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影后的嘴开过光〕〔谢家小婉〕〔镇魂风云录〕〔你好啊校草〕〔秋声依旧著梧桐〕〔国家终于给我分配〕〔重生八零悍妻来袭〕〔我的师父是神仙〕〔都市大领主〕〔共生纪事〕〔双宝来袭:亿万爹〕〔拐个王爷来种田〕〔我气哭了百万修炼〕〔忍蛙的超神征途〕〔纵横诸天小门神〕〔超级医生在都市〕〔华山之梁发〕〔顶级演员〕〔最强终极兵王〕〔我很乖请对我好一
55dns加速器      小说目录      搜索
暗流之门 第775章 漏网的鱼儿又回来了
    红衣下定了决心,然后就看向了这异界的旅人。而王涛似有所感地也转过头来,并且还以了一个憨憨的笑容。

    不过红衣却是不好意思地转过了头,得是强忍住才没能笑出声来。刚刚自己还对这个男人多么多么的敬畏有加,不过一转眼就见其露出了傻小子一般的表情,所以她实在不知该对此说些什么。

    此地的气温较暖,就算是在夜间也并不是多么寒冷。故而在天上兜风的衣服没多久便脱去了大部分的水分,只余被绑扎的部分还有些潮湿。

    王涛在取下衣服后便不在乎地穿上,那一点点的湿气就用体温来烘干好了。不过他在穿到一半时却是冷哼了一下,目光也随即投向了河边的房屋。

    他早先就看到了有许多土著在悄悄地窥伺,不过只要没有来打扰自己便也懒得理会。然而在刚才却是在虚拟视觉上得到了提示,并且将其中两个猥琐的身影给标注了出来。同时还提交了几幅追击画面,并且还同河边的那两人做了一一对应。

    虽然许多的异星文字对王涛而言就是天书,不过稍微联系一下就能理解这是熟人来了。先前为了追击便发现有台机器故障不小,之后就更是因为他们而差点损失了另一台。

    王涛可是将手下的机器当做本钱的,今日在这里受了损哪还能忍?怎么也得将这两个小子逮住了才行吧!?他狞笑一声便下达了命令,并且扯了红衣进入悬浮车内一起出发。

    “怎么了?”

    红衣起先还惊奇为何会这么急躁,不过既然都见到王涛都在重新披挂甲胄了,于是便知道显然是有什么事情要做。在这种事情上她是绝不会拖后腿的,而且还主动地帮其进行披挂。

    这件甲胄虽然是临时拼凑而成,不过却有着她亲手帮着制作,所以当然知道该如何收拾。然而王涛却是并不着急的样子,而且在穿到一半时悬浮车便停了下来。

    红衣虽不知道具体的状况,但还依然是在王涛的身侧协助打理。

    着甲的最后一个步骤是放下面甲,这样就算是面部遭袭也能有所防护。此物虽然是由材料不明的透明板材所制,而且也不过是以绳子绑缚在头盔上而已,但是王涛还是谨慎地将其覆盖在了面部。

    他在做完这些后才操作着悬浮车降下,并且打开了车门从中走出。不过他却是没有关上车门,这样就方便自己在见势不妙时能及时登车。至于红衣也没打算将其暴露出来,而是提前让其躲在了另一处车门之后。

    王涛将作为战利品的两把铜剑各握在手中,挥舞时还会发出嗡嗡的低响声。他一步一个脚印地走向前方,目标直指那两个让自己吃了点小亏的小个子。

    说起脚印还真不是形容他的决心,而是这处真的是有点泥泞,所以他需要踩稳了才能好迈出下一步。

    在先前的战斗中还披着布袍,这是由于一开始准备进行侦查任务,所以需要将身形和甲胄都遮掩起来。不过刚才在着甲时有些匆忙,故而一时没有穿在外面。而且先前的战斗和杀戮也是已经同土著们扯破脸了,那么也就再也没必要遮着掩着了。

    祭司与雅鹿库吞早就被吓瘫在了地上。先前自以为藏身于黑暗的侦查竟没有起到任何作用,竟然如此轻易地就被揭破了行踪。

    那些飞行的傀儡已经高速飞来,并且在自己二人反应过来前就实施了包围。虽然没有立刻降下杀戮的雷电,但是却也没有放自己二人离开。

    他们毕竟是对那堆数百人的尸堆记忆犹新,而且更是对造成那场迅捷杀戮的存在畏惧无比。所以在这种状况下也就不敢有所妄动,只能是依偎在一起祈求神明的保佑。

    附近的住户们早已瑟瑟地躲进了各自的床底下,此间已是就连求救都再也没人会相助的状况。所以无助之人也只能祈求神明了,至少祂不会开口拒绝。

    王涛在先前林中之战时还隐匿在黑暗中,就算是踏足镇中也没有被祭司及雅鹿库吞所看到。至于在河中沙洲受到窥伺时也由于距河岸较远,故而并未被这两人所看清。

    所以此次才是第一次正面相对,而且是就在悬浮车及几台机器的光亮映照下。

    两厢一比较便显示出了人类的“强壮”,而且身躯也在惊恐红皮人的眼中显得非常“高大”,甚至于到了“雄伟”的地步。这些矮小的红皮肤物种本就在不可思议的身形下自惭形秽,再有着甲胄的加成就更是被震撼到了心灵。

    雅鹿库吞在这种压力下开始口不择言,试图立刻就将自己从中摘出去。他便跪伏在地上以谦卑的言辞求饶道:“原谅我,原谅我,我不是有意闯进您尊贵领地的。我只是好奇,不不!我只是路过而已!”

    什么出身的骄傲也好,或是肩负的任务也罢,就算是同袍们的惨死都顾不上了。这个贵族子弟在无路可走时已是万分惊恐,此刻只求能够侥幸生存下来。于是什么可耻的言辞和姿态都不在意了,就连承认领地之事都是张口就来。

    当然他就算声称那片果林是这些妖魔的领地也没关系,因为他本就没有更改地权的权力。

    祭司本也是六神无主地在浑身颤抖,见了这位贵人毫无节操的举止也获得了启发,便立刻学样地跪伏在地上求饶。不过从他嘴中出来的则是各种成套的祈祷词藻,并且还有着大段的赞美诗篇,而且还使用着专业的语调进行修饰。

    许多词汇虽然仅仅只是专用在神明之上,不过此时都一股脑地被抛洒了出来,就好像秋末能够铺满大地的树叶。

    要说专业人员的工作才是更专业的呢,先前还在私下里口口声声地诅咒恶魔,等请来神教的专属武装便是恶徒的末日。然而在此时那些圣战士们不是还没来么?先赞美两句也是不妨碍的。

    祭司还在心中为自己的行为编织着由头:“反正神魔之间不也有着许多联系么?说不定哪天就有哪个魔鬼站在了神明的一边,自己先赞美两句又怎么了?”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因为有你才有光〕〔男神今天又失恋了〕〔King!晚上好〕〔我在地球提取万物〕〔世子妃想我了吗〕〔超神从主播开始〕〔王爷是病娇,要宠〕〔四念锦程思慕〕〔冉魏霸业〕〔那个男人教会我的〕〔桃花不凡:男神,〕〔星际之有容则霸〕〔请叫我小天天〕〔重拾璀璨星光〕〔氪金魔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