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通天仙路〕〔叶新林清雪〕〔牧云王嫣然〕〔超级龙婿〕〔西游记之黑暗三界〕〔史上最强邪君〕〔开局就有顶级剑道〕〔傲婿临门〕〔大小姐的上门女婿〕〔豪婿临门牧云王嫣〕〔从今天起当首富〕〔总裁爹地请温柔〕〔重生之一剑破空〕〔女朋友太强怎么办〕〔大道纪〕〔壮志凌云方焱〕〔至尊战神方焱〕〔主角叫方焱叶清雨〕〔从今天起当首富〕〔某魔法的霍格沃茨
55dns加速器      小说目录      搜索
缘来露水君似玉 第四十三章 去留(上)
    邝露在露雨盈宫醒来时有些惊讶,竟忘了昨夜是怎回来的,想来是太累了。魇兽在也在房里睡着,见她醒了,欢快跑来舔她的脸。

    </p>

    她笑着摸摸它脑袋,念咒给它编了一个棉云香草软窝,道:“以后若是你想在这里睡,那便是你的窝,若是想念陛下了,回璇玑宫亦无不可。”魇兽何曾得过这般待遇,在璇玑宫里都是睡润玉房中地板的,随即欢天喜地跳上去四个蹄子踩了踩,舒舒服服地窝进去。

    </p>

    招来小仙娥,问润玉昨晚用膳可有说什么,才发现他只来看了一眼便走了。既没用膳,也无留下任何话。她的心又伤了伤,来看她,也变成例行公事么?

    </p>

    起身换了发髻和华袍,不让仙娥们跟着便出门了,魇兽像条小尾巴紧紧吊在她身后。

    </p>

    来到月下仙人的姻缘府,见他正拄着悬红丝的手杖翻着姻缘册子忙碌,见她来了,一双狐狸眼眯成了缝:“小露珠,来看老夫来了?”

    </p>

    她温和道:“邝露见过月下仙人。邝露未下拜帖前来,多有唐突,请月下仙人恕罪。”

    </p>

    “乖。不打紧,不打紧。不过这称呼要改改了,要随玉儿,叫叔父。”他高兴地扬手,邝露便乖顺地叫了声:“叔父。”逗得月下仙人喜笑颜开。

    </p>

    隔了会儿,她斟酌开口问道:“叔父,邝露在人间历劫时,叔父可有为邝露牵红线?”

    </p>

    月下仙人手背在后,转过身去:“小露珠啊,当时玉儿送你下凡时已封你做天妃,故而排的是你天煞孤星的命数。叔父此处,自然是牵不得姻缘的。”

    </p>

    邝露听了有些怔忪,叔父没有牵红线么?那在人间时,他又为何似对她如此情深?

    </p>

    隔了会儿,月下仙人回过身,目光似有些游移:“呵呵,小露珠,叔父的红绳啊,只管牵姻缘婚嫁,便是牵了,也管不得七情六欲。”他想了一想道:“比如,那卫承或者是那将军钟情于你,可与我牵姻缘无半点关系。”若是他管得情欲,世间还何来苦命鸳鸯。

    </p>

    有仙侍上前与月下仙人说着什么,邝露适时道:“叔父在忙,邝露今日就不打搅了,改日再过来探望叔父。”

    </p>

    月下仙人随即道:“好,好,乖。”

    </p>

    出了姻缘府,她却仍然没想通,便转身去了披香殿。她凡间历劫时的记录必定是在披香殿里,想着,她走进门。身为天后娘娘,自然是无论到何处都有人毕恭毕敬地迎着,不多时,卷宗便已呈至她眼前。

    </p>

    翻开一看,才得知当日她在缈山上被润玉所救,他不慎改了她的命数,才导致了他后面变成端木瑾一系列的事情。

    </p>

    而端木瑾,按照缘机仙子排的天命,是必须要死在她手里的。

    </p>

    她觉着好笑之余,满心悲怆。什么深情不寿,什么至死不渝,根本就没有所谓的爱,不准她离他身侧,心甘情愿为她所杀,甚至最后与她共死,一切的一切,只不过都是因为他想要还她一命罢了。那些山盟海誓,也不过是因为不能告诉她真相而哄她的话。

    </p>

    她丢下了卷,跌跌撞撞跑出门去,扶着门框。多么讽刺,连在红尘里华胥一枕,都不过是一场骗局么?

    </p>

    原本以为,那场深爱不能当真已是最痛,现却发现,更痛的,是其根本从未存在过。

    </p>

    既然如此,他又为何娶她?为何与她那般缠绵悱恻?只是为了让这场戏更逼真么?

    </p>

    魇兽见她神色不对,瑟缩着缓缓走来,呜咽舔她的脸,她抱紧它的脖子,翻身骑上,轻声对它说:“带我走。”兽儿灵性,撒开了蹄就跑,她召来了烟紫彤云,已不知前方是何向。

    </p>

    天后娘娘回宫不到两日便失踪,已一连好些日不见踪影,天界顿时炸开了锅。天帝冷怒令满天神仙在六界掘地三尺地寻找,却仍一无所获。

    </p>

    后来,太上老君拄着手杖,浑身发抖,战战兢兢来禀,道是天后娘娘失踪那日曾来过,令他交出他新研制的绝情陨丹,他不敢不从,只能上缴。天后娘娘随即给他下了个低阶无害的混淆咒术,让他分不清时日,才直至今日来禀。

    </p>

    听得此话他万年沉稳的脸色明显一裂,从牙缝挤出声音退了众人。门一关,七政殿里便响起了阵阵器皿落地的碎裂之声。

    </p>

    润玉知道,她不会再回来了。

    </p>

    聪慧如她,有心躲着,他自然找不到。他不懂她为何这样做,他既已封她为后,他拥有的一切便都是她的,甚至,连他的心也是。但现在,她却宁愿断情绝爱,也不愿再要他的心。他环膝蜷坐在地上,埋首在臂弯里,上一次如此难过,好似是他亲娘死在他怀中之时。

    </p>

    鳞白龙尾现了又收,不知过去多长时间,他摇摇晃晃站起身,唤人给他送来酒,满满堆了一桌。后坐在琉璃树下独酌,一杯接一杯,酒浇愁肠,愁更愁。他不知不觉在树下喝了许久,夜色悄然降临。良久,脚步踉跄地站起,撑身在桌旁,站在琉璃树下,看着满树流光溢彩的七色垂丝银柳,仿佛站了有一辈子长。

    </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剑来〕〔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秦阳萧君婉〕〔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婚久成殇〕〔极恶龙君〕〔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的徒弟都是大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