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江太太恃宠而骄〕〔万古最强赘婿〕〔幻月残影初霁夜〕〔虐妻上瘾:陆总裁〕〔通灵纸扎店〕〔英雄联盟之傲世为〕〔透视天王〕〔全球神武时代〕〔血海武尊〕〔您的萌宠娇妻已上〕〔医路青云〕〔神工〕〔高冷女神的最狂霸〕〔墨少的神秘甜妻〕〔军婚100分:首席,〕〔龙门〕〔我行走在诸天世界〕〔村野女人香〕〔首富们,该还钱了〕〔RE:西游梦回
55dns加速器      小说目录      搜索
头狼 136 大圈子里的小圈子
    我循着声音回头望过去,竟然看到秀秀站在我身后,眼睛直勾勾的望着那台远去的银色“迈腾”车。

    我略显紧张的问她:“怎么了秀姐?”

    “你认识那辆车?”她慢一秒同时问向我。

    我干涩的摸了摸鼻头笑道:“一个朋友的,你怎么没和他们一块吃饭去啊?”

    秀秀眼神复杂的盯着我问:“你有政府的朋友?”

    她脸上的表情特别奇怪,脸上写满了期待、失望和一丝愠怒。

    我微微一愣,不明白为啥秀秀可以一口喊出那台车的身份。

    秀秀拢了拢耳边的碎发,随即朝我抻出手道:“店里钥匙给我,我回去拿下手机。”

    “我陪你一起吧。”我顿了顿,跟她一块朝着店铺的方向返回。

    走到店门口的时候,秀秀突兀的回头看向我出声:“王朗,刚刚车里的人姓温对吗?”

    我舔了舔嘴皮没有作声,也算是一种默认。

    秀秀加重语气,一把握住我的胳膊说:“千万不要和他一起,那个人太可怕了,信我的好吗?我不会害你的。”

    我咬着嘴皮问:“你认识他么秀姐?”

    她怔了一怔,好半晌没有说话,我替她打开门,她进店里取手机,我则站在门外点燃一支烟,犯愁的吞云吐雾。

    几分钟后,秀秀出来,头皮披散在脸前,眼角还有没有干涸的泪滴。

    我忙不迭的问她:“秀秀姐,你怎么了?”

    “王朗,那个人是温平对吗?”她猛地扬起脑袋,直愣愣的望着我。

    我有点发虚的讪笑:“大概是吧,我没见过温平,所以也不太好确定他的身份。”

    秀秀沉息一会儿后,丢出去一句爆炸性的新闻:“他就是温平,那辆车的户主叫齐恒,我曾经坐过那台车两年多,他是我孩子的爸爸,王朗你信姐的,温平不是善茬,不管他想让你做什么,千万不要答应,他会把你吃的骨头渣都不剩下。”

    我宛如木桩一般杵在原地,不知道应该说点什么。

    秀秀将自己的乱发挽起,表情凝重的问我:“王朗,你可以告诉我,他让你做什么吗?”

    我沉寂几秒钟后,编瞎话说:“他什么都没让我做,只是莫名其妙的把我喊到车里,也没问任何,跟个精神病似的盯着我看了好半天。”

    “真的?”秀秀满脸不相信的问。

    我使劲点了点脑袋微笑说:“千真万确!”

    秀秀长舒一口气,不放心的反复叮嘱我:“不要和他做任何交易,那个人太可怕了,他没有感情的。”

    我挠了挠后脑勺,憨笑着点头:“我又不傻,嘿嘿”

    秀秀捧着手机摆弄几下后轻声说:“那他估计是知道我在这里上班了,想警告你一下,不用理他,我就是要让他觉得丢人,要用这种方式羞辱他,他当初费劲千辛万苦才睡到我,现在别人花二百块钱就可以。”

    我迟疑一下后问她:“秀姐,你以前和他”

    秀秀哀伤的仰头看向天空,犹豫好半天后,从手包里掏出一盒女士香烟,点燃一支后自嘲的开口:“我和他相恋了十二年,我曾经也是一名户籍警,想象不到吧?”

    我暗暗吃了一惊,但脸上没有表现出任何。

    秀秀低头沉默了足足能有五六分钟,眼中带泪的开腔:“我认识他那年,他只是警局一个很普通的干事,现在他成为整个崇州市的警务系统的一把手,还兼职副市,呵呵所有人都知道他能力突出,但不会有人记得我这个小小的户籍警曾经为了帮助他上位做过什么。”

    我张了张嘴巴不知道应该说点什么:“这”

    秀秀轻叹一口气说:“女人能为男人做的事情其实就是那点男欢女爱,其实很多年前我就注定是个这样不知廉耻的女人,不管怎么样,王朗你相信我,千万不要和温平做任何交易,哪怕他说的再天花乱坠也不要同意。”

    我重重点了点脑袋,言不由衷的保证:“会的!”

    秀秀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裳,语重心长的说:“今天的事情不要告诉任何人,我想暂时休息一个礼拜,等过完这阵子再回来上班,待会你替我和静姐说一声吧。”

    这个可怜的女人十有八九认为温平一定是因为他出现的。

    “好。”我没多解释,违心的朝着她露出一抹浅笑说:“你放心休息你的,回头我跟静姐商量一下,每天给你拿点保底,毕竟你家还有仨嗷嗷待哺的孩子呢。”

    秀秀红着眼眶轻咬嘴唇点头道:“谢谢。”

    从店门口分开以后,秀秀没有和我一块去早餐铺,而是独自打车回家了,临上车的时候,我看到她似乎控制不住情绪的捂脸哭了。

    我晃了晃脑袋,装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跑到隔壁街的早餐摊和其他人碰上面。

    我坐下来以后,静姐凝声问我:“郎朗,秀秀说回店里拿手机,你俩碰上没有?”

    我点点头道:“碰上了,她说有点急事要回老家一趟,估计一个礼拜不能上班,让我给你请个假。”

    静姐旁边,一个满脸浓妆艳抹,约莫二十三四岁的女孩轻哼一声:“真羡慕秀秀呀,活的贼潇洒,坐台第一个排她,上班最后一个到场,有事都不需要请假,我们什么时候才能混到秀秀的程度。”

    这女孩叫沈曼,之前一直都是静姐店里的台柱子,从秀秀过来以后,地位稍稍有点下降,平常说话就喜欢话里带话,昨天公开跟我顶嘴,最先叫嚣不干的就是她。

    “谁家里没点事情,别这么说。”静姐靠了靠沈曼的胳膊摇头示意。

    沈曼冷笑一声说:“静姐,我妹明天要来市里看我,我能不能也请两天假啊?”

    静姐不满的出声:“你这不是没事找事吗?秀秀不在,你也请假,生意还怎么做?”

    我皱了皱眉头径直瞪向沈曼吧唧嘴:“曼姐你好像对秀秀意见挺大哈。”

    沈曼皮笑肉不笑的摆摆手:“怎么敢呢,朗哥和秀秀的关系我们都懂,我就是随口发两句牢骚。”

    “静姐给曼姐批几天假,让她好好歇着。”我朝沈曼努努嘴道:“你慢慢休息,什么时候通知你来上班再报道吧。”

    “你什么意思?开除老娘吗?昨天就故意针对我,今天我不过发几句牢骚又这样!”沈曼瞬间急眼了,蹭一下站起来,看向静姐喘着粗气嚷嚷:“静姐,我知道咱店里生意现在确实比以前好了,如果你们看不顺眼我,可以直接说出来,没必要这么拐弯抹角的撵我走。”

    静姐赶忙起身打圆场:“曼曼,你理解错意思了”

    孟胜乐满脸不悦的劝解:“沈曼,拍着你良心问问自己,这几天你少赚钱了吗?王朗脾气不好归不好,但给你穿过小鞋吗?人家秀秀请假碍你啥事,你从这儿冷嘲热讽?”

    沈曼一副受了天大委屈的模样掩面抽泣:“静姐,以前咱们虽然赚的少,但是姐妹们心情痛快,至少不用受这些黄毛小子呼来喝去,既然店里容不下我了,那我只能另谋出路,咱们好聚好散吧。”

    “去尼玛的,马上给我滚!”我抓起旁边的包子,“噗”的一下砸在沈曼的脸上,恶狠狠的呵斥:“往后千万别从市里的小姐圈出现,不然我肯定让你后悔。”

    每个行当都有属于自己的小圈子,很显然因为我们的介入,让沈曼这个元老产生了不满心理,于是乎她恨屋及乌,连带我们领过来的秀秀等人全都看不顺眼,这种矛盾存在人性深处,即便我们双方一再压制,早晚也会爆发。

    沈曼摸了摸脸颊,指着我尖叫:“你敢砸老娘?行,你给我等着!”

    “成,我等着你。”我点点脑袋,无所谓的咧嘴一笑。

    李俊峰剐了我一眼喃呢:“郎朗,你实在太容易暴躁了。”

    “再好的链子也栓不在想跑的狗。”我摸了摸下巴颏冷笑。

    沈曼今天就是在没事找事,至于原因我不得而知,不过我感觉这娘们不是被人授意,就是找到了更好的出路,不然昨天我翻脸的时候,她不会死皮赖脸的赔不是,今天根本不关她的事儿,她却从鸡蛋里挑骨头。

    沈曼很快扭着小屁股摔门而出,等她走远后,我拍了拍手朝着其他几个小姐鞠躬道:“我这个人说话可能有时候不耐听,但真没什么乱七八糟的想法,对我而言,就希望大家都能赚到钱,我可以抽到更多水钱,如果有什么不对的地方,提前给姐姐们赔不是了”

    :。: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都市之梦魇入侵〕〔试婚盛宠:总裁老〕〔豪门蜜爱:总裁老〕〔都市逍遥仙尊〕〔我在地球提取万物〕〔日久必婚:亿万爹〕〔王爷是病娇,要宠〕〔桃花不凡:男神,〕〔冉魏霸业〕〔我在万界送快递〕〔我娘子天下第一〕〔皇庄嬷嬷到六零(女〕〔柳氏有贵女〕〔奶凶军妻:病娇权〕〔我在你的爱情里,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