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奋斗在洪武末年〕〔火影之培养系统〕〔第一催眠师〕〔逆熵论〕〔诡异在线中〕〔神印九州〕〔我的房子穿越诸天〕〔首席宠妻365天〕〔噬天〕〔炎夏超级王者〕〔斗战枪神〕〔登仙之极〕〔天命修罗〕〔我真的不是在末世〕〔大魏王侯〕〔九国〕〔超神制卡师〕〔花照月〕〔孤独牙医的无限之〕〔交战
55dns加速器      小说目录      搜索
暗流之门 第645章 墙头草
    故而能依靠和信任的就只有自己,对于除此之外的人都会抱着几分怀疑目光。四娘虽然愿意拖延一阵时间来疗伤,但也时刻保持着警醒之态。只要对方稍有异动便不会含糊,当时就敢,就敢翻墙逃回酒肆里去。

    形势比人强,打不过就是打不过,她以前也不是没有做过逃窜之举。等回过头来寻隙再战便是了,没有什么必须硬撑的必要。所以她便继续没话找话地问道:“冯潮倒在地上了,他是怎么回事?”

    这话就实在是在明知故问,分明是她刚刚打晕过去的,自己双手还因余留的疼痛而微微颤抖着呢。但是那几人已是在几声作答中接受了彼此地位的高下,还以为是四娘耍弄起了公门的那一套。

    于是便有人试探地答道:“大概……是晕过去了吧?”

    四娘闻言便微微点头,这是明摆的事情,她又没有遮着掩着。

    另有人见了四娘的反应,还以为是在鼓励这种说法,便赶紧答道:“这里离门槛比较近,我觉得是绊倒摔晕的。”

    听到这个说法便让四娘睁大了眼,还试图看清是哪个在说话。要知道这已经说对一半了,若非是这货跌倒在了这里,自己哪能轻松地赶上呢?

    接连的表情都彷佛在进行鼓励,马上还有人自以为摸到四娘的想法,便赶紧接着道:“是是是,刚才大人在回衙署的时候没有打灯笼,由于看不清道路就绊在了门槛上,一不小心就摔晕了!”

    “对的,摔晕了!”

    “摔晕了!”

    听到这里都能让人脑补出一副画面,彷佛真是冯潮犯蠢倒霉一般。这等凭空捏造的本事让四娘叹为观止,若非是双手依然疼痛不止,她都有心拊掌做赞了。

    先是一个模糊的猜想,再是一个大致的假设,再转眼就补充了更多,彷佛这是他们在一旁见证过的事实。

    如此的无耻和费心以前其实也见过,满足上级威严的谎言不独存于公门,她那个松散的小帮会也会有类似的状况。只不过自己手下的反应速度要慢一些,而且联想的范围也少一些。

    几人这么一补充便彷佛是交了投名状,当然是比较廉价的那种。

    不过这虽然使得他们感到轻松了许多,可却是使得另外几个同僚就恨上了他们。编词的时候能不能多留一些空间?一口气编那么完活干什么?还给不给兄弟们瞎编的余地了?

    其中有一个衙役更是深感痛恨,直将牙齿都咬得生疼。拍马赶不上先开口,献媚错过了最佳时,这尽在咫尺的攀附机会怎么就没能把握住呢?

    他倒是稍稍对四娘刚才的问话做了点分析。刚才有个细节别人没注意到,他却是注意到了。那就是四娘其中的一句:“冯潮倒在地上了。”

    寻常人都会说县令大人或者县官的,要么就直接尊称一声大人。这马四娘刚才正将这位大人狠揍了一顿,想来是不会有什么尊敬之情,甚至还可能依然存着几分厌恨。加上再直接指名道姓地作出无礼称呼,可见她是根本就不把县令放在眼中!

    脑子一活动起来就止不住了,顺带着还回响了一下白日里的状况。那四娘飞于天空的“英姿”可是被众人称羡,就仿若天上的逍遥仙人一般。大家无不是想体会一下飞天的感觉,进而再去尝试之前传言中的许多新奇。

    更何况下午时捕头与巫师都表现出了低伏之意,只是差没有当众说明而已。县令已被踩在脚下打得生死不知,众同僚之心已是心向往之,那么河青城未来的主人还会有差么?

    他越想就越觉得有理,便将现在当做了报效的机会。若是错过恐会抱憾终身,于是便咬了咬牙就大声地痛斥道:“这个,这个冯潮早就欠收拾了!他这么昏庸的人有什么资格当县令!?最好是有人给他一顿狠狠的教训才是正理!

    四娘你做的实在是太好了!我也早就想揍这个混蛋了!不仅要打晕他,还要彻底敲断他的浑身骨头!把他的脑袋拧下来……”

    “啪!”

    正当这衙役在滔滔不绝地控诉之时,一个清脆的巴掌声响起在他的后脑,立刻就将其慷慨陈词打回了肚里。

    说这些逆言的人本还是情绪激愤的,但实际上在心中却是在不时地发虚。经刚才一打断就是浑身一激灵,直疑心是会有同僚准备拿办自己了。

    毕竟冯潮就算再昏庸无能,但其所代表的是一个有组织有力量的暴力系统,身处其中的衙役自然知道厉害。他能在此时表忠心就是看准四娘当兴,而城中已不再存在什么能遏制她的力量了。

    不过刚才竟是挨了一巴掌,这便让他警醒地想到:“莫非还有人要保着那废物?一人?两人?还是许多人?”

    大抵应势而降的人也不会有多忠贞,多半也会及时地应势地作出反复。这衙役当即就熄了抱大腿的想法,转而觉得该先保住自己的安危。

    不过当务之急也不是就地逃跑,因为不论跑多远都不可能将家也带走。所以优先该做的应是保护自己不受伤,然后就是为自己的言行撇清做解释,至于别人信不信就看运气了。

    他就赶紧抱着脑袋蹲在了地上,还立刻改口叫道:“我,我刚才是迷惑这婆娘!一会就要上去抓捕的!我已经稳住这个造反妖婆了!弟兄们快上!大家一起拿下她!”

    但这一嗓子过后并没有出现预想的动静,甚至于周围的声息都安静了许多。不仅没有传来可能的脚步声,就连预想中的呐喊抓捕声也没有一丝,惯常的叫骂威吓声就更是不存在。

    他只能疑惑地将头抬起来,然后便小心地观察四周。先入眼的是身边面露惊诧之色的同僚,再就是冷笑地露出玩味表情的四娘。如此状况就让背生凉汗的衙役更为受惊,他就赶紧地向后扭头看去。

    既然左右及前面都没有状况,那么剩下的就只有后方了!

    却只见迎面正有一黑影袭来,并且快速地扩大,看形状似是一个手掌的样子,接着便再次传出了一声清脆的巴掌声。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King!晚上好〕〔因为有你才有光〕〔世子妃想我了吗〕〔四念锦程思慕〕〔我在地球提取万物〕〔王爷是病娇,要宠〕〔那个男人教会我的〕〔超神从主播开始〕〔冉魏霸业〕〔请叫我小天天〕〔桃花不凡:男神,〕〔星际之有容则霸〕〔心电猎手〕〔步步为饵〕〔氪金魔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