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奋斗在洪武末年〕〔火影之培养系统〕〔第一催眠师〕〔逆熵论〕〔诡异在线中〕〔神印九州〕〔我的房子穿越诸天〕〔首席宠妻365天〕〔噬天〕〔炎夏超级王者〕〔斗战枪神〕〔登仙之极〕〔天命修罗〕〔我真的不是在末世〕〔大魏王侯〕〔九国〕〔超神制卡师〕〔花照月〕〔孤独牙医的无限之〕〔交战
55dns加速器      小说目录      搜索
暗流之门 第774章 疑问
    洗漱之事不必细说,王涛与红衣都已经坦诚相见过了,互相帮助擦拭够不到的背后也就没啥可羞涩的。

    他们的落脚处是一片河心沙洲,其上只有茸茸的矮草漫过脚踝,此外就再无别的植被。虽然一览无余地易被外人看到,但好处却是可以向四处警戒,不必担心会受到意外的突袭。

    河水的流速似缓实急,用来冲洗沾染的血迹正是非常适宜。血迹起先还是洇成了脸盆大小的一片,到后来就是一缕缕一丝丝地被带向了下游,而且没等多远就彻底散开了。

    只有丝丝的怪异气味还挂在皮肤上未能散去,彷佛是枉死的土著们在缠身讨债。

    不过王涛只顾着洗完身子洗车内,他在做卫生时是光溜着身子的,用的抹布也是剥下来的红皮人衣物。至于他与红衣的衣服则多少都沾染了血迹,所以在洗干净后都绑在小号的机器上了。随后他便命令那台机器飞上高空不停地兜圈,打算将刚洗好的衣服快速风干。

    而空中另有三台机器散成正三角形监控四周,散开了也好获得广泛的视角。然而它们身上的灯光还是太亮了,对于附近的小镇和大城而言实在是难以理解的困扰。

    雅鹿库吞在祭司的帮助下已经将肋骨复位,再见天空的异状就被吓得浑身颤抖,只能瞪大了眼睛自言自语道:“那是什么?邪恶的仪式么?那些恶魔要做什么?”

    他先前探查过了那处血腥的战场,早已见过了躺倒一地的尸堆。虽然不至于当场变得疯傻痴呆,不过就受到的惊吓程度也是不轻。至少当场就有些围观之人已经被吓疯了,胡言乱语和怪异的行为也造成了不小的恐慌。

    如此惨剧之下暂时无人记得奖励,就算是自由的赐予也没有谁能够讨要了。不论自由民还是奴隶的家属在此刻都一样,他们无不是沉浸在失去亲人的痛苦之中,竟是无人察觉两个贵人的悄然到来和离去。

    祭司所看到的并无不同,他其实也对这怪异的现象无法理解,只能低声建议道:“恐怕只有靠近些才能看清,这里稍微有些远。”

    雅鹿库吞对这个建议其实很赞同,不过却是看向了身边之人。

    “不是吧?又来!?”祭司看其表情就在心中打了个咯噔,然后马上连连摆手拒绝道:“不行不行不行!你再看我也是不行,想知道你就自己去好不好?你才是侦骑队长!”

    “是啊,我是队长……”祭司真是个刁钻之人,选择的切入点立刻就击中了雅鹿库吞的软处,当即就让这个一夜间失了所有队友之人颓丧地低下了头。

    大城的城主也获报事情有变,于是便走上了高处的露台。他指着远处的异状便发问道:“那里到底发生了什么?原来发亮的东西是没了,可现在又变成了微小的光点。那边是谁将火把绑在飞鸟身上了么?”

    然而此间的幕僚都只能难堪地低下了头,谁也不知那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他们从先前的禀报中已经知晓那亮物并非客星,经过复核与计算也大致确定了方位,并且派出了见过世面的人手前往侦查。那群小崽子们虽然战力和意志都不是太突出,但对于神棍们的种种小手段却是见识多多,想必是不至于被区区的小把戏给骗到的。

    不过算算时间也应该到达目的地了,可是偏偏就在这当儿却发生了如此的变化。

    在场的贵族们都希望这只是巧合,而非是相互关联的事情。但是入眼的只有飞在天上的亮点,却没有地面上举着火把回报的骑兵,这就让有些人不免心浮气躁了起来。

    区主祭在此时却是面目上略显喜色,因为现在甚至有贵族开始附和自己引领的祷词了。能走上露台的都不是简单人,多多少少都对神殿的那一套手段不陌生,所以他们在平时就只是在人前才表示虔诚而已。

    此刻大家多少都有子弟在前方,情况不明之下实在是令人担忧。这时才有人想起自己并非是无所不能的,世间还有许多就连贵族也无能为力的事情。

    所以不论信与不信都有人垂目祈祷,以期望并不虔诚的自己能够及时弥补过往的亏欠。

    不过这些贵族虽然在祈祷,但是祈愿的内容却像是在市场上做买卖。无非就是只要保佑子侄或幼子平安,等明日就封上整仓的粮食或库库豆,再要么就是送上贵重的金属器具或武器什么的。

    虽然他们清楚这些都不是神明亲自索要的,但情急之下也没有更好的主意,只能按照以往的惯例暗自许诺。

    不过这些红皮肤的土著们注定要白费劲了,就算是弄得满脑子浆糊也没辙。他们实在是没法弄明白发生了什么,故而对于现状之事也是隔着层厚厚的迷雾在瞎猜。

    在他们看来飞上天空应该是神圣且强大的,怎么可能有人会用来风干衣服呢?

    红衣穿着小衣也在帮着擦拭车身,在劳累了一阵后也不由得抬头望天,并且微微地轻轻摇头。她其实也是抱持着如此想法的,所以到现在还觉得有些无法理喻。

    “也许大巫们的法力就是这么厉害吧?想晾衣服了就上天转两圈,想烤肉了就放火烧山。”她终于只能是继续埋头做擦拭,打算将弥漫在车内难闻之味的源头彻底洗干净。

    在打扫之余她还偷偷地看向王涛的右臂,那里裹着一条蓝色的什么东西,而且看上去还非常宝贵的样子。因为王涛就算是刚才在亲热时也没摘下来,只有在清洗身体的时候才短暂地将其除下。不过擦拭的过程也没有太长的时间,这个男人很快又将其套回到了胳膊上。

    “似乎是发现了什么秘密呢!”红衣虽然是在心中这么想着,但是她也知道什么该问什么不该问。

    自己才不过是与这个男人有着一夕之欢而已,还没有发展到知无不言的地步。

    想到这里她便再次鼓起了决心:“在说话上必须要多加努力了,务必要仔细向涛去学他的语言。只要这人一日未能学会这边的话语,那自己的重要性就有着一日的保证。”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King!晚上好〕〔因为有你才有光〕〔世子妃想我了吗〕〔四念锦程思慕〕〔我在地球提取万物〕〔王爷是病娇,要宠〕〔那个男人教会我的〕〔超神从主播开始〕〔冉魏霸业〕〔请叫我小天天〕〔桃花不凡:男神,〕〔星际之有容则霸〕〔心电猎手〕〔步步为饵〕〔氪金魔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