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文艺圈巨星〕〔影后你马甲又掉了〕〔第36号当铺〕〔试婚100天:帝少宠〕〔我在同一天活了千〕〔重生之无节操系统〕〔全职戏精〕〔我爸真是大明星〕〔虐妻上瘾:陆总裁〕〔她来运转〕〔潇潇无情烟雨空〕〔致最初的温柔〕〔重生之御医〕〔娘子威武:丞相夫〕〔状元是我儿砸〕〔次元法典〕〔重生毒后,帝王不〕〔朕醉了〕〔智慧追寻者〕〔重生青梅逆袭记
55dns加速器      小说目录      搜索
暗流之门 第19章 一场闹剧
    卫本来是希望马四娘继续顶嘴,然后好把她拿下的。却见她竟然转眼间就服软了,而且还想巧言撇清,于是心中更恨,便想趁此机会给她点厉害看看。

    他挺胸叉腰向围观的国人们高声宣告:“城北马四娘,团伙夜行于市,聚众扰乱秩序……”

    马四娘心想要坏,赶紧咳嗽一声,伸出手掌比划了个“五”,表示愿意交五金作为贿赂。

    卫瞥眼过去,略停一下继续说:“……其虽已申报复仇,却不择天时,于夜间滋扰……”

    赶紧再咳嗽一声,伸出手掌表示愿追加五金。

    “……但念其父亡心乱,且未滋祸患,仍可宽恕,故罚金三十,半月内结清,否则逐出城外,罚为野人!以儆效尤!”说完不等回应便叉腰走回队列。

    在场的众人听了皆哗然,一户一个月收入也就勉强半金。能挨三十的罚金,这是个多金的人啊!

    四娘听了更是心头滴血,北城帮的各种收入加起来也不过是每月四到七金,酒肆纯利一到二金,缴税、上供、加上分发给弟兄后,落在手中的每月也不过是能余一两金罢了。

    现在光贿金就是十金,罚款再三十金,这是把自己的积存加上酒肆,还有北城帮和东城帮的闲产都卖了才能勉强凑到二十多金。更不要提有人会在此时落井下石地砍价,根本就凑不齐嘛。

    卫也是天天算计各家底细的,当然知道她肯定凑不齐。而且也一定会去通知能接手的那几家到时候狠狠砍价,就是要逼马四娘滚蛋!

    敢顶撞主人的羊怎么能当头羊呢?换只羊上来,羊群是照样能剪毛、挤奶、产肉的。

    黑棍如今心情复杂,把他逼到墙角的人如今跟他一起也被怼到了墙角,可是却并未产生同病相怜之情,而是变得加倍地狂怒了。

    连贿带罚突然要交出四十金,挨到自己也会疯吧?连夜逃跑都是可以理解的。

    四娘此刻就在喘着粗气,怒目瞪视着黑棍,若不是这个人不讲规矩搞突袭,自己何尝会被打跑?若不是跟这个家伙撕破脸,自已又怎会强赶他走?若不是自己要赶他走,又怎会被抓住痛脚并被公然训斥,还要背了四十金的巨债?

    她连连深吸了几口气,压下了疼痛和愤怒,然后努力平静地对黑棍说:“出来。”

    彷佛只是叫他做个出来喝口水一样的平常小事。

    “会死,会死,会死……”黑棍脚凉舌干地想,几乎快失去思考能力了,这种情况下让他相信狂婆会变淑女,还不如信自己就是县令呢。

    慌乱间他大声拒绝道:“就不,你进来啊!”

    “哦哈哈哈哈!感谢您的邀请,那我就进来了!”马四娘立刻接茬应道,并怪笑着迈腿入门。

    她还不忘回头跟众人交待一句:“你们都看到他请我进门的啊!”

    人群先是一愣,继而哄笑,帮众们也趁机大声喊道:“看到了!你是被请进门的!”

    人群中也零散的有人跟喊:“看到了!”

    公门之人和城兵也有被逗乐的,但毕竟顾忌着面子得板着脸,故而队伍中只是有些憋不住气的“噗嗤”声偶尔响起。

    她兴奋地浑身颤抖地咧嘴,做出了无声的狞笑,说道:“你要为你的恶行付出代价,复仇就在此时!今天是你滚,明天才是我!”

    她心底却在自暴自弃地想:“不就是滚蛋么,那也先得讨回些利息来,我疼,你就得加倍地疼!”

    黑棍心想:“我究竟干了些什么啊!?这等混混阴招平时使出来诳敌入户,然后便可提剑追杀。就算找来公门的说理也可以矢口否认,然后再反诬对方是强闯私宅,再在事后打点一番就是。如今众目睽睽之下在慌张中还如此做了,碰上这狂婆竟是自绝生路了!”

    他焦急中目光四扫,进屋肯定是死路,马四娘从院墙那边过来,要翻墙也肯定会被她两步赶上再一把拽下来,这么说来就只有后面了。于是他就手脚并用地再次爬上茅草屋顶。

    四娘眯眼看他爬上了屋顶,不屑地一笑,拽着从房顶伸出的椽子就要蹬墙借力上房。却不料椽子虚不受力竟被拔了出来。

    已连蹬两脚的马四娘愕然地失去了平衡,仰身摔落在地上并发出沉重的声音,内外夹击之下疼痛摧残得她浑身抽搐,面目一阵扭曲。

    这还不算完,那根被拔出来的椽子很有弹性地落在地上“嘣嘣”弹了几声之后才完全倒下,最后打在了四娘的脸上。并发出了“当”的一声脆响

    众人见此都先感同身受般的吸了口凉气,然后又一齐轰声大笑起来,还有人喊:“再来一个!”县令和捕头也被逗乐了,一众公门与城兵再也绷不住,跟着一起笑了起来。

    四娘手下的帮众们不好当着面笑,实在忍不住的都半蹲了下去,捂着肚子直抽抽。

    她木着脸坐起身来,晕乎乎地摇摇头,一手拍开砸在她脸上的椽子。恨恨地瞪了黑棍一眼,将自己受的难和丢的脸全算到了他的身上。

    什么叫此仇不报枉为人,现在的这些就是!四娘发狠地重新冲了过来,但到屋檐下后还是小心翼翼地伸出手,抓着另一个椽子摇了摇,见是稳固的便又使劲地拽了拽,确认是结实的之后才一步一拉地爬上屋顶。

    她在做这些动作的过程中虽然一言不发,但近乎可见的阴郁气势让本可上前阻挠的黑棍头顶发凉、手脚发麻,他能做的只是踩着茅草往屋脊那里退去。

    四娘上来后,拍拍手打掉沾到的草渣,咧嘴算是笑了一下,然后迈步便要过来了结黑棍。她重重地一脚踏过来以助气势,并要借此发力,却是一脚踩空!

    “噫!”四娘劈着叉挥舞着双手,做着似要求救的姿势就从屋顶的茅草间惊叫一声消失了。紧接着发出“喀啦!哐啷!咣当!”压坏家具,打翻瓢碗的声音。

    外面围观的人们顿时笑倒了一片,就连北城帮的帮众也没几个能站起来的。扶着武器勉强站着的是城兵,互相扶着的是公门,其余能站着得的都差不多是恰好站在墙边扶着墙的。到处都不时有人捂着肚子“哎呦,哎呦”地揉着。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因为有你才有光〕〔King!晚上好〕〔我在地球提取万物〕〔世子妃想我了吗〕〔男神今天又失恋了〕〔四念锦程思慕〕〔超神从主播开始〕〔冉魏霸业〕〔桃花不凡:男神,〕〔那个男人教会我的〕〔星际之有容则霸〕〔请叫我小天天〕〔王爷是病娇,要宠〕〔重拾璀璨星光〕〔氪金魔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