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影后的嘴开过光〕〔谢家小婉〕〔镇魂风云录〕〔你好啊校草〕〔秋声依旧著梧桐〕〔国家终于给我分配〕〔重生八零悍妻来袭〕〔我的师父是神仙〕〔都市大领主〕〔共生纪事〕〔双宝来袭:亿万爹〕〔拐个王爷来种田〕〔我气哭了百万修炼〕〔忍蛙的超神征途〕〔纵横诸天小门神〕〔超级医生在都市〕〔华山之梁发〕〔顶级演员〕〔最强终极兵王〕〔我很乖请对我好一
55dns加速器      小说目录      搜索
暗流之门 第763章 一线生机(4)
    这么有趣的言辞具备了鲜明的特征,就算是喊得沙哑变声了也能猜出是祭祀的手笔,当然也不过是徒劳的诅咒罢了。

    至于雅鹿库吞则是真心没法大声说话,他只感到似有根断骨刺入了胸腔,每跑一步都是在承受巨大的痛苦。故而目前他只能咬紧了牙关跟着逃跑而已,唯恐一出声就会疼得再也爬不起来。

    于是他便在绝望中想到:“我将可耻地死在这里么?祈求、命令、诅咒……还有什么?还有什么能帮我活下来?”

    无人相助的处境让他极为煎熬,只感到是分外的孤独,故而在看向祭司时便生出了加倍的好感。这种紧急的情况下虽然不至于回想起以往的交情,但是一些曾经的碎片还是不由得浮现在心头。

    “这些库库是附近最好的,我们一共种植了……”

    “奴隶都是懒鬼,但若是没他们却不行……”

    “天天都想着逃跑逃跑,抓住了就该当众烧死……”

    雅鹿库吞脚步不由得慢了一瞬,因为他突然想起了以往常做的事情,并且明白该如何做了,于是就紧跑几步追上了祭司,并且竭力地说道:“咳咳,自由……奴隶,给他们自由,快……”

    祭司起初还觉得这是个好主意,不过却立刻又打了一个激灵。他当然知道自己是个什么份量,涉及那么多奴隶的释放可不是他能做主的。不要说释放出来帮助自己了,就算是提出来都恐怕会被奴隶主们当场打死。

    于是他立刻就反对道:“呼呼……不,这不可能,我没那个权力!我们再去找找别人来帮忙……”

    “我买!全买!咳咳……”雅鹿库吞当即就表态,这可是涉及自己性命的事情呢。而且为了增强说服力,他还强调道:“你知道我有这个能力!咳咳……快……”

    “呵,呵呵呵……”然而祭司却先是怪笑出声,并且于奔逃中还溅下了数滴泪水。

    能活下来当然能让人高兴,而且还不必担心事后的麻烦。以这位的家财及权势当然能压下接下来的事情。既然已经有了如此强力的保证,那便没什么可顾虑的了。

    祭司就赶紧深呼吸几口,然后以前所未有的的嗓门叫喊到:“我身边这位是大城卡托恩来的贵人!他的父亲是那里的城主大人!来救我们!平民可以得到赏金,孩子可以优先成为学徒!奴隶可以获得自由!以圣神的名义担保!来救我们!”

    雅鹿库吞一边心疼着付出的代价,却又吭声提醒道:“壳子,都是金属的,分下去……咳咳……”

    祭司闻言也是一点就透,他立刻就接着喊道:“那是异端的傀儡,全身都是用贵重的金属壳子打就的!谁打下来了就归谁!快来证明你的虔诚啊!来世可以当富人、战士和贵人!”

    然而镇中却依然是寂静无声,还是没有人开门相助。不过却是有许多房屋中都点亮了照明的光源,似是还在有着许多犹豫。祭司看眼下也只有自己能出声求救,身边的这位贵公子真就是快将内脏都咳出来了。

    他在无奈之下就只能继续哑着嗓子求救,并且将种种优惠许诺不断地重复,还以神明及城主的名义做保证。所求无非是有人出手相助,而且当然是越多越好。

    哪怕是拦不住那金属壳子也行,只要拦得一时半会地让自己冲进神庙就足够了。

    神教财产远非是寻常泥屋那样粗制滥造,那可是从地基开始就以整齐的石块磊就的。而且其中还有武器储备及厚重的大门,再不济也能躲入储存财物的地窖之中。那里可是整座建筑中最结实的部分了。

    “啪啪啪!”

    前方的房屋中有人在从里拍着门板,试图引起那两个快跑到极限之人的注意。等达到目的后便有个粗壮的声音问道:“你说的可是真的?自由?战利品?”

    祭司最怕的是无人搭理,一个人的独角戏可真是难唱得很。不过眼下既然有人张嘴询问了,他便立刻高兴起来,就算不为立刻能达成目的,只说能从对话中让更多的听众心动也是值得的。

    他虽然见到那大门的门锁是挂在外面的,于是就马上明白这是一间聚集了奴隶的住处。虽然嫌弃这些人的身份低贱,不过祭司还是抓住救命草地许诺道:“真的真的真的!除了妖物就给奴隶自由!做得出色的还有赏金!快来!”

    几句话的工夫他俩便经过了那处房屋,然而周围还是没有更多的动静。暂时扬起的希望便因这寂静再次落了下去,甚至还令这两人心情更为沉重。

    然而那屋中又再次响起了声音,这次是数个杂乱不一的声音在说话,而且都是一个内容:“以圣神的名义!”

    “以神的名义!”

    “以神之名!”

    祭司听语气便知这不是在发出誓言,而是那些低贱的奴隶在要求自己起誓,就仿佛是信不过随口作出的许诺一般。

    不过谁叫形势比人强呢,这种情况下也只有这一屋子的奴隶在搭话。至于其他人嘛……鬼才知道那些该变牲口在干什么呢!

    所以有人有这个心思便成,他便立刻边跑便以沙哑的嗓子发誓道:“以圣神的名义!我发誓!”

    雅鹿库吞也是赶紧发出了同样的誓言,就算是咳血也要竭力将足够大的声音传递过去。为了加强说服力还勉力比划着,高抬着一只手打出了发誓时才用的手势。

    不过如此黑夜中他又不在灯光下,只有忽近忽远的飞行怪物在投下光亮,恍惚的斑驳照明也不一定有人能看清。

    然而这就够了,如此的许诺已经比渺茫的自由希望更值得冒险。

    他们只听身后“轰”的一声木门倒地,不用猜都知道是奴隶们合力撞开了大门。其中还有清脆的金属撞地之声,想来该是门锁的声音。

    撞门的几个奴隶都收不住力量地摔倒在了地上,随后却是从他们的身后冲出来了更多奴隶。

    以他们的身份不可能获得武器,然而掉落的土块和撞开的门板就立刻被利用起来。这些人丝毫不顾自身的条件也要仰身攻打,哪怕那目标是悬浮在天上的金属恶客!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因为有你才有光〕〔男神今天又失恋了〕〔King!晚上好〕〔我在地球提取万物〕〔世子妃想我了吗〕〔超神从主播开始〕〔王爷是病娇,要宠〕〔四念锦程思慕〕〔冉魏霸业〕〔那个男人教会我的〕〔桃花不凡:男神,〕〔星际之有容则霸〕〔请叫我小天天〕〔重拾璀璨星光〕〔氪金魔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