半晌没说出来话,如果真论反侦察能力,黑哥绝对是个王牌,之前在我们小区车棚底下装乞丐,整天不知道要面对多少人,结果愣是没人能识破他的(身shen)份,现在又扮演出租车司机,有时候我真佩服他的脑回路。

    我咽了口唾沫道:“牛掰,那你俩这几天搁哪睡呢?”

    黑哥不以为然的撇撇嘴:“快捷酒店,(日ri)租房,低档洗浴中心,凡是不要(身shen)份证的地方,哪特么不能住。”

    十多分钟后,我们将车行驶到国道路口,黑哥靠边停下,分别丢给我和吕兵一支烟,然后眯眼笑道:“老子当初千辛万苦的从重庆逃出来就跟自己说过,这辈子再也不碰刀,结果还是碰上你们两个哈麻批。”

    我龇牙坏笑:“哥,你得这么想,是不是我们焕发了你的第二(春chun)。”

    黑哥吐了口唾沫嘀咕:“老子就怕自己的第二(春chun)还没开始发芽就被拍死。”

    吕兵轻抚自己的眉梢低声道:“吃好玩好就够了,活那么大岁数没意义。”

    和黑哥比起来,吕兵这个人沉默寡言,用当下比较流行的话说就是充满了丧气,既不(爱ai)多说话,也很少会笑,大多数时候总是很安静,一瓶酒、一包烟,几乎就能让人忘记他的存在。

    我一直认为这么深邃的男人心底肯定藏着不少故事,但他似乎根本没有和人坦露心扉的兴趣,像一匹孤狼,彷徨却又沉默的活在自己的世界里。

    等了差不多十多分钟,一辆白色奥迪车缓缓停到我们旁边,接着杨晨耷拉着脑袋从车里下来,我们仨也快步奔下车,看到杨晨的模样,我(禁jin)不住一愣,他的脸颊和脖颈上多了好几条淤青,明显是刚刚留下的新伤。

    “哥,黑哥,朗朗。。”杨晨抽了抽鼻子朝我们低声打招呼。

    “那的又打你了?”吕兵瞬间皱紧眉头。

    “没事儿,小问题。”杨晨摆摆手,抹了抹脸上的淤痕,朝我道:“朗朗,你现在应该知道我的困难了吧。”

    看着他脸上的红肿,我心疼的骂了一句:“你狗(日ri)的,啥时候都这样,有什么事(情qing)都不知道跟我们说,你脸上的伤是冉光曙打的?”

    “说了能怎样,你当初忍受痛苦的时候,不也照样没告诉我们嘛。”杨晨叹了口气道:“再说了,给他办事也不是没好处,至少能保证咱哥几个将来惹出来大祸他能帮咱。”

    我皱着眉头低吼:“他算个,真惹出来事儿,他绝对撒手不管。”

    杨晨摸了摸鼻头道:“这事儿以后再说,现在眼下的的节骨眼是你不能再继续跟陆国康闹腾了,陆国康已经动了撤出市里的想法,他要是真撤了,我就很难完成冉光曙的要求,到时候。。”

    黑哥粗鄙的吐了口唾沫道:“不用等到时候了,我和兵哥的意思是咱们找个空当直接做掉那个姓冉的,你和他之间的事(情qing)不是只有你俩知道吗,他如果没了,你就彻底自由了,到时候你和小朗子里应外合直接把陆国康吃掉,累计起原始资金。”

    “做掉冉光曙?”杨晨愕然的张大嘴巴,随即扭头看向吕兵埋怨:“你跟黑哥说了?”

    “黑哥不是外人。”吕兵宠溺的拍了拍杨晨的肩头道:“况且那个混蛋老是欺负你,我心里也不舒服。”

    “晨子,你是啥时候挨打的?”我同样烦躁的吐了口痰,指了指他脸颊和脖颈上的淤青问:“上午咱俩见面时候不是还好好的么?”

    “半个小时前,冉光曙给我喊到我俩经常见面的地方拿皮带抽的。”杨晨((舔tian)tian)了((舔tian)tian)嘴皮,露出一副无所谓的表(情qing)道:“没什么,反正我特么也习惯了。”

    我的眉头顿时皱了起来:“半小时前?”

    “是啊,也就咱们分开没多久。”杨晨点点脑袋,岔开话题道:“哥、黑哥,你们刚才说做掉冉光曙是不是开玩笑啊?这事儿可不是闹着玩的。”

    黑哥歪着膀子臭骂:“((操cao)cao),跟你开玩笑我俩能笑出来吗?我(身shen)上背的案子能写本教科书,整不整死他都不差啥,你就直接告诉我和大兵,你有没有办法把他约到一个偏僻的地方,前提是只有你们俩知道,而且你给他当线人的事(情qing)确定不会有其他人知道吧?”

    我盯盯的注视着杨晨,心底划过一抹寒意。

    半个小时前,我就坐在冉光曙的办公室里,我和他面对面的唇枪舌战,但是杨晨却说半个小时前,冉光曙打了他,这里头绝对有猫腻,要么是冉光曙会分(身shen)术,要么就是杨晨在说假话。

    尤其一想到杨晨说假话,我的心脏就好像被什么东西抽空似的,颤抖的特别厉害,我清了清嗓子打断杨晨和黑哥的对话,咧开嘴笑着问杨晨:“晨子,你经常被冉光曙打吗?那畜生每次都打你的脸吗?”

    杨晨顿了顿,挤出一抹憨厚的笑容摇头:“也不是经常,偶尔吧。”

    黑哥斜楞眼睛,粗声粗气的骂咧:“你这孩子怎么啥时候都那么能忍呢,什么叫偶尔,光是这段时间就几次了,我和你兵哥看到起码不下四五回了吧?”

    吕兵面无表(情qing)的低声道:“冉光曙必须除,不然你这辈子都得被他拿捏的死死的,继续刚才的话题,你能不能把冉光曙单独约出来,最好是个偏僻的地方。”

    我脸上的肌(肉rou)抽搐两下,直接打断吕兵的话,直视杨晨:“你脸上挂彩,回去以后陆国康不会问你吗?”

    “啊?”杨晨明显一怔。

    我接着道:“陆国康是个做事特别小心翼翼的人,看到你三天两头的挂彩不会起疑心吗?”

    “你什么意思?”杨晨大大的眼睛闪烁几下,接着指着自己鼻子朝我低吼:“你意思是我故意唱苦(肉rou)计博取可怜吗?王朗,如果不是你没事找事,从昨天晚上就开始难为陆国康,陆国康不至于萌生退意,我也不会被冉光曙打。”

    “你还是没回答我刚才的问题。”我摇摇头,直愣愣的盯着杨晨的眼睛重复:“我就想知道陆国康不会怀疑你吗?你在陆国康的公司怎么也算个小高层吧,很少有什么事(情qing)需要你亲自动手,你三天两头挂彩,他难道不会问你吗?”

    杨晨昂着脑袋,气冲冲的朝着我吼:“当然问,所以每次我就推脱说私底下我和你、钱龙接触,希望咱们能和好的时候,你俩打的,陆国康不想跟你们发生矛盾,但我总用这种方式暗示他,所以你们两方才会吵吵起来,现在满意了吧!”

    “晨子,你看你这是干嘛,有啥话好好说就完了。”黑哥赶忙挡在我们中间打圆场。

    杨晨揉了揉眼眶,一副委屈的嘟囔:“不是黑哥,你说王朗什么意思,我一心一意为了我们这伙人,希望大家都能好,他处处用这种质疑我的语气,整的好像我总偷鸡摸狗的在做什么对不起大家的事(情qing)。”

    “陆国康对你不薄,你的车,县城的房子都是他给的。”我搓了把脸蛋,似笑非笑的说:“这种(情qing)况下,换做是我,我肯定特别感动,至少我肯定无法舍弃现在的丰盈生活,可是呢,我背后又有个讨人厌的冉光曙,总是在((逼))迫我做一些我不想做的事(情qing),你们说,这种(情qing)况下我应该怎么做?是不是想办法让冉光曙永远闭嘴最合适不过?”

    杨晨额头上的青筋暴起,一把揪住我的衣领:“你想表达什么?”

    我笑着掰开他的手指头,往后倒退两步说:“听我把我的幻想说完,我想让冉光曙永远闭嘴,可我又没本事干掉他,所以啊,我就找啊找,终于找到两个有能力,而且还不会怀疑我的傻哥哥,一了百了的干掉他,晨子你说,我这个计划是不是最合适不过?”

    “你。。你瞎说。。”杨晨踉跄的往后倒退两步。

    我指着他鼻子厉喝:“杨晨,你在说谎,冉光曙以前打没打过你我不知道,但今天他绝对不可能动你一指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在地球提取万物〕〔King!晚上好〕〔因为有你才有光〕〔超神从主播开始〕〔男神今天又失恋了〕〔庄牙奋斗史〕〔王爷是病娇,要宠〕〔那个男人教会我的〕〔冉魏霸业〕〔桃花不凡:男神,〕〔我和我的沙雕影子〕〔督主有病〕〔请叫我小天天〕〔桃运透视神医〕〔报告长官:夫人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