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神战之修罗归来〕〔重生医武赘婿史晨〕〔一号战尊〕〔一号战尊叶凡谭诗〕〔从网王开始的无限〕〔大唐首席女婿〕〔修真万年归来全集〕〔农家小医女,撩夫〕〔愿为你俯首称臣〕〔绝武狂兵〕〔天降六宝:追我妈〕〔穿成残疾大佬的小〕〔妖娆蛇君〕〔极品女婿秦浩最新〕〔帝少你被拉黑了〕〔我有五个大佬爸爸〕〔女总裁的上门女婿〕〔万世为王〕〔开局绑定女武神〕〔我真的是反派啊
55dns加速器      小说目录      搜索
缘来露水君似玉 第十四章 路转
    次日夜里,邝将军的二姨太将邝露叫进了房中。二姨太尚年轻,正是花信年华,举手投足间颇有婀娜少妇风情。

    </p>

    “邝露。”二姨太问:“过几日便是你及笄。女子及笄后即可婚嫁,你可有喜欢的男子?”

    </p>

    “回二夫人的话。”邝露虽跟将军姓邝,亦住在将军府,并在他帐下做事,却不是他义女,因此称二姨太为夫人:“邝露尚未遇到心中欢喜的男子。”

    </p>

    若说她有心悦的,便是梦中那个孤独清冷的背影,只是他们从未真正相遇,亦不知他是否真的存在,自然算不得欢喜的男子。

    </p>

    “如此,夫人为你做主,替你觅一门亲事如何。”二姨太听闻此话眉眼里都是笑。

    </p>

    “承蒙夫人好意,邝露这厢谢过了。只是,邝露现今暂无心婚嫁,仅希望能继续为将军府效力,以报答将军的救命与再造之恩。”

    </p>

    虽说没见过梦中人,但让她嫁与他人,她亦心不甘情不愿,若此生不与此人相逢,不嫁亦无甚不可,故而她就此推搪了去。

    </p>

    窗外微风拂动起一地落红,飞瓣乱舞,满是柔情。

    </p>

    二姨太似乎还想说些什么,便见小丫鬟便跪在门外道是将军请邝露去书房有事相商。邝露站起身,对二姨太行了礼,便跟随丫鬟去了。

    </p>

    书房中,邝将军正在案前练书法,邝露到时发现小疆也在,小疆一见她,唰一下从凳子上蹦下来跑到她身侧,仰起小脸喊:“露姊姊。”

    </p>

    邝露笑着对小包子眨眨眼,委身对邝将军行礼:“将军召邝露过来所为何事?”

    </p>

    邝将军抬眼见她来了,示意她坐下。她在凳子上端坐,小疆亦在她身旁坐下,她又伸手摸了摸可爱的小脑袋。

    </p>

    许是见一大一小相处融洽,将军蓦地开口问:“小疆想要露姊姊当你的姨娘吗?”

    </p>

    此话一出,风声忽止,四下里突如安静得绣花针落地都能闻见。邝露刚想开口,便被邝将军抬起的手止住了。

    </p>

    孩童烂漫童心单纯,哪里懂得弯弯绕绕的心思,只好奇问:“那露姊姊还会对我一样好吗?”

    </p>

    “自然会。”不让邝露有机会插话,将军又补充道。

    </p>

    “那露姊姊想要当小疆的姨娘吗?”小疆眼睛亮亮地看向她,她心窒了下,一时无法直接拒绝,亦无法答应。

    </p>

    书房里更加安静得可怕。

    </p>

    “我……”正要开口,又被打断。

    </p>

    “小疆。”将军呵呵一笑,像是要打圆场,看向窘迫的她,又转向小包子,开口道:“这样问,你的露姊姊要害羞了。明日还要上学堂,你便先回房歇息罢,让我与她说会话。”

    </p>

    小肉团子闻言乖乖地从凳子上爬下来,又像模像样地向俩人拜了一拜,后抖动着小肉退出去了。

    </p>

    小肉团消失在门边,邝露往地上就是一跪:“将军,邝露生来天煞孤星,刑夫克子的命理,断不可……”

    </p>

    邝将军止住她话,欲将她扶起,她却不愿,他便在凳上坐下,看向窗外似在回忆:“当年我在缈山中救起你,又替你安葬了你师父之时,你尚不过豆蔻之年。如今你已将及笄。”

    </p>

    听闻此言,她张嘴想说什么,却最终什么都没说。救命与葬师之恩,能如何相报?

    </p>

    “这些年来,我心有你,你是知道的。你进我将军府这些年,虽说不上锦衣玉食,但也算吃穿不愁,亦无受过半分委屈。你爱看兵书,我便让你看,想学武,我便教予你。”

    </p>

    她低下头去,加上再造之恩,又如何能报?

    </p>

    “若你愿与我为妾,你可继续留在府中陪着小疆,生活亦不用做过多改变,你意下如何?”

    </p>

    虽是问,聪慧如她,自是知无回旋余地。将军如此开口,无论是天煞孤星,抑或愿做牛做马,亦作不得数,她欠的恩,他只要如此报。唇边泛起层层苦涩,飘渺的梦与如山的恩,孰轻孰重,她还是能分得清。

    </p>

    她头垂在胸前,目中含泪,良久,轻声说道:“好。”

    </p>

    窗外一阵狂风大作,忽地把门窗吹得啪啪作响,门外传来哐啷一声碎裂之声,似是盆栽倒落在地。她眸中的泪也顺着风跌落,只是她头埋着,亦无人看到。

    </p>

    在旁隐了身的润玉闻言,化作一缕烟仓促而逃,咬紧下唇,竟尝到些许血腥。忽而想起那日她身死之时,似是有说过,若有下辈子,她不愿再与他相遇。伴她守她,终究不过是他一厢情愿罢?之于她,现在他不过是应了凡人说的那句话,夏天的棉袄,冬天的蒲扇,这些迟到的,她心冷却后的殷勤,怕都只是多余的。

    </p>

    狂风卷过的书房里满地残红,她仍是垂头,吹乱的发丝搭在瘦小肩上,和着她眶中泪一般倔强。她依旧跪着,声音淡淡却坚决地开口:“但是邝露的心,恐怕无法交予将军。”

    </p>

    将军一愣,看向她的身影:“原来你有欢喜的男子。可是卫承?”

    </p>

    “非也。”她稍犹豫,慢慢开口,依旧坚定:“自邝露记事以来,常在梦里见到一位白衣男子。虽从未曾相见,但邝露早已心悦他,亦无法装下他人。”

    </p>

    邝将军闻言竟是松了口气,只道是小女儿家心事过几年便会忘却,呵呵一笑:“无妨。如此,你便先回去歇息罢。我遣人算好吉日,便纳你入门。”

    </p>

    “邝露告退。”她起身行礼,低着头转身快步走出房去,回到自己房里把门一关,贴着门渐渐滑落,捂着胸膛,无声地泪湿满脸。

    </p>

    抬眼看去,只见梦中那个白衣背影急急走去,离她越来越远,她跌跌撞撞跟在他后面追,终于追上了,抓住他的衣袖,他转过身来,尚未看清他的容貌她便忽而惊醒过来了。

    </p>

    原来只是一场梦,脸上泪痕未干,她坐在地上哭着,不知何时竟枕在膝上的双臂间睡了去。夜正深,不知是何时辰了。

    </p>

    紧闭的房门外突如传来些异样响动,凝神去听,竟然是一连串的轻蹑的脚步声,细细分辨下竟像是练武之人。

    </p>

    有刺客!

    </p>

    她惊异又紧张站起身,从房中抽了剑,弯下身轻推门而出。

    </p>

    剑影程亮忽地向她砍下,她忙委身抬剑去挡,又一剑攻来,她旋身闪避,柳叶眸一凛,挽了剑花便向来人攻了去,弯身与旋剑之间进退有度,将一人手腕中的剑挑落,又抬足将另一人的剑踢飞。得了脱身的间隙,念及不知小疆如何,毫不恋战向他院中奔去。

    </p>

    几个黑衣人急急在后面追着她,一路上地上已躺了好些具丫鬟婆子的尸身。她心道不妙,刚摸到小疆的院子里,不知是哪人追上,她颈后一疼,倒在地上失了知觉。

    </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真没想重生啊〕〔大周仙吏〕〔天官赐福〕〔高人竟在我身边〕〔我在玄幻世界冒充〕〔第一战神杨风〕〔在港综成为传说〕〔麻衣神婿〕〔北玄门〕〔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世子很凶〕〔剑来〕〔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